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心里顿时大喜,把指头往树缝里再伸了伸,抓住树皮猛地一扯,“咔嚓”一下,给我扯下来一大块。我顿时高兴了,双手齐上,抠住树皮往下扯,直到把这棵树的树皮扯干净为止,接着,我抱着树皮寻找下一个。
  就这样,一连抠了十多棵,怀里的树皮抱不住了,随即把这些树皮紧挨着一棵死树放下。见过老树皮的人应该知道,树皮外面是斑驳的,挨着树身的那一面是光滑的,而且上面还有层纸一样的木质薄皮,我把这些薄皮撕下来,掏出火机点着,然后,把这一大堆树皮引着了。
  当然了,我并不指望自己点着的星星之火,能烧掉这么大一座树城,但是,我不是那种坐以待毙、闲着等死的人,就算知道活不成了,只有我还有口气儿在,多少我都得折腾几下。
  火点着以后,我并没有闲着,借着火堆的光亮,我加快剥了树皮的速度,每棵树都过去摸索拍击,拍着噗噗响的、或者树皮有松动的,说明就是死树,死树的树皮跟树身是分离的,稍微一使劲儿就掰下来,要是掰不下来的,就从侧面拿脚踹,踹几下就松动了。整个儿这一圈树墙,没上千棵树也差不多,其中死树大概占了十分之一。
  掰一棵,我就扔到火堆上,又掰了十几棵以后,火焰烧的能有一人多高了,就在这时候,不知道从哪儿突然传来了哭声,像是个老头儿的哭声,哭声里,还夹杂着叫骂:“你个小崽子,还不快把火弄灭,烧着我了。”
  我顿时一愣,被困在这里这么久了,终于有点儿动静了,扭头朝周围看看,没有任何人,更不知道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不过,这声音无疑打破的长久以来的死寂,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
  心里又惊又喜,可我没扯着嗓子大喊救命,表面也没有过于激动,因为这声音传来的有点儿诡异,还说我烧着他了,我烧的分明是树。
  一寻思,我玩世不恭地问道:“谁烧着你了?”
  “就是你!”苍老的声音恶狠狠道。
  我立马说道:“我可没烧你,我烧的是树。”
  声音顾左右而言他,带着哭腔喝斥道:“还不快把火弄灭!”
  “这么大的火,我弄不灭,你自己弄吧。”一转身,我又走到一棵死树跟前,剥起了树皮。
  声音顿时大叫:“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抬头朝四下看看,还是不见一条人影,我说道:“我不想怎么样,就是这里太黑了,想点堆火照个亮儿。”
  声音火了,“你……你要是不把火弄灭,我就叫你死在这里!”
  我闻言笑了,奚落道:“算了吧,别吹大话了,你连火都弄不灭,还能弄死我么。”继续剥起了树皮。
  停了一会儿,声音再次传来,“你、你、你……我、我放你出去,你把火弄灭,可以了吧?”
  我一听心里顿时暗喜,眼下看来,我被困在这里,跟着老家伙有很大的关系!
  我说道:“我还不想出去呢,我有几个朋友也在这里,我得先找到他们,一起出去。”说着,我把死树的皮“哗啦”扯下来,抱到火堆跟前,作势要往火堆上扔,苍老的声音顿时大叫:“别再烧了,我把他们也放了,这行了吧。”
  我“垮擦”一下把树皮扔进了火堆里,声音顿时气急败坏,“你、你……”
  我扭头又朝四下看看,心平气和地问道:“你到底什么人?”
  声音“你你”了一会儿,居然不答反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道:“你管我什么人呢,你要是真有本事,就把我几个朋友都放出去,我把火弄灭。”
  “好!”声音大叫一声,似乎已经等不及了,跟着,声音不再传来。
  我这边呢,并没有停下,继续剥着树皮往火堆上扔,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声音再次传来,十分气愤,“你你你,你怎么还在烧呢!”
  我没理会他,反问道:“我朋友都出去了吗?”
  “都出去了,不信你听!”
  话音一落,就听从林子外面传来了喊叫声,“黄河,你在哪儿呢,你在哪儿呢……”
  声音杂乱,听上去,陈辉、强顺、傻牛,还有那个毛孩,都在外面,我大喊了一声:“我在这儿呢,你们都出去了吗?”
  一声下去,外面的人激动起来,“我们出来了,你怎么样呀,你在哪儿呢?”
  我回道:“我还在林子里呢,你们千万别再进来了,在外面等我,我马上就出去了。”
  “好啊,知道了!”
  这时候,苍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小兄弟,你听见了吧,我已经把他们放了出去,你快把火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