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老太太又把我们几个打量了一遍,很和蔼地说道:“既然你们几个能找到这里,说明咱们有缘分,说吧,你们来我这里想求什么呢?”
  “求什么?”我悄悄也朝老太太打量了几眼,老太太穿的是古代服装,挽着那种,古时候老太太的发髻,看上去就像电视剧里那些很有威望的、富贵人家里的老太太似的,对了,打扮差不多就跟戏台上、杨家将里的佘太君似的,虽然和蔼,却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强大。
  陈辉连忙站起身冲老太太作揖道:“老仙家,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求什么,我们只是想找一位……一位修行的同道,我想跟它谈谈。”
  从老太太住的地方,加上衣着打扮,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陈辉能意识到这老太太不是普通凡人,所以称老太太为“老仙家”,老太太对这称呼也没露出反感。
  老太太看看陈辉,很和气地说道:“你想找同道,可我这里没有你们凡人的同道。”
  陈辉连忙作揖,又说道:“它不是凡人,应该是一位修行的黑羊仙。”
  “羊仙?”老太太笑了,摆摆手,“太抬举她了,她现在可算不得仙,不过我知道你们要找谁了,说吧,你想和她谈什么?”
  陈辉这时候礼貌恭敬的都有点儿吓人,叫我忍不住想起刚被他逼着读过的《论语》里的一句话,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陈辉再次给老太太作了个揖,张嘴刚要说话,老太太冲他按了按手掌,“别这么客气,坐下说吧。”
  陈辉恭恭敬敬坐回了石凳上,随后,把山下村里发生的那些事儿,前前后后、一五一十跟老太太说了一遍,最后问老太太,“老仙家,您认识那位黑羊仙吗?”
  老太太看看陈辉,笑道:“别人我可能不认识,她我怎么能不认识呢。”随即,老太太居然轻叹了口气,“她是我……一个可怜的后世子孙。”
  “啥?”我们几个闻言,都差点儿没从石凳上站起来,我就感觉,那些无知村民似乎得罪的不该得罪的人,这老太太,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位大仙,她的后世子孙,那是好得罪的吗,不过同时也说明,这老太太应该是一位更老的山羊精。
  陈辉连忙又从石凳上站了起来,诚惶诚恐,“老仙家,恕贫道有眼无珠,不识仙家真身。”
  老太太摆了摆手,“老道长,你太客气了,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山神而已。”说着,老太太朝我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啥意思。
  陈辉一听“山神”,连忙又给老太太作起了揖,老太太苦笑一下,也从石凳上站了起来,说道:“老道长,你再这么跟我客气,我也要站着跟你说话了,快坐下吧。”
  陈辉跟老太太一起坐了下来,陈辉再次拱手,“老仙家,您宅心仁厚,能不能劝劝您的那位子孙,请她法外开恩,放过那些村民。”
  老太太又笑了,说道:“当然可以,不过,你得让那些村民答应一件事才行。”
  陈辉连忙说道:“老仙家您请说,贫道洗耳恭听。”
  老太太捋了捋山羊胡,说道:“我这个子孙,生来命苦,还能修成啥气候,就赶上那么个年景,后来没了孩子,怨气极大,不过,这也是天数,她命里该应的劫,现在,想要她放过那些村民,就要先消了她的怨气。”
  陈辉忙问:“如何能消怨气,还望老仙家指点。”
  “消她怨气很简单,只要让那些村民,给她立个供奉、陪个不是就行了。”
  陈辉听老太太这么说,似乎明白啥意思了,连忙起身再次作揖,“贫道这就回去,让那些村民为您子孙修祠塑像、香火供奉。”
  “好。”老太太欣慰地点了点头。
  随后,陈辉朝我们三个看了一眼,我们几个也赶紧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陈辉再次施礼向老太太告辞,老太太看看我们三个,居然挽留道:“看这几个小后生,都不一般,不如留下来随我修行,将来定能有一番成就。”
  我听了暗自一咧嘴,我可不傻,我们要真留下来,等于我们在阳间的肉体就死了,我连忙说道:“老奶奶,俺们那边的事儿还多着呢,俺们不想留下来,您还是让俺们回去吧。”
  老太太笑了起来,看看我,冲我们轻轻一摆手,“都回去吧,看来一切都注定了,我是留不住你们的。”随后,老太太招呼之前的那个小姑娘,让小姑娘送我们几个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