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罗五这时候从他身后转了过来,他顿时把双手伸到罗五跟前,“啊啊!”好像在问罗五,自己的手是咋回事儿。
  罗五冷撇了他一眼,说道:“没事,别管它了。”
  “啊啊。”疤脸不依,毕竟不是别人的手,说不管就不管了,双手依旧伸在罗五跟前,似乎要让罗五给他个合理的说法儿。
  罗五又撇了疤脸一眼,说道:“别管它,过几天伤口就长好了。”
  “啊啊。”疤脸还是不依,好像有点不高兴,埋怨罗五。
  罗五脸色顿时一变,“啪”地,狠狠地反手甩了疤脸一巴掌,大怒:“没听见吗,我告诉你别管它了!”
  疤脸被打的一缩脖子,收回血呼啦的手捂住了脸,罗五抬手朝我一指,“这小伢子鬼的很,你过去给他点儿厉害的。”
  疤脸委屈地点点头,朝我这边过来了。
  我见状顿时挣扎起来,嘴里哀求着:“你们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们,我真的没拿铜牌……”
  疤脸不由分说,来到床边,拿起床上的枕头,咬牙切齿朝我脸上摁了下来,他似乎要把对罗五的怨愤,全撒在我身上。
  我眼前一黑,整张脸被枕头死死闷住,别说呼吸了,感觉鼻梁都快给枕头压断了,我顿时痛苦的挣扎起来,那滋味儿,简直生不如死……

  68,知道即将死亡的那一刻,是个啥滋味儿吗?知道一只脚已经踩进鬼门关,是个啥感觉吗?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吧,不过我知道,而且我不止体验过一次。
  这时候身子被绳子捆着,头被枕头压着,全身都充满了压抑的窒息感,任我再怎么反抗挣扎,都是枉然。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我突然感觉一下子安静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也不知道是身体,还是脑子里,体验到一种前所未有过的微妙感觉,就感觉全身心宁静祥和,飘飘欲仙,这就是在度过极其痛苦的过程以后,出现的即将死亡的感觉,那最后一刻是很美妙的。
  不过,这感觉对于阳寿未尽的我来说,只有一瞬间,紧跟着,好像一股大风顺着口鼻灌进了喉咙里,顷刻间又顺着喉咙灌进了肺里,导致两扇肺叶憋涨,大脑嗡嗡炸响,天旋地转,这种难受,让我有股子死去活来的撕裂感。
  嘴里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耳朵眼儿里,似有似无就听见罗五在吆喝着:“还不快到外面看看!”
  我不知道罗五这话啥意思,只感觉自己眼前一片漆黑,眼睛好像瞎了似的,过了好一会儿,眼前一黑一白,好像又能看见东西了。
  又停了一会,视力恢复了一点,不过看东西还是迷迷糊糊,忍不住大口大口喘起了气,好像给枕头闷了一个世纪似的。
  等脑子稍微清醒一点以后,我转着脖子看了看,我还在床上,侧身躺着,不过,眼前的床铺上,有很多亮晶晶的东西,一小块一小块的,随着蜡烛光的跳动,这些东西一闪一闪的发着光。
  我疑惑的眨巴了两下眼睛,仔细一瞧,好像是些碎玻璃,这时候才发现,在自己身边,还有一块半截砖。

  没一会儿,绳子划开了,我一抖身子,彻底解脱了似的,腾一下从床上跳到了地上,不过,就在我双脚落地的一瞬间,就感觉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全涌上头部,眼前顿时一黑,身子支撑不住的晃了起来,胳膊腿好像也一下子失去知觉,不听使唤了。
  陈辉赶忙过来扶住我,把我扶回了床上,“别怕,这是因为你被捆的时间太久,气血不畅的缘故,停一会儿就好了。”
  陈辉转身走到挂衣架那里,把地上的衣裳捡了起来,来到床边递给我,“穿上衣裳,我扶你离开。”
  我试着抬了抬胳膊,一股子软绵绵的胀痛感,这是给绳子捆的时间太长的缘故,不过穿衣裳还是没问题的。
  很快的,我把衣裳穿好,陈辉扶着我,走出房间,来到了院里。
  我打眼朝院子里一看,其他地方倒没啥,院子西面的铁栅栏围墙,居然朝院子外边翻倒了一截,就好像有人从里面把院前推倒了似的,我忍不住想起了疤脸那双血呼啦的手。
  陈辉扶着我从那截翻倒的铁栅栏上越过去,来到了街上,这时候雨还在下着,只是小了很多,淅淅沥沥的。
  陈辉扶着我离开这条主路,朝北钻进了一条小胡同。
  这时候,我的脑子彻底清醒了过来,在胡同里一边走,我一边问:“陈道长,罗五跟疤脸两个去哪儿了?”
  陈辉回道:“被强顺引开了。”
  “强顺?”我有点儿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