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男人一听,张嘴想要问我啥,我赶紧又说:“喊你们村里人赶紧过去吧,要不然老头儿就给俩南方人打死啦!”
  男人再也不问我啥了,跟我一起拍起了房门,他喊门比我容易,周围都是他的街坊邻居,一会儿的功夫,喊了十几个人,每个人手里拎着铁钎啥的,浩浩荡荡朝护村庙这里过来了,我也狐假虎威的跟在他们后面过来了。
  一群人涌进护村庙,我也跟着进去了,反正有这么多人呢,也不用怕他们两个,只要罗五两个给这十几个村民逮着,肯定没他们好果子吃,我趁机也看看这罗五到底长啥样儿,刚才他一直都是背对着我。
  一群人刚一进门,就听这群人里边儿有人大叫了一声,爸!
  原来,被捆香炉腿上的这老头儿,是其中一个男人的父亲,男人顿时拎着铁钎,跟疯了似的在庙里找了起来,一群人,有的去给老头儿解绳子,有的守在庙门口,剩余的,全部散开,在庙里找了起来。
  庙里的电灯霎那间全被打开了,大殿里,院子里,灯火通明,但是,一群人啥也没找见,罗五跟疤脸好像已经离开了。
  先前被捆住的老头儿,这时候已经被解开了,吩咐众人,赶紧看看,庙里丢啥东西了没有。
  一群人又在庙里检查起来,其实庙里也没啥东西,真没啥可丢的。我这时候像没事儿人似的,信步走进了大殿里。

  我也走出大殿,凑到老头儿跟前,低声问道:“老爷爷,您说那俩南方……那俩南蛮子,有一个长得又黑又丑,脸上还全是疙瘩?”
  老头儿忙着点香,没看我,点了点头,等香点着了以后,扭头看了我一眼,顿时一愣,“你是谁呀?”
  我也是一愣,赶忙解释:“就是我到村里喊人过来的呀,刚才我路过这里,看见有俩人把您捆了起来,我就跑到村里喊人来救您了。”
  老头儿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原来是你喊的人?”
  我点了点头。
  老头儿顿时显得有点儿失望,一边把香插进香炉,一边说:“我当是仙家仙灵了呢。”
  插好香,老头儿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谢谢你了小兄弟,要不是你,我估计得给他们捆到天亮了。”
  我忙问:“您刚才说,有个南蛮子,一脸疙瘩,是吗?”
  老头儿点头,“那个南蛮子长的可凶了,不光一脸疙瘩,还是个宽嘴巴,就跟个癞蛤蟆似的。”
  我暗暗点了点头,心里大概有了罗五一个面部轮廓,这时候,就算不知道罗五具体长啥样儿,碰见以后,也能一眼把他认来。之前那位看风水的老婆婆,只说罗五长相凶,没想到还这么丑。
  老头儿又打量了我几眼,疑惑的说道:“前几天我给自己算了一卦,卦里说我最近有血光之灾,不过,会遇上贵人相救。”顿了一下,老头儿看着我说道:“你不会就是我那位贵人吧?”

  老头儿继续说道:“爹娘都死了,他爷爷奶奶只好养着他了,十岁那年冬天,天儿冷,他爷爷奶奶……”
  我一看,这老头儿说起来还没完了,我这时候真没心思听老头儿念叨这些,扭头朝院门外看了看,心想,我是离开这儿呢,还是在这儿呆到天亮呢?罗五跟疤脸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这里暂时是最安全的。
  老头儿当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啥,还在那儿继续说着:“天儿冷,他爷爷奶奶就在屋里生了个煤球炉子,结果呢,他爷爷奶奶都给煤烟儿呛死了,李智没事儿,后来,李智就搬到他姑姑那里住,谁知道……”
  我顿时皱了皱眉,老头儿还真的说起来没完了,说真的,这时候我真不想听这些乱七八糟的,打断老头儿说道:“老爷爷,这个李智不是我要找的亲戚。”
  老头儿听我这么说,立马儿打住了,“不是呀。”又问道:“那你要找的李智有多大岁数呢?那个村儿的?”
  我没心思跟老头儿聊李智不李智的,就信口胡诌一个名字,没想到引出老头儿这么些话。暗自一寻思,这几天也够累的,今天晚上就别再折腾了,跟老头儿商量商量,在这庙里呆到天亮。
  老头儿这时候又问了我一遍,“你要找的李智大概有多大数岁呀,你放心,附近这村子上的人,不管大人小孩,只要一说名字我都知道。”
  听老头儿又问我,我磨不开面子,只能信口又胡诌了一句,“我要找的那个李智……五十来岁吧,那是我远方的一个舅舅。”
  “哦,是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