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不再喊门,扭头又朝门两边看看,这时候,我发现在大门右边,居然有一截矮墙,矮墙紧挨着高墙,看着就跟个二道墙似的,不过这个墙没一点儿用处,要说有用处,就是爬上矮墙,再踩着矮墙,能翻过眼前的高墙,进到院子里。
  走到矮墙跟前我看了看,心里纳闷,住在这里面的人是不是傻呀,高墙外面再垒这么一道矮墙,这不是专门叫人踩着矮墙往院里翻么?
  不过我没打算翻墙,只是把矮墙看了看,因为这太不合理了,傻子都能看出来是个陷阱,从大门进去,这叫光明正大,翻墙进去,性质可就不一样了,你就是再有理,翻墙进人家院子,有理也会变成没理,绝对给人家反咬一口。
  摸着空荡荡左裤兜,这时候心里着急,不过也没办法,下意识抬头朝天上看了看,还是乌漆嘛黑的,心里一合计,这夜里的怪事儿多,小时候已经遇上过不止一次了,眼下这座镇子,还有那个妇女,古怪的要命,特别是那妇女,弄不好就不是人,我又没有强顺的阴阳眼,不如等天亮了再过来看看。
  想完,我朝身后退了几步,把整个院落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记住模样以后,继续往前走。为啥还要继续往前走呢,因为这镇子感觉有点古怪,保险起见,不如走出镇子,到镇外找个地方等到天亮。
  顺着青石路又往前走,走着走着,前面又出现俩红色亮光,看着还像是灯笼光,等走近了一看,我顿时呆住了。

  看到这一幕,我犹豫起来,这外面跟里面,看着就是两码事儿,外面看着像皇宫,里面原来是乞丐窝,这都叫我没办法接受,正考虑着到底跳不跳。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身后青石路上传来一个声音,“黄河,你爬墙上干啥呢?”
  听到声音我就是一愣,强顺?赶忙扭头一看,果然是强顺,就在青石路中间站着,抬头看着我。
  我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疑惑的反问他了一句:“你咋来了?”
  强顺赶紧回道:“你来的时候,我跟着你过来的。”
  我顿时一皱眉,这好像不太可能吧,别人不知道,我对强顺太了解了,强顺只要喝多了一睡觉,雷打不动,谁喊都喊不醒,而且谁喊他他跟谁急,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喝的也不少,躺下就睡着了,根本不可能跟着我过来。
  正在狐疑之际,强顺冲我招了招手,“黄河,下来呗,上那墙上干啥嘞。”
  我顿时笑了,强顺冲人招手的动作,跟普通人差别很大,普通人招手都是胳膊伸出来,稍稍弯曲,然后摆动手掌或者直接摆动小手臂,强顺冲人招手,胳膊完全蜷起来,跟立起来的兔子似的,然后摆动手掌,看上去很滑稽,眼下这强顺,招手动作对不上号儿呀。

  强顺看看我,又看看我手里的火机,脸色有点儿狐疑,不过还是慢慢走到了矮墙跟前,我这时候在墙上蹲着,居高临下,打着火机给他送了过去,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在矮墙上摸到一块墙砖。
  火机还没给强顺送到跟前,我陡然大喝一声,“去死吧你!”另一只手抄起墙砖,居高临下,冲强顺脑袋拍了下去。
  强顺顿时一激灵,赶紧朝旁边一躲,我一砖头拍空,强顺稳住身子大叫道:“你干啥呀!”
  我把脸色一正说道:“强顺暗恋王春霞三年了,我提她的名字,你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敢冒充我朋友,我砸死你!”说着,我把手里的砖头又朝强顺扔了过去,强顺又朝旁边一躲,就在这一瞬间,我看见强顺的脸变了,身子倒还是那身子,脸居然变成了一张黄鼠狼脸,我心里顿时一跳,这只黄鼠狼脸似乎恼羞成怒了,冲我像狗一样的呲起了牙,身子还一窜一窜的,好像随时可能扑过来。
  这时候,我倒不是怕它,我是怕从矮墙上跳下去跟他纠缠,会有啥危险,它一直在喊我往下跳,这时候我不可能主动跳下去跟他干仗,跳下去我就缺心眼儿了。
  也不再犹豫了,迅速从矮墙上站起身,爬到高墙上,连停都没停,刷一下翻进了院子里,就在我双脚落地的一霎那,外面瞬间刮起了大风,就跟冬天里的东北风似的,呜呜有声,仔细一听,鬼哭狼嚎,要多瘆人有多瘆人。不过,这个院落里却安静的要命,一丝风都没有,就像一个宁静的避风港,院里院外,那就是两个世界。
  稳了稳神儿,我打眼朝院落里一扫,这小院儿跟我在墙上看到的一样,真的不大,还没有我们农村的普通院落大,而且看着还有点儿破旧,完全没有门口那种气派,金玉其外。
  看罢,我朝院子里唯一一间老式瓦房走了过去,走到门口,门口居然放着一个石槽状的大香炉,我更纳闷儿了,抬头朝房门那里一看,房门开着,门里乌漆嘛黑的,不过,在门头顶上,好像有块匾,走到近前一看,勉强能看清上面写着俩字儿——土地。
  我就是一愣,回头再看看那个石槽大香炉,心说,这里难道是一座土地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