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61,“啥?撬棺材?”李智露出一脸难色。
  我说道:“您儿子尸体肯定还没烂,撬开棺材放太阳底下晒他的尸体,这是最直接、最简单的法子,要是不把尸体先处理掉,他的鬼魂就算送走了还会再回来。”
  李智听我这么说,艰难的点了点头,“中,我、我去找几个朋友过来……”
  从坟地返回李智家里,李智把电视机打开,让我陪李小玲看电视,他自己出了门,我赶忙追着他追到门外,回头看看,李小玲没跟出来,交代李智,弄几把铁钎,再弄两把撬棺材用的洋镐,李智点了点头。我又交代他,再弄只红公鸡,两瓶白酒,李智问我,弄公鸡跟白酒干啥,我告诉他,辟邪用的,李智又点点头,离开了。
  转身回到屋里,跟李小玲看起了电视,李小玲问我:“表哥,你还没跟我说你是哪儿的呢。”
  我看了她一眼,这茬儿还没忘呢,我说道:“我是……我是新乡市北站区的。”
  “新乡的呀,新乡在哪儿呢,离我们这里远吗?”
  我点了下头,“挺远的,在黄河北岸,我都走了十几天了。”
  “啥?”李小玲顿时一脸惊讶,“你走过来的呀?”
  我顿时一滞,说漏嘴了,连忙改口,“不是不是,我从家里出来已经十几天了。”
  李小玲眼神一动,朝我身上的书包看看,“那你不用上学了呀?”
  我露出一脸无所谓,“不、不上了,上学有啥意思呀。”
  李小玲脸色一暗,“我特别想去上学,可是我爸说,我有病,不让我去上学。”

  我当即冲李小玲一笑,“你很快就能去上学了。”
  “真的!”李小玲眼睛里顿时冒出了色彩。
  我点点头,“你要相信表哥,表哥说你很快就能去上学,一定能去上学。”
  李小玲开心的笑了起来,笑的非常灿烂,不过,我的嘴角轻轻抽了抽,有点儿羡慕她。
  开心了一会儿,李小玲又问我,“表哥,你出来十几天,你家里人就不担心你呀?”
  我没说话,摇了摇头。
  “那你出来干啥呢?”
  我朝她看了一眼,舔了舔嘴唇,“我、我出来……出来……”扭头隔着窗户朝外面看了看,心想,最近几天一直在说谎话,之前在护村庙说了谎话,平白无故认了个舅舅,眼下再说谎话,会不会再出啥事儿呢。
  “表哥,你想啥呢,你从家里出来干啥?”
  “我、我……这电视上演的啥,演的不错,咱看电视吧……”
  李小玲伸手揪了我衣裳一把,撒娇似的说道:“别打岔,我问你话呢。”
  闪躲不过,我学着奶奶的样子,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其实我出来,是为了帮一个人的忙,谁知道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我糊里糊涂的就来到你们这儿了。”
  李小玲眨巴了两下眼睛,似乎没听明白,一张嘴,不过,我没等她把话说出来,赶忙说道:“你别问我帮人家啥忙,我不会告诉你的。”
  李小玲顿时把嘴一撅,“小气鬼……”

  李智两个膀大腰圆的朋友,每人拿上一把洋镐,跳进墓坑里去撬那棺材头,我一看这俩人就是第一次,没有撬棺材的经验,连忙冲他们摆手,朝棺材尾指了指,因为嘴里含着酒,不能说话,鼻孔里哼哼了两声,意思就是,先从棺材尾开始撬。为啥呢,棺材头又宽又大,很有分量,撬起来费劲,棺材尾相对较小,分量也轻,而且过去那些棺材都注重棺材头,不注重棺材尾。
  几个人都朝我看看,一脸诧异,他们这时候似乎也感觉到我比他们有经验。
  三下五除二,棺材盖全部给撬松动了,几个人想站到棺材的一面,想一起发力,把棺材盖掀起来,我连忙又冲他们摆了摆手,不能直接掀,一点一点朝旁边挪。为啥呢,棺材里晦气重,一下子掀开,里面的晦气“噗”一下就冲出来了,这时候万一有一个人刚好吸气,肯定会吸上一口,棺材里的晦气,要是吸上了,会钻进人体内,很难排出来,时日一长,搞不好还会积郁成疾落下病根儿。
  开棺,先挪开一条缝,让里面的晦气慢慢往外散,缝隙逐渐挪大,里面的晦气也就没那么多了。
  棺材板彻底挪开的一瞬间,几个哇啦哇啦都把嘴里的酒吐了出来,我也想吐,不过,硬生生忍住了,这时候要吐出来,会更恶心,酒精在嘴里,多少还能挡下一些腥味儿。
  几个人包括李智,一边吐着,一边四散跑来,我含着酒,忍着发粘发腻的腥臭味儿,打眼朝棺材里看了一眼,就见里面躺着一个白森森的尸体,尸体白森森的脸上,长了一层细细的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