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这人影是看庙的庙祝,这庙祝又是谁呢,就是那位老五婆,当时给黑娘观开过光以后,陈辉就建议让老五婆当庙祝,老五婆听了也挺高兴,不过,陈辉提出一个条件,让老五婆把毛孩儿当孙子一样养着,毛孩陪她一起守着黑娘观,村里人轮流给他们俩弄吃的。老五婆的儿子当时一直没在家,据说是在外面打工,家里就剩老五婆一个人了。
  陈辉让老五婆照看毛孩儿,还有另外几层用意,一呢,毛孩儿身上的毛发,是母山羊精造成的,让毛孩每天在观里磕头赔罪,指不定啥时候母山羊气一消,就把他浑身的黑毛收回去了。二呢,毛孩不是个傻子,有他自己的正常思维,主要是脱离人群太久,把人的习性都忘了,只要有人稍微调教他一下,就能很快融入人群。三呢,老五婆儿媳妇儿死后,他儿子一直没能再娶上,他儿子这时候都四十多岁了,穷山沟里,还这么大年轻,谁还会嫁他呢,他们只要把毛孩儿教育好了,就凭毛孩的孝心,将来还能给他们养老送终,可以说是一举三得。
  我们走进黑娘观,老五婆看见我们就是一怔,问我们几个咋回来了,陈辉脸色不算好看,质问老五婆,毛孩儿去哪儿了。
  陈辉一提毛孩儿,老五婆当即把脸苦了下来,说昨天我们走了以后,毛孩就不见了,她在村里喊了几个人,从昨天一直找到现在,村里村外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人,她这时候也是刚从外面回来。
  老五婆一脸着急,不像是在说假话,陈辉就跟老五婆说,毛孩子跟着我们走了,这时候,应该又跟着我们回来了。
  陈辉话音还没落,毛孩子一脚踏进了观门,伸手要吃的,老五婆挺高兴,赶紧给毛孩子拿了吃的。我们几个呢,这天夜里就住在了黑娘观。
  第二天,我们再次离开村子赶路,路上,强顺又说身后好像有啥东西跟着,我一听立马儿火了,这死毛孩子,没完没了了是不是,朝身后看看,啥也没有,飞快朝身后跑出去几十米远,依旧不见任何东西。
  等我又跑回来的时候,陈辉问我咋回事儿,我气喘吁吁地跟他说,毛孩子可能又跟过来了,陈辉朝身后望望,叹了口气,啥也没说,几个人继续朝前走了起来。
  当天晚上,果不其然,毛孩儿真的又出现了,伸手跟陈辉要东西吃,我这时候真有点儿烦他了,好好的观里你不呆着,一直跟着我们干啥呢,还吃的那么多,就我们这么点儿食物,不够你几顿吃的。
  陈辉这时候也犯了难,吃过东西以后,就劝毛孩儿回去,谁知道毛孩儿就是不回去,最后,往陈辉铺盖里一钻,死活不出来了。
  陈辉没办法,只好坐在傻牛铺盖上,带着傻牛做起了功课,我跟强顺这时候,每人一根烟,冷眼看着铺盖里的毛孩子,不说别的,就他这饭量,就够我们头疼的了,他要是这么跟着我们,等不到明天晚上,我们就得到山下村里要饭去。
  陈辉带着傻牛做了一会儿功课以后,毛孩子从铺盖里悄悄露出了头,见陈辉跟傻牛全都闭着眼睛盘腿坐着,他也跟着盘腿坐在了铺盖上。
  见状,我顿时一咧嘴,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
  第二天一大早,毛孩又不见了,但是,我们总不能再返回村子。陈辉冲我摆了摆手,“算了,跟着就跟着吧,或许跟几天他自己就回去了。”
  自己就回去了?这话不是自欺欺人吗,能回去才怪呢!
  晚上,不出意外地,毛孩又出现了,吃完东西以后,又跟着陈辉傻牛盘腿坐在了铺盖上,陈辉发现以后很惊讶。
  第三天,我们真没吃的了,全都下山进村,连买带讨。晚上,毛孩儿又来了,吃过东西以后,还是跟着陈辉师徒俩盘腿打坐,我看着他头皮都发麻。
  这一次,陈辉昨晚功课以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也罢,毛孩儿呀,看来,你我也有缘分……”
  当时我还没睡着,一听陈辉这话,心里就想被人用刀捅了似的,迅速从铺盖里坐了起来,冲陈辉叫道:“道长,您、您不会又要收徒弟吧!”
  陈辉看了我一眼,默默点了点头,我顿时大叫一声:“我不同意!”
  “你……”
  我脸上露出了哀伤,陈辉当即明白我啥心思了,因为蓉蓉。
  蓉蓉这才死了多久,陈辉又要收徒弟,体会过我的感受吗,体会过蓉蓉在天之灵的感受吗?
  陈辉低下头思量许久,最后说道:“好,听你的,不收他做徒弟,不过,我看这孩子,好像也有些灵根,就让他跟着咱们,随我一起修行吧。”
  “啥?”我冷冷地斜了毛孩儿一眼,“不行,还是叫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我这话一出口,毛孩儿居然“呜呜”哭了起来,我一咬牙,他奶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