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老家伙没吭声儿,我走到柴禾堆旁边,从身上掏出火机就要点火,陈辉见状赶忙过来阻止了我,“黄河,我看算了,或许真是个仙家,咱们得罪不得。”
  我说道:“您放心,肯定不是仙家,您刚才是不是也被困在一个……一个用树围成的方城里面?”
  陈辉点了点头,我又说道:“您刚才不是也说了,这种害人的东西,留在世上还会害更多的人,您放心,没事儿的,有报应就叫他冲我来。”说着,我打着火机就要点火。
  “住手!”苍老的声音再次吼起:“你们几个,与财狼为伍,不知悔改,还想罪上加罪吗?”
  一听这话,我跟陈辉对视了一眼,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叫道:“谁跟财狼为伍了,你在这里害人,还有脸诬陷别人!”
  声音气道:“我何时害人了!”
  我叫道:“我们几个就差点儿被你害死,还说没害人!”
  声音怒吼道:“你们帮助那只作恶恶狗精,死有余辜。”
  我一愣,陈辉脸色变了变,冲着林子里问道:“你说什么?那只狗,难道是只恶狗?”
  我看向了陈辉,“道长,啥狗呀,是不是一只大狼狗?”之前我跟强顺再外面遇上大狼狗发事儿,没跟陈辉说。
  陈辉蹙起眉头说道:“今天上午你们三个离开以后,来了一只瘸腿狗,我见它可怜,喂了它一些东西,然后,毛孩儿就莫名其妙的醒了,跟着那条狗就走,嘴里还说着,救命、救命……那只瘸狗在前面带路,我们就在跟着它来到了林子这里,后来毛孩抬手指指林子,嘴里还说喊救命,他先进了林子,我跟着也进去了……”
  没等陈辉说完,苍老的声音怒道:“对,就是那只恶狗精,它今天跟我说,要找到人来对付我,后来你们就来了。”
  我眨巴了几下眼睛,咋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呢?扭头问陈辉:“道长,那只瘸狗,是不是一只大狼狗,浑身姜黄色的毛,看着特别凶。”
  陈辉说道:“是只大狼狗,皮毛也是姜黄色,但是,并不凶,瘸着一条腿,看上去十分可怜。”
  声音连忙说道:“它的腿并不瘸,装出来的,这只恶狗精,作恶多端,已经害死山下不少人了,后来,山下的人不敢再上山,还管这里叫阎王岭,有去无回,就是它作的恶!”
  听老家伙这么说,我连忙把我跟强顺早上遇见大狼狗的事儿,说了一遍。
  陈辉听完,皱起了眉头,“你说那只大狼狗,之前也想把你和强顺引山?”
  我点了点头,“有可能是想引我们上山,不过后来,它像狼一样嚎叫,我跟强顺就没敢再往山上去。”
  陈辉低头思量了一下,说道:“这只狗精,是想借刀杀人呐!”
  陈辉话音一落,苍老的声音问道:“老道士,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那狗精请来对付我的吗?”
  陈辉连忙冲林子里拱了拱手:“贫道云游四方,素来与世无争,怎会参与他人的纷争呢,更不会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哼。”声音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是不会,不过,你身边那个傻大个子,还有冒金光的这个小子,我看不是什么善类!”
  我听老家伙这么说,心里不痛快了,叫道:“既然你知道道长不会害你,为啥还要把他困起来,你要不把他困起来,我们也不会进林子!”
  声音当即说道:“我不想跟你们这些凡人废话,既然你们不是恶狗精请来的帮凶,那就好自为之吧……”
  我听老家伙说“好自为之”这是个四的时候,感觉颇有深意。
  强顺这时候凑了过来,“黄河,这火你到底还点不点咧,要是不点了,咱就回去吧,我早就饿咧。”
  听强顺这么说,我这才意识过来,抬头朝天上看看,雪还在飘着,看时间好像已经是傍晚时分,今天我们连中午饭都没吃,到这时候,肚子里早就空的不像样子了。
  我把火机收了起来,冲林子里喊道:“老家伙,今天就放你一马,以后再敢害人,还得来烧你!”
  陈辉连忙拉了我一下,“黄河,这恐怕真是位仙家,不得对仙家无礼。”
  我小声冲陈辉嘀咕了一句,“我还没见过这样儿的仙家呢,咱不用怕他!”
  几个人没停留,离开林子往回走,不过,等我们爬上那道小山坡,我就感觉脑子里一晕,连忙停了下来,陈辉他们似乎跟我一样,也停了下来,几个人几乎同时回头朝林子一看……
  顿时吓了一跳,在我们身后,根本没有林子,一团团的隆起,看着好像是一片坟地,整个这一带,野草老树,狼林交错,几个人顿时面面相觑。
  这到底是个啥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