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陈辉从铺盖上起身,走到门口,拉开房门朝院子外面看看,迈脚出了屋子,我知道,他是想到院门口看看,不过,现实跟梦境是不一样的,他肯定啥也不会看见。
  没一会儿,陈辉就叹着气回来了,我在被窝里暗笑,陈辉没着急往自己铺盖那里去,蹲到我铺盖跟前说道:“黄河啊,我知道你醒了,你肯定也做了刚才那个梦,对不对?你梦里虽然答应黑羊精不管这里的事儿……那是你答应了,我并没有答应。”说完,陈辉又叹了口气,返回了自己的铺盖。
  我这时候,真想起来问问陈辉,为啥非要管这闲事儿呢,各人有各人的罪业,各人有各人的报应,谁的罪谁背,谁的报谁受,我们何苦掺和他们的因果,替他们还债背报应呢。不过我还是忍住了,闭着眼睛躺在铺盖里一声儿没吭。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都还没起来,就听外面吵吵嚷嚷、人声嘈杂,很多人拍着院门喊叫:“老道长,您起来了么?昨天的事儿,你们商量的咋样啦?”
  我一听,这些人还真是心急,是不是一起批斗人家儿媳妇的时候,也是这么积极呢。
  陈辉起来了,我眯开眼睛偷瞄了他一眼,这么冷的大清早,出去干啥呢。
  陈辉把院门开开了,院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外面的人似乎一窝蜂涌进了院里,听着人数还不少。
  或许因为我们三个还在屋里睡觉,让那些村民进屋不太合适,陈辉就在院里跟他们说了起来,我在屋里听的清清楚楚。
  陈辉说,他们村里这事儿,他会管到底,不过,等这事儿过去以后,给毛孩儿一个去处,让他有口饭吃,他也不是啥扫把星,他之所以克别人,都是那黑羊精造成的。
  陈辉这话说的倒也没错,毛孩儿成了这样儿,确实是黑羊精造成的,谁帮毛孩儿,黑羊精就会整谁,在别人看来,毛孩儿就是颗灾星。
  村民们听陈辉这么说,都满口答应陈辉,只要能把黑羊精赶走,有他们一口吃的,决不会让毛孩儿饿着。
  陈辉似乎很欣慰,我这时候感觉出来了,陈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毛孩儿,不知道为啥,我就感觉,陈辉每次看毛孩儿的眼神儿都不对,好像带着一丝愧疚似的。
  随后,陈辉问那些村民,家里有没有刨坑的工具,众人问他干啥。他直言不讳地说,院子的门口可能埋邪物儿,必须刨出来。
  众人一听,纷纷回家拿工具去了,我在被窝里一琢磨,这时候要是再不起来,陈辉可能真就要刨门口的东西了,昨天梦里那山羊精说的清楚,若是执迷不悟,会酿成大祸。山羊精这话很有深意,会不会指的就是门口的东西呢,心里顿时一沉,别再让陈辉他们刨出事儿来。
  赶忙起身来到了院里,陈辉这时候正跟几个村民院门口站着,似乎在等工具。
  我走到陈辉跟前,他看了我一眼,我伸手把他拉到了院里,小声说道:“道长,这院门口的东西,我看还是别刨了。”
  陈辉脸上带出一丝不悦,“为什么?”
  我说道:“这院里有十几条鬼魂呢,可能就因为门口的东西镇着它们,它们才出不去,咱要是把刨了,这么多鬼一下子跑出去,还不得在村里闹事儿呀?”
  陈辉看了我一眼,一脸平静地说道:“你昨天果然和我做了一样的梦。”
  我舔了舔嘴唇,不知道该说啥了,陈辉接着说道:“昨天那些鬼你也见了,一个个都挺可怜,咱们现在把它们放走,它们肯定会自行离开的,怎么会闹事呢。”
  我说道:“这些鬼生前都不是啥好人,做了鬼还跟我和强顺撒谎呢,您不能相信它们的话。”
  陈辉打量了我一眼,说道:“既然你不相信它们的话,那你相信我的话吗?”
  陈辉这一句话把我给噎住了。
  这时候,有几个村民拿来了工具,凑到我们跟前,问陈辉挖不挖,陈辉一转身,挖!
  我倒是想阻止,但是,就冲陈辉跟那群村民的架势,我肯定阻止不了,最起码的,我不想跟陈辉闹翻,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别挖出啥要命的古怪玩意儿。
  很快的,一群人把门口左边的墙根挖开了,具体挖了多深,我就不写了。从土里面,挖出一个油布包,油布包里面鼓鼓囊囊的,外面还用麻绳捆着,不过麻绳已经烂了,估计已经有些年头儿了,有个胆大的村民,把油布包从坑里拎了出来,上面腐烂的麻绳纷纷脱落。
  陈辉让村民把油布包放地上,他过去蹲下身子,一点点打开油布包,这时候,一群人把陈辉水泄不通地围在当中,全都探头好奇地看着。
  我给他们挤在外面,怎么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没一会儿,一股子腥臭难闻的怪味儿,从人群中央冲了出来,围拢的众人纷纷堵住口鼻散开了,陈辉也捂住口鼻倒退了几步,就见那油布包里,露出一个东西,有人再朝拿东西看第二眼,哇啦一声就吐了。
  我走过去朝油布包上那东西一看,不由得倒抽了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