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陈辉听我这么说,迟疑了一下,我随即趴到他耳朵边上,压低声音又说道:“您别生气,咱先等一等,那东西要是真的跟着咱们过来了,见我把它的神像扔掉,一定会现身出来对付咱们。”说完,我又一拉陈辉,大声说道:“道长,马上就到山底下了,咱别在这里站着了,走吧。”
  陈辉狐疑地瞅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随即压低声音对我说道:“你小子谎话太多,希望这次没有骗我。”
  陈辉招呼强顺他们三个,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往山下走,很快地,几个人顺顺利利来到了山下。
  等双脚踏踏实实踩到地面的那一刻,我心里顿时没底了,我把神像扔在了山腰,那老家伙咋没暴跳如雷的蹦出来呢,难道说,我判断错误了么?随即把嘴一撇,管它呢,继续往前走!
  不过,走了没几步,陈辉从后面一把扯住了我,“黄河,都从山上下来了,你怎么还往前走呢。”
  我回头冲陈辉笑了笑:“赶紧回去呀,我早就饿了。”
  “你……”陈辉立马儿气得把脸拉了下来,愤愤说道:“我就不该相信你!”说着,转身就往回走,我明白,他是要回去捡神像。
  我连忙说道:“道长,您别上去了,神像是我扔的,我去捡回来。”看眼下这情形,神像要是不捡回来,陈辉不会善罢甘休。
  陈辉冷瞅了我一眼,没理会我,继续往山上走,我赶忙一把扯住了他,“我去当面给神像赔罪,然后再捡回来,以后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陈辉沉声说道:“我陪你一起去!”我舔了舔嘴唇,显然还是不信任我。
  随即吩咐强顺他们三个,在山下等着。我和陈辉很快来到了那个小山沟里,里面长满了野草,不过,所幸有积雪映衬着,我们很快在草窝看到了黑漆漆的木人。
  我过去把木人从草窝里拿出来一看,心里不太满意,这狗日的木人咋好好的一点儿都没摔坏呢,陈辉将木人一把从我手里夺了过去,盯着我质问道:“忘了你刚才说的什么吗?”
  我连忙双手合十,冲陈辉手里的木人拜了拜,对木人说了几句口是心非的赔罪话,说完,陈辉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儿,不过,再也不许我碰木人一根手指头。
  两个人很快下了山,强顺他们还在山下等着,陈辉招呼他们一声,几个这才一起离开。
  很快的,回到了我们栖身的地方,就见我们那些行李铺盖,全都被雪埋住了,几个人把雪拨拉拨拉,陈辉说道:“这里不能再呆了,必须进村找个避雪的地方。”
  几个人又把行李检查了一遍,所幸行李没再被啥东西动过,装食物的包袱也没破。陈辉把木人放进了他自己的行李里,几个人各自背上行李,朝不远处的村子走去。
  前面这个村子,我跟强顺已经来过好几次了,还算比较熟悉,我跟陈辉说,他们村里没有空房子,不过,穿过他们村子,有一座破道观,那里好像没人住,陈辉这时候似乎还在生我的气,没有吭声儿。
  几个人穿过村子,来到了他们村东北边的道观门口,这道观是个小院落,不大,里面只有一间石头垒成的瓦顶房子。
  院子没有门,我们几个走进院里一看,十分简陋,院中央有一个大石头凿成的香炉,可能被积雪覆盖的缘故,整个院子看着还算干净。
  走过小院来到房门口,两扇房门关着,上面落着一把铁锁,强顺见状说了一句,“锁着门咋进去呀?”
  我笑道:“跳窗户呀。”陈辉没吭声,似乎默认了我跳窗户的主意。
  在观门左右两边,有两个老式的木头窗户,窗户扇上面全是一个个木质的方形格子,制作的十分讲究,一看就知道是过去有经验的老木匠做的。格子里面,糊着一层窗户纸,看上去,很有民国时期老房子的味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家老房子就是这种窗户。
  窗户分为上下两扇,下扇是死的,上扇是活的,上下扇之间,有两个小绊子,中间一根横橙,横櫈上有根活动的木栓子,把木栓子竖着一拧,绊在两个小绊子上,窗户就能从里面锁上了,不过这绊子年头一久很容易坏掉。
  我在外面把两扇窗户都拉了拉,其中一扇关的死死的,看来里面的绊子没有坏掉,而另一扇,拉着有些松动,仔细一看,就见上下扇之间,用一根细铁丝绑着,铁丝也因为年头够久,已经生锈了。
  我笑了,把铁丝朝外拉了拉,然后用双手捏住,来回可劲折了几下,本来就锈的不成样子的铁丝,无声地被折断掉了,我随即把上扇的窗户朝外一拉,窗户打开了,落下来不少灰尘,看样子很久没人打开过了。
  随后,我把身上的行李卸掉,纵身跳上窗户台,从窗户钻进了观里,观里边儿黑漆漆的,也看不出个啥,我也没在意,招呼外面的人,先把行李递进来,强顺跟傻牛都应了一声,站到窗户边儿上,抱着行李往窗户里递,我在里面接着,递进来一个,我就放到脚边。
  递到第三个的时候,怎么都塞不进来了,看着行李也不太,我以为是哪儿挂住了,让外面的强顺跟傻牛看看,行李是不是被窗户的那个地方挂住了,俩人检查了以后,都说没有。
  我又扯了扯,怎么都扯不进来,随后又招呼他们,使劲儿往里面推,俩人都说,用了最大的劲儿,就是推不进去,强顺还说我,别光叫俺们俩使劲儿,你那边也使点劲儿!我顿时满肚子委屈,我这边已经使上最大的劲儿了。
  也就在这时候,“啪嗒”一声,从行李里掉出个物件儿,掉到了窗户外面,我顿时觉得行李一轻,瞬间被我从窗户外面扯进了来,因为一直用的最大力气,这时候突然失力,就好像失重了似的,抱着行李在屋里噔噔噔倒退好几步,“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就见听外面的强顺“妈呀”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