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71,有道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我一个正处在叛逆期的半大孩子。
  一连两天,我每天天一擦黑就从树林里出来,围着老头儿他们的村子转悠,在第二天晚上,我还到老头儿他们家门口去了一趟。这口气,不能就这么咽下去。
  第三天,烧饼跟矿泉水都没了,断粮断水了,不过,我已经摸清了老头儿的出行规律,老头儿每天一大早起来,都会到村外看一看他们家的枣树。
  来到第三天头儿上,天还没亮我就起来了,拿上昨天晚上准备好的杨树木棍,手腕粗细一米来长,离开杨树林,直奔他们村子。
  我拿棍子这要去干啥呢,报仇雪恨呀,给那老家伙来几个闷棍。写到这儿或许有人会问,你不是会整人的法术吗,下咒整他们家一顿不就行了。当然不行了,也不是我不想这么做,而是我手边儿没现成的东西,你们以为下咒有那么容易吗,遭报应不说,有些下咒的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找到的,有的能花钱买到,但是我没钱了,有的你花钱也买不到,真等我把那些东西找齐了,都猴年马月了,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还不如直接背后打闷棍来的痛快,这么打起来还解气。
  来到他们村子边儿上,我没进村,这两天,净摸他们村的地形了,在他们村外,有一道小土坡,土坡里面是村子,外面是庄稼地,这土坡大概能有两米来高,就跟个小号的防洪堤差不多,不过这时候整个土坡上都给人种上枣树了,在土坡下面,也就是紧挨着村外的土坡,有一大片红薯地。
  这时候,他们这里的玉米也早就收割完了,一出村子,再越过土坡,眼前除了远处的杨树林,整个儿就是一望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