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别的地方也没啥好看的,我举着火机走到了床边,先手用试着摸了摸,床是真的,不是幻觉,一拧身,一屁股坐在了上面,这时候,手里的火机已经烫手了,我赶紧把它熄灭,放嘴边吹了吹,随后,伸手去摸索床上的草纸包,我想看看里面包的是啥。
  草纸包离我坐的位置大概只有一尺远,伸手就能摸到,不过,等我的手摸过去以后,那里居然是空的,我就是一愣,又用手在周围一划拉,顿时打了个激灵,头皮都麻了,因为我划拉到一只冰冷刺骨的人手!
  慌忙打着火机一看,草纸包就在离我一尺远的床上放的好好儿的,哪里有啥人手?我不甘心,举着火机跳下床,朝床底下照了照,我怀疑那只手可能是从床底下伸上来的。
  火机伸进床底下,我仗着胆子朝里面一瞧,顿时松了口气,床底下空空如也,啥都没有,非要说有,就是有点儿黑,里面的墙,还有床板、床腿,像给烟熏了似的,黑的跟锅底一样。我都怀疑是不是有人冬天躺床上嫌冷,在床底下点过炭火啥的。
  打床边站起身,用火机照着,我又看了看床上的草纸包,不知道为啥,很好奇里面包的是啥。
  伸手把草纸包拿到了手里,上面居然还用麻绳缠着,跟包粽子似的,拿着纸包再次用火机照了照床底下,确定床底下真没东西了,我又坐回了床上,把草纸包打开了。
  霎那间,一股香味儿从草纸包里冲了出来,是肉香味儿,彻底打开后一看,居然是一只金黄金黄的烧鸡,油乎乎的,把草纸都染油了,油脆的颜色加上扑鼻的香味儿,叫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42,就在这时候,老黄鼠狼似乎察觉到了啥,猛然一扭头,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朝大门这里看了过来,我赶忙朝旁边一闪身,也不知道它看见我没有,不过,从老黄鼠狼深邃的眼神里我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只成了精的玩意儿。
  停了一会儿,感觉外面的老黄鼠狼不再看我这里了,再次趴到门缝上一看,就见老黄鼠狼居然叼起小黄鼠狼,一瘸一瘸朝东边走去。
  这时候,我才惊讶的发现,外面的一切都变了,哪里有啥古镇,哪里有啥青石路,外面是一片荒坡地,满眼一高一低的荒坡,荒坡上长满了乱草,老黄鼠狼叼着小黄鼠狼钻进了乱草堆里。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我心说,我就知道不对劲儿,我就知道自己昨天晚上肯定是中了啥“鬼迷眼”或者“鬼打墙”之类的了。
  扭头朝北墙根儿那里看了看,那里放着一把木头梯子,走过去把梯子搬起来,立在了大门这面墙上,顺着梯子爬上墙头,居高临下再朝外面一看,忍不住想苦笑,这他娘嘞到底是哪儿呀?
  土地庙,不是,灶王庙前面,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土路,左北右南,左右望不到头儿,周围全是漫眼的荒坡地,灶王庙正前方,也就是正东方,也全是土坡荒地,荒地尽头,好像是一大片玉米地,玉米地的尽头,好像有个小村子,感觉那村子离这里足有好几里地。
  这时候,那只老黄鼠狼正叼着小黄鼠狼在乱草里钻来钻去,好像是朝那村子走的,因为瘸了一条腿,又叼着小黄鼠狼,走的并不快。
  我当即就奇了怪了,这老家伙叼着小黄鼠狼要去哪儿呢?这只小黄鼠狼,又是咋死在灶王庙门口的呢?它们跟昨天变成强顺的那只黄鼠狼,有没有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