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早就踩好的点儿,拎着木棍钻进了红薯地里,因为刚下过雨,天也一直阴沉沉的不见阳光,红薯地里整个都是湿的,地面都是黏糊糊的,但是这时候,我啥也不说了,趴在红薯地里,跟和泥似的,专往那些红薯叶子稠密的地方拱,而且见身体哪个部位没给叶子盖上,还把湿漉漉的红薯穰跟叶子往身上搭一搭,只要不站在高处往红薯地里看,任谁也看不出红薯地里藏了个人。
  就这么的,在红薯地里一直等到天光放亮,堤那边突然有了动静儿,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那老头儿,打村里出来了,唱着豫剧《卷席筒》出来的,优哉游哉的。
  “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一路上我受尽饥饿熬煎……”
  我把周围的红薯叶又给身上的搭了搭,生怕老头儿一会儿经过的时候发现。
  “二押差,好比那,牛头马面……”
  没一会儿,老头儿从大堤这里出来了,经过我藏身的这片红薯地的时候,老头儿连往红薯地里看都没看,径直走了过去。
  我在红薯地里等了一会儿,感觉他走远了,从红薯叶子下面抬起头一看,就他一个,这时候已经快到走到他们家那片枣树林子跟前了。
  其实我这时候,早就把他摸清楚了,一般这个点儿,就他一个人出来,他们村里人这时候才刚刚起床。
  看着老头儿哼着小曲走路那样儿,我咬牙切齿的恨,老家伙,一会儿就叫你知道厉害了。
  老头儿家的枣树林子,在这片红薯地的东北边,离着红薯地也没多远,我从红薯地里慢慢起来了,拎着木棍,没敢顺着路走,从旁边的地里慢慢绕到了老头儿的后侧面,快要接近的时候,我放轻呼吸跟脚步,一点点儿朝他身后凑了过去。老头儿这时候,一点儿察觉都没有,还在一边走,一边唱卷席筒。说真的,就冲老头对我的所作所为,他年轻的时候,肯定不是啥好东西。

  拍拍玉米棒子上的草灰,在附近找了一棵树,倚着树坐下,津津有味儿吃起了焦黑玉米。说是津津有味儿,只是就是自欺欺人的形容给你们看的,其实那焦黑的玉米,吃上去是苦的。
  一直挨到晚上,地里这才没人了,我这时候也算是倚着树睡了一小觉。这时候前有狼后有虎,比过去更不踏实了。
  从树下站起来,四下瞅瞅,确实没人了,这时候肚子还饿着呢,一溜小跑钻进了红薯地里,到地里就是一愣,奶奶的,红薯地也给浇过了,两只脚直接踩泥窝里了,红薯这时候是不能用水浇的,一浇就泡烂了,我估计,是从旁边地里窜过来的水。
  干脆,把脚拔出来以后,我把鞋一脱,跳进了红薯地里。
  这倒是好了,伸手往泥里摸一摸,拔着红薯穰一拽,就能拽出好几个,没一会儿,我弄了大半书包。
  背着书包来到水渠边儿上,水渠里有些地方还有积水,用那些积水把红薯上的泥洗一洗,当然了,洗的也不是太干净,大致洗洗能下嘴就行了。
  拿过一个红薯,放嘴边一咬……
  眼泪差点儿没下来,这狗日的红薯,跟石头蛋似的,差点没把我的牙崩掉。
  但是肚子饿呀,它就是再硬,也没我的牙硬,使劲出吃奶的劲儿,磕下一块,和着上面没洗干净的土,给嘴里嚼了起来,皱着眉头嚼的,吃不出啥滋味儿,就感觉牙缝里全是沙子,嘴里全是生冷坚硬的红薯粒子。
  后来听人说,这种红薯,跟我们这儿的不一样,一般是用来做烤红薯的,也就是烤地瓜用的,蒸煮也行,但是,不能生吃,生吃的话,能把牙硌掉。
  勉强啃了半个,连同另外半个,和其他几个,一起放进了书包里,等赶明儿吃饱了有劲儿了再啃吧。
  离开红薯地,我又来到了之前跟土豆似的那片藤蔓植物地里,瞪大眼睛,从架子上摘了几个,试着捏住一个,放嘴边一咬。
  还好,比红薯好咬多了,但是,吃到嘴里又麻又粘,还有点儿涩,我顿时一皱眉,苦笑了起来,吃吧,只要吃不死就成。
  后来有人跟我说,这些跟土豆似的小圆球球,是山药蛋子……
  忍不住的,我想起了老家伙唱的那句戏词:“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一路上我受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