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晚上,我们再次上了小岛,强顺朝整个小岛上打眼一扫,裂开嘴笑了,抬手指向小岛中心位置,那里有烟冒出来!
  不过,冒的并不是黑烟,强顺说,看着像是白里透红的烟,很是奇怪。
  两个人随即来到小岛中心,这里也是一片没种任何作物的庄稼地,地面平坦坦的。
  我狐疑地问强顺,“你确定这里有坟吗?”
  强顺笃定点了点头,“这里肯定有坟,就是冒出来的烟不一样!”
  我站到强顺所说的地方,转着身子朝小岛周围打量了一圈儿,这地方,也算勉强符合“山水之间”的要求,又拿出地图对照了一下,要说破铜牌的准确位置,这里应该错不了了。
  随后,我跟强顺在小岛上找了找,找到两块大石头,大概合计了一下坟头的位置,一块石头,埋在了土里面,一块压在了土上面,这等于算是个记号了。土面上这块石头,我是怕这里的村民过来,看见自家地里有块大石头,再给石头搬走了。土下面这块,不会被发现,将来再过来,不用再费心找坟头,找到石头,直接就能做法事了。
  埋好石头,两个人离开小岛,没着急去跟陈辉汇合,又到村里小饭店,痛痛快快喝了一顿。第三天,两个人收拾行李返程。
  几天后,我们回到了村子里,这一去一回,花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山羊精的观已经盖好了,整个是石头垒成的,还带着个小院子,灰瓦顶石头墙,不算气派,但在他们这个小山村里已经算是够好的了。
  当时,我跟强顺赶回来的也挺巧,刚好赶上开光典礼,他们村里的人都来了,也不知道在哪儿还请来的一拨戏班子,一群人在观前吹拉弹唱,陈辉亲自给山羊精是神像开了光。后来我听陈辉说,请戏班子的钱,是他出的,具体多少,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观门口,挂着一块匾额,算是观的名字吧,当时我一看那名字,差点没笑出来,这观叫啥名呢——黑娘观。
  黑娘?我当时就问陈辉,咋取了这么一个怪名字呢。陈辉解释说,当时一边盖观,一边跟村民商量,给观取个啥名字,后来商量来商量去,没有一个合适的,傻牛呢,当时也在场,他嘴里就嘟嘟囔囔叫着:黑娘观,黑娘观……
  陈辉一听,这名字虽然怪,但是,从傻牛嘴里说出来的话,一般都有不会错的。陈辉转念一寻思,黑娘,就等于那只小山羊的娘,观名叫“黑娘”,也算有一定的纪念意义,最后,陈辉就敲定,黑娘观。
  这座黑娘观,坐落在他们村外一个小石头坡上,这石头坡,就是当年母山羊跪着哭过的地方,这地方,也是傻牛带陈辉他们找到的。
  他们村子里这些事儿,到这儿就算结束了,整件事下来,我几乎没有插手,只是帮着烧了毛孩儿他们家门口那俩邪物,从始到终,都是陈辉一手操办的,在那些村民眼里,我一直都被认为是陈辉一个不起眼的小徒弟。
  这座黑娘观呢,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不过,这才过去二十年的光景,我感觉应该还在,只是,陈辉当时给观取名为“黑娘”的时候,很多村民不乐意,嫌不好听,我也不知道现在的观名会不会给那些村民改了,因为他们村里很多人,都看上了山娘庙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