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陈辉闻言连连点头,“对对对,先让他吃东西。”
  陈辉叹了口气,起身走到行李那里,一股脑把吃的东西全拿了出来,当时馒头已经被我们全部吃完了,就剩下一些点心跟方便面。
  野人这时候,已经把爪子从脸上拿了下来,陈辉抓起几包方便面塞进了野人手里。野人看看方便面,抬爪子甩到了一边儿。
  我连忙对陈辉说道:“道长,这东西看着像个人,其实就是个畜生,您得把方便面的袋子撕……”
  话还没说完,陈辉恶狠狠冷斥了我一句,“他不是畜生,他是人!”
  我顿时干咽了口唾沫,“对,是……是个人,那您也得把方便面袋子给它撕开,它才能吃呀。”
  陈辉恍然大悟,把野人扔掉的方便面又捡回来,把袋子一一撕开,递向了野人,“来,师弟呀,你吃吧,快吃吧……”
  野人看看方便面、又看看陈辉,“呼哧呼哧”嗅了嗅鼻子,似乎闻出了食物的气味儿,小心翼翼把袋子拿了过去,随后又闻了闻,学着陈辉刚才撕袋子的样子,又把袋子撕了撕,面块立马儿从袋子里露了出来,野人顿时高兴了,怪叫一声,捧起面块啃上了。
  我走过去蹲到陈辉身边,小心翼翼问道:“道长,这个……真是您师弟呀?”我就怕陈辉认错了,之前莫名其妙就认了个师弟,这回这个,更莫名其妙了,跟本就不算个人。
  陈辉扭头看了我一眼,没吭声儿,他似乎有很多话,却不想说出来。
  记得,小时候听奶奶说过,当年黄花观被砸,陈辉带着两个师弟逃进了深山里,可这回跟陈辉出来,陈辉几乎没提过他那俩师弟,后来我不经意地问起,他说他只带了一个师弟。
  到底当年陈辉带了俩师弟还是一个,直到当时那时候,我也没弄明白。
  野人很快吃完了陈辉给它撕开的那几包,这时候,也不用陈辉再给它撕了,自己捏住方便面袋子,“刺啦”一下就撕开了,看它撕袋子的力度,身上好像还挺有劲儿。
  转眼的功夫,野人已经啃了十多包,陈辉又把那些点心递给它,它是来者不拒,拿过去就往嘴里就塞。
  见这情形,我又从被窝里把水壶拿了出来,野人见我拿水壶,连忙把手拢成捧状,朝我递了过来,我就是一愣,这野人,并不傻呀……
  给野人手心里倒了水,野人喝了起来,我扭头又对陈辉说道:“道长,这个,可能还真是个人呢。”
  陈辉又看看我,终于出了声儿,先是叹了口气,随后说道:“从他身上的毛发来看,很像是我师弟,不过……”
  我一听,陈辉难道还有一个野人师弟么,这可没听我奶奶说过呀,我不解地问道:“您刚才不是一直叫它师弟嘛,难道您又认错人了?”
  陈辉一脸难过地摆了摆手,不再说话了。
  野人啃方便面的声音,咯嘣作响,我跟陈辉谁都不再吭声,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它。
  白天买来的那些东西,居然给它全吃光了,水壶里的水也喝没了,这回,它似乎吃饱了,抹抹嘴又蹲到了昨天的那个墙角里。
  陈辉见状,招呼了我一声,“你先睡吧,我看看能不能跟他谈谈。”
  我这时候哪儿还有心情睡觉,但是陈辉坚持要我先睡,他似乎有啥心事不想让我知道。
  没办法,我只好躺进铺盖里,闭着眼假装睡觉,不过,两只耳朵却竖得跟兔子似的,就想听听陈辉要跟野人谈点儿啥。
  等了许久,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我睁开眼一看,就见陈辉跟野人一起蹲到了墙角里,但是陈辉一句话都没说,又等了一会儿,我就感觉上下眼皮不停打架,迷迷糊糊居然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又亮了,坐起身朝墙角一看,野人不见了,又走了,下意识扭头又朝陈辉的铺盖那里一看,空空的,陈辉居然也不见了!
  我连忙从铺盖上站了起来,穿上鞋子走到门口一看,外面院里没也人,又回到屋里往陈辉铺盖里边一摸,凉的,这说明陈辉离开很久了,也可能陈辉根本就没睡觉,不过,他的行李还在。
  陈辉会去哪儿呢,不会给那野人掳走了吧?我连忙把傻牛跟强顺喊了起来,傻牛一听师父不见了,立马儿慌了神儿。三个人也没顾得上收拾自己,第一时间出门,漫无目的在他们村里找了起来,这时候,吃早饭的时间,他们村里的人差不多也都起来了。
  我们一边找,一边挨家挨户的问,路上遇见人也问,看没看见过一个道士打扮的瘦老头儿,被我们问过的人纷纷摇头。
  就在我们打算离开村子到山里寻找的时候,从我们身后路上过来个老婆婆,老婆婆似乎专门过来找我们的,她告诉我们,天还没亮的时候,她看见有个人,跟着毛孩进山了。
  我一听,忙问老婆婆,“老奶奶,啥‘毛孩儿’?是不是一个浑身长毛、又高又大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