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60,“来了来了,胡辣汤来啦!”
  还没等我编出谎话回答李晓玲,李智端着一大一小,两碗胡辣汤过来了,大碗放在我面前,小碗放在了李小玲面前,李智问我,“黄河,你是吃包子呢,还是吃油饼呢?”
  我冲李智勉强笑了笑,“油饼吧。”
  李智答应一声转身离开,我冲李小玲一笑,说了句,“吃饭。”拿起碗里的勺子,舀了一勺子胡辣汤就往嘴里送,勺子刚送到嘴边,传来李小玲关心的声音,“表哥,你慢点儿喝,小心烫着。”
  听李小玲这话,我身子猛地一震,扭头朝李小玲看了一眼,正微笑的看着我,样子挺招人喜欢的。从小到大,我就一个弟弟,这时候看着李小玲,我突然间感觉自己要是再有个妹妹该多好呢。
  我把勺子放了下来,又冲李小玲笑了笑,伸手往兜里摸了摸,把针摸了出来,说道:“表妹,你相信表哥吗?”
  李小玲点点头,“相信,在你身边我感觉很安全。”
  “那你把眼睛闭上,表哥送你个礼物。”
  “啥礼物?”
  我神秘说道:“你别问那么多,眼睛闭上就行了。”
  李小玲还真的乖乖闭上了眼睛,我拿起针“咔呲”一下,把自己手指头扎出了血,抬起手就往李小玲眉心抹,手刚触到李小玲眉心,李小玲条件反射似的,闭着眼睛朝旁边稍稍一躲,我赶忙说道:“你别动,相信表哥,一会儿就好了。”
  我把血像点胭脂似的,在李小玲眉心点了一下,苍白的脸上,多了一点胭脂一样的血红,让李小玲看上去,有一种别样的美。

  听李智说到这儿,我在心里一琢磨,李小玲后来之所以没有再给他哥哥上身,很可能是护村神用法力护住了她,昨天夜里,护村神给罗五剜去了眼睛,元气大伤,也就没能力再护着李小玲了,她哥哥就趁虚而入了。
  李智还在说着:“这不,今天一大早我就带着小玲来护村庙,想再求求护村神,卢公就跟我们说,现在护村神遭了大难,帮不了我们了,我问他这可咋办呢,他就给我们算了一卦,算完以后,他跟我说,卦里说,有一个人能救小玲,那人有祖上的荫德跟传承,我问那人在哪儿。卢公说,现在就在庙里,还说那人自称是我外甥,这就是缘分,只要我把他认成外甥,好好相待,他就能救小玲的命。”
  听李智这么说,我苦笑了一下,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撒个谎还给我歪打正着了,难道真是缘分?下意识扭头又朝三轮车旁的小玲看了看,小玲见我看她,冲我可爱的笑了笑。
  我扭回头问李智:“您儿子生前,是不是有啥心愿没了?”
  李智摇了摇头,“没啥心愿。”
  我又问:“那他附在小玲身上以后,说过啥话没有,也就是提出过啥要求没有?”
  李智又摇了摇头,“不说话,就算开口说话也是骂人,一边骂一边打一边砸东西。”说完,李智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又问:“那他死的时候有多大?”
  李智回道:“刚好二十岁。”
  二十岁,我想了想,又问:“他死的时候,有女朋友没有?”
  “有一个……”李智又叹了口气,“他出车祸那天,就是因为他女朋友生日,一群人喝酒喝多了,回家路上出的事儿。”
  “那他女朋友没事儿吧?”

  我一看人家父女俩早就吃完了,就等我了,咋好意思再吃呢,冲李智笑笑,“吃饱了。”起身就要去找老板结账,李智似乎知道我要去干啥,一把拉住了我,“你别去了,帐我已经结过了,来,坐,舅舅跟你说点事儿。”
  我朝李智看了一眼,这时候,我差不多已经察觉李智的目的了,扭头朝三轮车旁边的李小玲看了看,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我坐了下来,不过,不等李智开口,我首先说道:“你们家的事儿,我听那个,那个看庙的卢公也说了一点儿,您儿子前几年出了车祸,现在鬼魂一直来家里闹,对吧?”
  “对!”李智面带痛苦的点了点头,我往自己身上一摸,兜里没烟了,冲李智尴尬一笑,“舅,你能不能给我根烟抽。”
  李智一愣,他估计是没想到我小小年纪也会抽烟,不过也没说啥,从身上掏出一根烟,递给了我。我把烟点儿,抽了一口,长长吐了出来,我说道:“其实,您儿子这个,应该是很简单的,为啥你们找了那么多人都送不走呢?”
  李智摇了摇头,“不知道呀,那些人都说了,我儿子在那边变成了凶煞,一般人制不住他,他们也拿他没办法。经常来家里闹,动不动就上小玲的身,小玲一给他上身,就打人砸东西。后来,我就带小玲找了卢公,卢公也没法子,卢公说自己是个算命的,不会给人驱鬼,让我们求庙里护村神,我带着求了几次以后,还真的好了一点儿,他哥哥再没上过小玲的身,只是小玲的身体一直不见好,病怏怏的。就在昨天夜里,小玲又给他哥哥上了身,一直闹到天亮才离开。”
  听李智说到这儿,我在心里一琢磨,李小玲后来之所以没有再给他哥哥上身,很可能是护村神用法力护住了她,昨天夜里,护村神给罗五剜去了眼睛,元气大伤,也就没能力再护着李小玲了,她哥哥就趁虚而入了。
  李智还在说着:“这不,今天一大早我就带着小玲来护村庙,想再求求护村神,卢公就跟我们说,现在护村神遭了大难,帮不了我们了,我问他这可咋办呢,他就给我们算了一卦,算完以后,他跟我说,卦里说,有一个人能救小玲,那人有祖上的荫德跟传承,我问那人在哪儿。卢公说,现在就在庙里,还说那人自称是我外甥,这就是缘分,只要我把他认成外甥,好好相待,他就能救小玲的命。”
  听李智这么说,我苦笑了一下,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撒个谎还给我歪打正着了,难道真是缘分?下意识扭头又朝三轮车旁的小玲看了看,小玲见我看她,冲我可爱的笑了笑。
  我扭回头问李智:“您儿子生前,是不是有啥心愿没了?”
  李智摇了摇头,“没啥心愿。”
  我又问:“那他附在小玲身上以后,说过啥话没有,也就是提出过啥要求没有?”
  李智又摇了摇头,“不说话,就算开口说话也是骂人,一边骂一边打一边砸东西。”说完,李智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又问:“那他死的时候有多大?”
  李智回道:“刚好二十岁。”
  二十岁,我想了想,又问:“他死的时候,有女朋友没有?”
  “有一个……”李智又叹了口气,“他出车祸那天,就是因为他女朋友生日,一群人喝酒喝多了,回家路上出的事儿。”
  “那他女朋友没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