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旋即一转身,我也朝远处跑去,跑出去能有十几米远,“哇啦”一声也把嘴里的酒吐了出来,恶心的味道不说,就那白森森的毛脸,就够我膈应上一阵子了。
  几个人在坟地十几米远的地方,聚在了一块儿,李智抖着手从兜里掏出烟,每人递了一根,几个人这时候都不说话,点着烟,各自闷头抽了起来,脸色凝重,一是给尸体发出来的气味儿呛着了,二是,给李智儿子的尸体惊着了,几个人明显没见过僵尸,包括李智在内,李智这时候的脸色更复杂。
  相较他们几个而言,我显得镇定很多,毕竟我经历过一次。抽完以后,我问李智:“舅舅,那瓶没喝完的酒放哪儿了?”
  李智这时候一根烟已经抽完,点着第二根抽了起来,听我问他,也没说话,抬手朝墓坑旁边指了指,我转身朝墓坑走了过去,来到近前,见酒瓶子在刨开的虚土上立着,酒瓶也没盖,拿起酒瓶子又给自己灌了一口,含着酒走到墓坑边上,再朝棺材里一看。
  一脸的白毛,身上的衣裳倒是挺完整,再朝尸体露在外面的手上一看,手上也有白毛,手指甲长的吓人,都已经打了卷儿了,下意识朝尸体头上一看,头发也很长,朝头后面铺散着。这具尸体虽然没了魂魄,但是它自己还像植物一样,在生长……

  在尸体的头部、腰部、腿部,都是塞的紧紧,尸体紧紧夹在棺材中间,双腿上还用麻绳系着,系麻绳是为了防止死者鬼魂往家里跑的,也有说是防止诈尸的,不管是啥说道儿吧,反正我在李智儿子腿上没看见麻绳。
  跳进棺材里以后,我先把那些塞尸体用的衣裳啥的,全部拔了出来,随后招呼坑上面的人,下面给我双手上倒点儿酒,还有个胆子稍大点儿的,拿着酒瓶子从坑上下来,给我手上倒了点儿酒。这时候倒酒不是用来辟邪的,是用来消毒的,防止尸体上不干净或者有啥传染病。
  把酒在两只手上跟胳膊上搓了搓,扭头看了看棺材里白森森的尸体,要说害怕,倒是没有,就是有点儿膈应,看着就想吐。
  最后心一横、牙一咬,脚踩在尸体腰部与棺材板之间的间隙里,忍着棺材里的怪味儿,把一只手伸进了尸体头部的下面,尸体是枕着枕头的,单手托住尸体的后脑,可劲往上抬,整个尸体是僵硬无比,就跟个木棍儿似的,想要把头给它抬起来,就必须要把它上半截身全抬起来。
  手摸在尸体后脑上,就感觉尸体冰凉冰凉的,好像还有层黏糊糊的东西,感觉上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索性是我,要是换个承受能力稍差的人,估计一口就吐出来。
  费了好大的劲儿,我终于把尸体的头抬起来一点,另一只手迅速把绳子从尸体脖子下面穿了过去。穿过去以后,直接把绳子打了个活扣儿,勒住了尸体的脖子。
  随后,我在棺材里转了个身,又把尸体的双腿挨个儿搬起来,把另一跟绳子从它腿弯下面穿了过去,把两跳腿捆住,又打了个活扣儿。整个过程,我都是咬着干的,过去见别人弄过,自己这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