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傻牛似乎也看清楚了,大叫了一声,“师父!”迈脚就要往山下冲,我一把拉住了他,“山太陡了,不能这么往下跑。”
  我往山下看了看,从我们这个角度看下去,整个山坡都被积雪覆盖着,白花花的,加上天气寒冷,有的积雪已经冻硬了,踩到上面十分的滑,我估计,陈辉就是因为山陡雪滑,一不小心从山上摔下去的。
  在我们旁边,有一条被踩踏过的痕迹,似乎就是毛孩儿跟陈辉下山的路线,我试了试,积雪已经被踩瓷实了,又硬又滑,不能再顺着这条路线往下走了,不然我们很可能跟陈辉一样摔下去。
  招呼傻牛强顺一声赶紧找路,陈道长这时候说不定已经给冻坏了,三个人心急火燎地在山上找了起来,最后,总算给我们找到一条,山坡不算陡,勉强能下去,只是离陈辉那个位置稍远了一点儿。
  三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山坡上下来了,脚刚一踩到沟里,心里顿时一跳,因为这沟等于是个“V”字形的,两边是山,中间是沟,山上大部分积雪,都被山风吹到了这条沟里,脚一踩上去,直接把膝盖陷了进去。
  我们长这么大都没经历过这么深的雪,登即全吓了一跳,仿佛有种深陷泥潭的感觉。
  等适应深雪以后,一边吃力地蹚雪往前走,一边冲陈辉大喊大叫,这时候,我们已经能够完全确定,趴在雪窝里的那个正是陈辉,不过,陈辉似乎已经昏迷了,对我们的喊叫声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从这么陡的山上摔下来,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三个人见陈辉没反应,全都着了急,跑跳着加快了速度。
  跑到陈辉跟前以后,傻牛第一个扑了过去,带着哭腔一边喊师父,一边把陈辉从雪窝里抱了起来。
  我过去抹掉陈辉脸上的雪,就见陈辉双眼紧闭、脸色发紫,好像在雪窝昏迷里时间过长,给冻僵了似的,往鼻子下面一探,还好,还有气儿,连忙给自己手上呵几口热气儿,往陈辉怀里一摸,还不错,胸膛还热乎乎的,应该没给冻着,主要是昏迷了,我连忙招呼傻牛,快背你师父回去!
  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们这时候,成了下山容易上山难,由于山陡雪滑,傻牛背着陈辉怎么都爬不上去,爬几步就从山上滑下来了。
  强顺见状,埋怨傻牛空有一副大个子,他又背起陈辉往上爬,谁知道,他还不如傻牛呢,两步就滑下来了,我也背着试了试,我也不行。
  我一看,奶奶的,这咋办呢,最后朝山沟深处看了看,跟他们两个商量,不行就顺着山沟走吧,说不定能找到不陡的地方爬上去。
  于是,傻牛又背上陈辉,三个人顺着山沟走了起来,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感觉这山沟好像没尽头似的,两边是陡峭山峰,中间是末膝盖的积雪,我们三个的鞋子跟裤子这时候早就湿透了,走起来没事儿,一旦停下来,鞋跟裤子立马儿传来阵阵的刺骨寒意。
  我一看,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要是能把陈辉弄醒,几个人还有可能爬到山上去,就这么背着一个人,谁也爬不上去。
  我抬头朝左右山坡打量了一下,就见在我们旁边一侧山体上,有一片不算陡的小平台,我连忙招呼他们俩停下,让他们在沟里等着。
  我爬上平台看了看,还算不错,整个五六米见方,与其说是平台,不如说是一片不算陡峭的空地,上面的积雪也比较薄。
  我站在上面招呼了傻牛跟强顺一声,让傻牛把陈辉背到平台上,强顺在沟里,找点柴禾,枯树枝、枯灌木啥的,只要能点火就行,弄上来生堆篝火。
  傻牛背着陈辉朝平台爬了起来,强顺在雪窝里摸起了柴禾,我脱掉身上的军大衣。我们四个那时候穿的都是军大衣,正儿八经的部队货,当时买的时候,那老板说,是一个跟部队里有关系的人,从部队里倒腾出来的,不但质量好,还特别暖和,领子上还带着翻毛。
  抡起军大衣把平台上的积雪震飞掉,然后把军大衣铺到了地上,傻牛背着陈辉很快爬了上来,我让他把陈辉放到了军大衣上面,随后,我又下到沟里,跟强顺在沟里一起摸起了柴禾。
  刚才我们一路过来,发现这沟里的野草树枝啥的特别多。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每人摸了一大捆,当时也没绳子,一手夹着柴禾,一手摁着山地往上爬,往返几次,终于把柴禾都运上了平台。
  这些柴禾虽然被积雪埋着,但积雪没化,只有些潮不是太湿,还能点着。
  很快地,我们把篝火在陈辉身边点着,我们当时就想着,让陈辉多暖和暖和,可能就能醒过来,不过,等陈辉身上彻底热起来以后,强顺大叫了一声:“黄河你快看,陈道长的脸,是不是要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