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点了点头,“有可能,你觉得她撒谎了没有?”
  强顺眨巴两下眼睛,说道:“黄河,我跟你说实话吧,你撒谎我都觉不出来,更别说鬼咧!”
  我嘴唇顿时一哆嗦,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你、你别跟我开玩笑,我是说正经的!”
  强顺叫道:“我也是说正经的呀。”
  我赶紧转移话题,说道:“反正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咱得想个法子,再问问毛孩的母亲。”
  “还问啥呀?”
  我说道:“你不觉得那母羊的仇恨有点儿太大了吗,就为了一个小羊羔,跟一个上吊的媳妇,弄死了毛孩儿家里十几口人,直到现在还不想放过毛孩子,一般哪儿有这么大仇恨的。”
  强顺看着我眨巴了两下眼睛,“你说是也是哦,黑山羊也太狠咧。”
  我说道:“要不就是它真的狠,要不就是他们家跟黑山羊还有别啥仇恨。”随即一拉强顺,“走,再回屋里问问。”
  强顺站着没动,“咋问呀?”
  我想了想,“你就跟他们说……”说着,我抬手点了点我自己,“我,刘黄河,家传的驱邪驱鬼术,只要他们老老实实把自己过去造过的孽全说出来,我就有办法让那只母山羊不再找毛孩儿报仇,你就跟他们这么说。”
  强顺听我这么说,脸上显得有点儿不乐意了,问道:“你真想帮他们呀,你看咱一路管了多少闲事儿咧,还要管呀?”
  我说道:“我才不想管呢,没事找事儿干呀,不过,等陈道长回来,他肯定会问咱们,咱咋说呀?”我把脸上一鬼,“咱得从这些鬼身上,找一个不用帮他们的理由!”强顺一听顿时狠狠点了点头,非常赞同我这句话。
  两个人又回到屋里,我朝野人看看,野人这时候还挺老实,蹲在墙角那里一动不动。
  强顺随即朝我身上一指,对着野人旁边说道:“你能看见他吧,他家祖传几代驱邪驱鬼的,他能帮你儿子,不过嘞,他说你还有事儿瞒着俺们,只要你把事情老老实实全交代清楚咧,他就能把母山羊赶走,救你儿子一命。”
  强顺说完,停了好一会儿,居然不再见动静儿,又过了一会儿,强顺失望地冲我摇了摇头,说道:“毛孩儿他妈说咧,没有啦,都告诉咱们咧。”
  我顿时一龇牙,不可能,肯定还有别的事儿,要不然母山羊没这么大的怨气。
  也就在这时候,院里传来了脚步声,我一听,肯定是陈辉跟傻牛回来了,也不好再叫强顺问啥了。
  一拉强顺,两个人转身来到门口朝外面一看,确实是陈辉带着傻牛回来了,在他们怀里,每人都抱着好多吃的。
  强顺见状顿时惊讶地大叫道:“道长,您咋能买来这么吃的嘞?”
  陈辉看了强顺一眼,“等我到屋里再说。”
  师徒俩一前一后进了屋,我跟强顺把单子铺到地上,师徒俩把东西全放了下来。
  我朝这些东西一看,馒头、烙饼、鸡蛋,还有油条,油条估计是他们村里人自己炸的,数量极多,足够我们几个吃上三四天的,之前强顺跟傻牛把他们小卖部都掏空了,也没弄来这么多东西,我感到很意外,咋陈辉一出去,就弄来这么多吃的呢?
  这时候,野人从墙角起来了,走到陈辉跟前蹲下身子,朝陈辉伸出一只手,“饿——!”一脸可怜兮兮的。
  陈辉连忙拿起一大把油条跟烙饼递给了野人,野人蹲在地上狼吞虎咽起来。
  我朝陈辉看了一眼,刚要问他咋弄来的这么多吃的,不过还没开口,陈辉先开口了,“黄河呀,你们俩问的怎么样了?”
  强顺一听,鬼鬼祟祟朝我看了一眼,我连忙正色道:“啥也问出来,就、就有一个鬼能跟强顺说话,不过那个鬼啥也不知道……”
  “什么都没问出来?”陈辉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我信誓旦旦回道:“昂,啥都没问出来,不信您问强顺。”强顺赶紧点头。
  陈辉轻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没问出来,我倒是问出来了。”
  “啥?”我跟强顺忍不住绝望地对视了一眼。
  陈辉招呼我们坐下吃东西,不过,他跟傻牛都没吃,似乎早就吃饱了,我们这边吃着,他那边给我们说了起来。
  话说陈辉带着傻牛离开宅子以后,拿着钱开始挨家挨户买吃的,这时候,刚好是吃饭的点儿,每户人家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吃的,他们倒是也买了一些,但是数量并不是太多。
  陈辉就寻思着,野人饭量大,得多买点儿,他们就接着在村里转悠,最后,来到几座房子跟前,这几座房子呢,挨得还算近一点儿。
  陈辉就带着傻牛去喊其中一家的门,没一会儿,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婆婆,老婆婆看见陈辉先是一愣,随后看见了陈辉身后站的傻牛,顿时冲傻牛叫了一声,你们还没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