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已经死了,也是一夜之间双双暴毙……”陈辉说着,扭头看了看旁边的野人,野人这时候还在可劲儿吃着,对我们的谈话一点都不在乎,陈辉接着说道:“检举揭发的那两口子,就是后来给毛孩儿吃饭的那家人,跟毛孩儿父亲关系不错。”
  闻言,我扭头朝墙角那里看了一眼,“那两口子,弄不好也在这群鬼里面吧。”
  强顺也扭头朝墙角看了一眼,没吭声儿,陈辉长长叹了口气,“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不过,当时那年月儿……”陈辉似乎说不下去了,使劲儿抿了抿嘴唇,脸上的肉都抖了起来,一脸痛苦,“当时那年月儿,很多人也是身不由己呀!”
  陈辉这句“身不由己”,或许道出了那动荡年月里,很多人的心声。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当时那大形势之下,别说个人,连仙家都逃之夭夭,一介草民,谁又有能力扭转乾坤呢,顺则生、逆则亡。
  陈辉连连叹起了气,目光不动,眼神迟缓,似乎回想起了过去的往事。他也是一个过来人,观被砸,师父上吊,对他来说,恐怕也是深髓之痛。
  我这时候啃着馒头,心里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出生在那个年月儿,要不然,必定会被人扣上一个“牛鬼蛇神”的大帽子,然后拉出去游街示众。从末代1到这时候,很多人都劝过我,录段驱邪驱鬼的视频,开个直播啥的,作呢我,万一有一天,风向变了,顶多就是把书封了,不会针对作者,因为写鬼怪的人多的是,不止我一个,但是,我一旦录了做法事、驱邪驱鬼的视频,性质就变了,风向一变,直接先给我弄到风口浪尖上,枪打出头鸟。我进去“喝茶”了,之前那些建议我怎么怎么样的人,肯定一个比一个躲得远,搞不好还会再给我来个检举揭发啥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傻呀我。
  跑题了,言归正传。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辉回了神儿,突然问道:“我还没讲完,你们还要听吗?”
  这时候,我跟强顺都已经吃饱了,一人一根烟,正在吞云吐雾,听陈辉这么问,我跟强顺连忙都点了点头,陈辉接着又给我们讲了起来。
  这些村民跟陈辉七嘴八舌说完以后,都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都怕大黑羊找上他们,纷纷给陈辉说好话,说刚才这大个子一出手,俺们就看出你们师徒俩不简单,肯定是云游四方的高人,求求你们师徒俩能大发慈悲,出手制住黑山羊,或者想别的啥办法,让黑山羊不会找俺们报仇。
  陈辉虽然修道,但是有一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心里就想着回来跟我商量商量,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砰”一声开了,之前那个阻止邻居给陈辉师徒食物的老婆婆,泪流满面冲了进来,冲众人大叫:“原来你们也怕报应呀!”
  陈辉身边一位村民,连忙压低声音,对陈辉说道:“这就是老五婆……”
  我心头不禁一凛,随即“哦”了一声,明白了,打断陈辉说道:“怪不得这老婆子一听咱们给毛孩吃的,看着咱们就跟仇人似的,原来她心里有恨,恨不得他们村长家里的人死绝户喽。”
  “对。”陈辉微微点了点头,“她不光恨毛孩儿家里的人,还恨他们村里所有的人,这么多年,她把恨都藏在了心里。”
  我忙问:“后来怎么样了呢?”
  陈辉叹了口气说道:“后来,那些村民就给她说好话道歉,说他们那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后来呢,把责任都推到了村长和检举揭发那两口子身上,说要是没有他们,村里人怎么会跟着去批斗她媳妇呢,那婆婆呢,坐在地上,哭了一阵就走了,临走时,冲说我一句,‘老道士,你做事要凭良心呀’,唉……”
  陈辉把眼睛看向了我,“黄河啊,你说这件事儿,该怎么办呢?”
  我一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