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傻牛傻乎乎地摇了摇头,“不让说,说了会害死气气。”
  强顺随即扭头瞥了我一眼,我连忙说道:“你别看我,我也啥都不知道,跟我没关系。”
  强顺扭头又问傻牛:“傻牛哥,告诉你的那个人长啥样儿呀?”
  傻牛眨巴了两下眼睛,“不、不知道,就、就告诉我捏,告诉我……”傻牛似乎不知道该咋表达了,抬手指了指他自己的耳朵。
  我当即明白了,对强顺说道:“你别再问了,这是有人在傻牛哥耳朵边上说的,他应该也看不见那个人。”
  强顺又看向我,说道:“会不会是你太爷呀,去年冬天,你太爷不是还上过傻牛哥的身么。”
  我舔了舔嘴唇,“希望是吧。”
  强顺连忙说道:“那你能不能跟你太爷说说,让他帮你把铜牌破了,咱就能早点儿回家咧。”
  “你想的真美!”我狠狠抽了口烟说道:“那边的人,一般不能管这边事儿,要不然,我太爷给我们家里弄几麻袋子钱,我们家里人还用得着再种地干活吗?”
  强顺一听顿时不吭声儿了。
  三个人休息了一阵,接着又往上爬,说也奇怪,在山下看着岭一点儿都不高,这时候爬起来却高的好像没有尽头似的。
  又不知道爬了多久,岭上的坡度缓和了很多,好像已经爬到顶了,但是身边枯黄的植物更加稠密高大,走起来越发艰难。我忍不住又问前面的傻牛,“傻牛哥,还没到吗?”
  傻牛仗着人高马大,周围的枯草遮不住他,视线能越过枯草看清周围的情况,抬手又朝我们正前方指了指,“快到捏,树林、树林……”
  我踮起脚朝前看看,没看见有啥树林呀,强顺这时候比我还无奈,他那身高,还不如我看得远呢。
  大概朝前又走了几十米远,我就感觉身边的枯草越来越矮了,视线逐渐宽广起来。这时候,打眼朝前面一看,前面确实有一片树林,密密麻麻,好像很稠密的样子,加上这时候天已经黑的跟晚上似的,整个树林看上去也是黑漆漆的,恍惚间就像一道挡住我们去路的城墙。
  傻牛又抬手朝前面指了指,“到捏、到捏……”
  强顺顿了顿,放慢脚步跟我走在一起,压低声音说道:“黄河,我咋觉得前面那树林,恁瘆得慌嘞?”我没吭声儿,是有点儿瘆得慌,我也感觉到了。
  在就我们即将走到树林边缘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脸颊上一凉,用手一摸,湿湿的,连忙抬头朝天上一看,他奶奶的,真的下雪了,霎时间,鹅毛大雪飘的漫天都是。
  三个人拢拢衣裳,缩着脖子来到了林子边缘,我给手上呵了两口热气,打眼朝林子里看了看,里面黑漆漆的,而且,跟我们所在的位置,不在一个地平面上,我们这里山势高,林子比较低,像是一个山沟,里面长了一片林子,一般地势低的地方阴气都重,这叫我越发觉得林子里不是啥好去处。
  傻牛找到一个下去的斜坡,想顺着斜坡往林子里进,我赶忙一把拉住了他,一脸郑重,“傻牛哥,你真的确定你师父就在这个林子里吗?”
  “嗯!”傻牛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呲了呲牙,踌躇起来,这林子不是啥好去处,陈辉当时过来的时候,应该也能看出来,他真是被大狼狗引进去的吗?他的经验阅历比我们丰富的多,他就这么容易上当?还是有别的啥原因呢?
  强顺这时候说道:“黄河,这林子阴森森嘞,我看、我看咱们还是别进过咧。”
  我扭头看他一眼,“陈道长现在就在里面,他万一已经遇上啥危险了,咱要是不进去,谁能救他呀。”随即,我把话锋一转,说道:“要不你把阴阳眼弄开看看,要是真有啥危险,咱再商量商量。”
  强顺脸色一变,“这、这地方开阴阳眼,你你你想吓死我呀!”强顺嘴上虽然这么说,却把胸口的衣裳解开了,给手上吐口唾沫,把胸口的血抹掉,朝林子里看了起来。
  停了一会儿,我问他,“看见啥没有?”
  强顺这时候瞪着眼睛,可劲儿朝林子里看着,“啥、啥也看不见呀?”又揉揉眼睛,眯起眼睛朝林子里看了起来,“真的啥也看不见,就是个普通的树林,里面啥也没有。”
  说着,强顺扭头我看了一眼,连忙用手把眼睛挡住了,又说道:“你说里面的东西,会不会知道我要开阴阳眼,全都藏起来咧?”
  我没吭声儿,我想不明白,阴气这么重的地方,为啥强顺啥也没看见呢,就听强顺又说道:“会不会是因为你身上冒金光,全都躲起来咧?”
  我说道:“既然啥也看不见,那说明林子没问题,要真像你说的,都躲起来了,那咱就更不用怕了,它们躲起来,说明它们害怕咱们!”
  说完,我想第一个进树林,也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林子里传来一个喊叫声:“黄河,强顺,是你们吗?”
  我们三个都是一愣,随后大喜,一起喊叫起来:“是我们,陈道长,您是在林子里面吗?”
  陈辉回道:“我是在林子里,你们呢,也在里面吗?”
  我回道:“我们在林子外面,您等着,我们这就进去找您……”
  我话音没落,陈辉顿时紧张地大叫起来,“别进来,你们千万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