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心头顿时一震,登即明白野人为啥“傻不拉几”拨拉石堆了。
  陈辉看看俩石头堆,似乎也看出了名堂,顿时激动起来,颤声问野人,“这、这是你父母的坟吗?”
  “嗯。”野人虽然长的丑,喜怒哀乐却跟正常人一样,满脸楚楚可怜的哀伤,陈辉的眼圈顿时红了,连忙又蹲了回去,“来,我帮你,我帮你……”说着,陈辉居然陪同野人一起,“傻不拉几”的拨拉起了石头堆。
  我忍不住使劲儿眨巴两下眼睛,又使劲儿抽了下鼻子,野人傻,你一个修行几十年的老道士也陪它一起傻,大雪天的拨拉雪,傻到家了你们。
  雪,不知道在啥时候终于停了,四个人,把手都拨拉肿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野草棚子里,陈辉盘腿坐在一团乱草上,用红肿的手抚摸着野人头上的毛发,一脸的悲天悯人,“孩子呀,你叫什么名字?”
  野人看着陈辉,张了张嘴,似乎想表达,却又表达不出来,我在一旁说道:“今天早上我们几个在他们村里,就是咱落脚的那个村子里,碰见一个老……老奶奶,她跟我们说,这野人叫毛孩儿,就是他们村里的人。”
  陈辉看了我一眼,“真的吗?”
  我点点头,“应该是真的,还有,咱住的那房子,其实就是他们家的,不过,那老奶奶说,他们家里人都死绝户了,就剩下毛孩儿一个,还说……还说毛孩儿是个扫把星,谁挨着他倒霉。”
  “什么扫把星,无稽之谈。”陈辉从乱草上站起了身,“走吧,回村里去,你们也一天没吃东西了。”随后招呼野人一起去,野人显得挺高兴。
  回到村里的时候,刚好是吃晚饭的点儿,整个村里都飘溢饭菜香味,不过,我们带着野人一进村,全村的狗几乎同时叫了起来,而且叫的一个比一个疯狂,紧跟着,几乎在同一时间,全村的灯都灭了,整个儿村里变得一片漆黑。
  野人似乎踌躇起来,不想再往村里去,我这时明白为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这些人养狗,是为了防野人,把灯熄灭,是怕野人看见光亮往自己家里去。
  写到这儿,可能有人不信,也可能觉得我写的夸张,但是,这确确实实是我们在河南省的某个山村里遇上的,毛孩儿只要一进村,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有些人家儿还用毛孩吓唬不听话的孩子,你要是再不听话,晚上毛孩儿过来,叫他把你抓走……
  毛孩儿曾经在他们村里就是凶恶残暴的灾星和诅咒。
  陈辉见野人踌躇不前,一把拉住了野人的手,“走,跟我走,没事儿的。”
  顺着斜坡路下到他们村子最底部,野人的家,也就是我们住的那房子,出现在了眼前,走到院门口,强顺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感觉他的手在不停地哆嗦,扭头看了他一眼,就见他脸色很难看。
  “黄、黄河,这这、这院里,有、有好多鬼!”
  我一脸平静地朝院里打量了一眼,说道:“有鬼很正常,这院子空了这么久,人不住鬼就搬进去住了,要不你在门口等着,我先把它们吓走了你再进。”
  我们俩在后面小声嘀咕着,前面的陈辉傻牛还有那野人,三个人茫然不知地走进了院里。
  强顺顿时说了一句,“不用你先进去咧,陈道长跟傻牛哥一进院,就把它们全吓跑啦。”
  听强顺这么说,我想冲强顺笑一下,但是怎么都笑不出来,我说道:“你看你刚才被它们吓的那样儿,像这种孤魂野鬼,是个活人进去都能把它们吓跑。”
  强顺听我这么说,嘴上不服气,“你不知道我从小是给鬼吓大的么,早就吓怕咧,对咧,你还是赶紧给我抹血吧……”
  “你急啥呀,等到屋里再说。”
  两个人也走进了院里,这时候,陈辉带着野人已经走进了屋里,等我们走到屋门口的时候,陈辉在屋里已经把蜡烛点着了。
  我们两个往屋里一迈脚,强顺顿时“妈呀”一声,苦起一张脸对我说道:“刚才院里的,都跑屋里来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