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写到这儿或许有人会问,他们咋不钻木取火呢?可别扯了,钻木取火可不像书里写的那么简单,需要满足很多条件,他们哪儿有那些条件。
  那山洞呢,他们也不敢再住了,又往更深的山里走了走,所幸那时候,山上的清泉很多,他们唯一不缺的就是泉水,后来在深山里又找到一片地方,师兄弟三个猫了进去。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具体几年,这大弟子不记得了,只知道他之前那个五岁的九师弟,个头跟他差不多他高,已经长大了。
  这时候,文革或许已经过去了,但是,他们师兄弟三个还像当年一样,躲躲藏藏不敢见人,怕被抓回去再批斗、还俗。
  就在这一年,师兄弟三个因为围堵一只野兔,跑出了山,在山脚下,他们看见一个村子,村子里隐隐约约有人走动,三个人见状,不敢再追野兔,全都退回了山里。
  晚上,因为没找到食物,三个人饿着肚子睡觉,大弟子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鼻孔里闻到一股子浓烈的煮肉香味儿,再也睡不着了,睁开眼一看,就见在自己身边生着一大堆篝火,篝火上,架着一口煮饭用铁锅,两个师弟正一脸按捺不住的馋相,直勾勾盯着锅里。
  铁锅里煮着东西,咋会有这么好的事儿呢?大弟子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在做梦,起身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俩师弟,趁着他睡着,到白天山下那村子里去了一趟,从村里偷一口锅,一把刀子、几盒火柴和两只老母鸡,锅里这时候炖的,正是那两只老母鸡。
  大弟子闻言勃然大怒,他们这时候日子虽然过的跟野人一样,茹毛饮血,但他们还是道士,一天都没敢忘记过自己的身份,一个出家的修行中人,居然偷起了东西,这是修行人干的事儿吗!
  大弟子狠狠训了俩师弟一顿,原本想叫他们把东西再送回去,但是,见俩师弟面黄肌瘦的样子,只是叹了口气……
  第二天晚上,大弟子亲自带着俩师弟,把铁锅、刀子、火柴,全送回了村子里,随后,带着俩师弟往深山里又走了走,并且警告他们,以后不经自己允许,再也不许出山!
  同年冬天,再一次大雪封山,师兄弟三个异常难熬的日子又一次到来了。
  因为缺少食物,大弟子能省下一口是一口,让两个师弟尽量多吃。不过,人是铁饭是钢,大弟子最后因为饥饿过度,得了饿痨病,瘦的眼窝深陷、皮包骨头,躺进野草铺成的窝棚里一动不动、奄奄一息。
  也不知道过了几天,连睁眼力气都没有了的大弟子,突然感觉嘴里流进一股浓稠的液体,液体上带着浓烈的香味儿,好像是啥美味的浓汤,他强打起精神把嘴里的汤咽进了肚子里,紧跟着,一口口,一直喝到他不想喝为止。
  肚里有了东西,整个人恢复了一些,他勉强睁开眼看看,就感觉视线里一片模糊,朦朦胧胧中,恍惚有个人蹲在他身边,但是,怎么都看不清是谁。
  第二天,大弟子又被人喂了浓稠的汤,精神更好了一些,这一回,他看清楚了,喂他汤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师弟。
  他想问小师弟,汤是从哪儿来的,但是,嘴唇只能稍微抖动,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几天后,大弟子的身子慢慢恢复了,被小师弟从草窝里扶起来,大弟子就问小师弟,汤是从哪儿弄来的?小师弟只是冲他摇摇头,一句话都不说。
  再一次被小师弟喂汤的时候,大弟子朝身边的窝棚里看看,又问小师弟,你七师兄呢,怎么一直没见到他?
  小师弟还是摇摇头,大弟子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小师弟喂完汤就离开了,大弟子没在窝棚附近找到铁锅、甚至篝火之类的,他就觉得这小师弟一定有啥事儿瞒着他。
  又过了两三天,大弟子趁小师弟给他喂完汤离开以后,自己试着站了站,居然能从草窝里站起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声张,等小师弟再次过来给他喂完汤离开,他悄悄从草窝里爬起来,跟上了小师弟。
  小师弟走在前面,大弟子晃晃悠悠跟在后面,并没有给小师弟发现,很快的,小师弟在前面山头转了弯,大弟子跟着追到转弯那里,并没有着急转过去,扶着石壁,探头朝拐弯那里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眼看过去,大弟子脑子顿时“嗡”了一声,双眼一黑,胸口一紧,一口血差点儿没从嘴里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