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大弟子心如刀割,眼泪忍不住再次流了出来,颤着声音问小师弟,“你、你七师兄的尸身,现在在哪儿?”
  小师弟抬手又朝山石一指,“就在大石头下面,七师兄说,他死以后,用雪把他埋住,他的肉身就不会很快烂掉,这样可以熬好多天肉汤给你吃。”
  大弟子闻言,眼前又是一黑,肝肠寸断,差点没一头栽地上,他不再理会小师弟,浑身哆嗦着、咬牙从地上站起来,一步一步,两条腿就像灌了铅汁似的,整个人充满了前所未有过的悲痛与哀伤,艰难地朝大山石走去。
  小师弟没撒谎,就见大山石上面,有一块暗褐色的血迹,血迹里面,似乎还粘连着些许的肉皮,伸手抚摸了一下血迹,大弟子忍不住伤心的一阵阵眩晕,勉强给自己稳了稳神儿,他低头又朝地上一看,就见一大片厚厚的积雪覆盖着一具人形的隆起,心里顿时一抽。
  “师弟呀!”大弟子“噗通”一声跪在了跟前,失声痛叫,疯了似的去拨拉地上厚厚的积雪,一张苍白昏暗的脸,很快从积雪里露了出来,正是七师弟!
  “啊——祖师爷呀,您开开眼吧!”大弟子仰天大叫起来。七师弟冰冷的尸体,他想把他抱起来,但是,尸体已经冻的硬邦邦的,异常沉重,大弟子一蜷身子,陪着七师弟一起躺进了雪窝里。
  不知过了过久……
  “嘿嘿,嘿嘿嘿嘿……”大弟子用自己的脸贴在七师弟冰冷的脸上,“嘿嘿嘿嘿”怪笑起来,他因受刺激过度,精神彻底崩溃,疯掉了……
  大弟子不知道自己疯了多长时间,或许几天,或许几个月,也或许几年……
  突然有一天,一个声音叫道:“师兄你快看,黄花观……黄花观呀,师兄,你快看看呀……”
  “黄……黄花观?”
  声音又道:“师兄,现在山外面已经没有红卫兵了,再也不批斗人了,咱也不用还俗了,师兄……你听见了吗?黄花观又建起来了,咱可以出山啦……师兄,你听见了吗,师兄,师兄?你醒醒呀……”
  大弟子呆呆地耷拉着脑袋,蓬头乱发,“黄、黄花观?好熟悉的名字……好熟悉的名字呀,黄花观……嘿嘿嘿嘿,我想起来了,我师父在那里,我师父在黄花观里……不对,师父已经上吊了,我已经没师父了,我……我、我是谁呢?我是谁呢?我到底是谁呢……我是、我是……我是黄花观观主歆阳子的关门大弟子——陈辉!”大弟子猛地把头抬了起来,犹如醍醐灌顶、一梦方醒。
  大弟子不知道自己疯掉的这段时间,都做过什么,他只记得他喝了肉汤,那是他七师弟的肉,他还记得,小师弟大口大口吞食七师弟腿肉的情形,刹那间,悲痛哀伤又充满了整个身心,低下头“哇哇”又吐了起来。
  “这是哪儿?”吐完以后,大弟子还没来及看周围的情况,开口问身边的人。
  “大师兄,你、你好了吗,你真的好了吗?”声音显得十分激动。
  “你、你叫我大师兄?”大弟子抬起头朝身边那人一看,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惊叫道:“你、你是什么东西!”
  就见眼前这个,像是个人,却满身的黑色长毛,就像个人形状的大猴子、大怪物!
  怪物眼神顿时一暗,“大师兄,你不认得我了么,我是你小师弟、九师弟呀。”
  “九师弟?”大弟子又想起了小师弟啃腿肉、喂他喝肉汤的情形,一把推开了怪物,“我没有九师弟,从来没有!”
  怪物一脸委屈,“大师兄,是不是我的样子吓到你了,我真是你的九师弟,我也不知道为啥,自从你疯了以后,我身上就开始长毛,最后连脸上也长满了毛。”
  听怪物这么说,大弟子打量了怪物一眼,就见怪物眉宇之间,确有几分小师弟的神彩,不过,大弟子冲他冷笑了一声:“这就是你吃人肉的下场!”
  小师弟闻言,把头低了下去,似乎这时他才知道错了,小声说道:“大师兄,咱别再提那件事了行不行,都过去好几年了……”
  “过去好几年了?”自己一疯就疯了好几年?连忙朝周围一看,居然在一个山坡上,而且已经是夏天了,漫山遍野、翠绿怡人。
  他顿时愣了,放眼往远处一看,心头怦然跳动,就见这一带的山,看上去分外的熟悉,很快,他忍不住激动起来,这、这里不就是黄花洞的山么?
  连忙朝他们左手边的山腰上一看,就见山腰的上、中、下,分别耸立着三座道观,看上去既熟悉又陌生,大弟子顿时心潮澎湃,就像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看见了一缕明亮的曙光,激动的浑身发抖。
  这时,怪物在一旁低低说了一句,“大师兄,咱们的黄花观又建起来了,咱们可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