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那大门旁边还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字,因为当时比较慌乱,其他的我都记不住了,就记得那牌子上好像写着什么,什么什么汉墓群,我也不知道是跑到了那儿,门口那几辆车里面,有一辆还是警车,但是,我可没心思去找警察求救,那时候的警察,基本上跟地痞流氓都是一窝的。
  大胖子给我来的这么一出,叫我再也不敢相信任何人,甚至不敢面对每一个人。
  我绕开镇子,专找那些不好走的地方走,不是庄稼地就是荒草坡,好走不好走不是问题,只要没人就行。
  快晌午的时候,我来到了一个荒坡上,野草丛生的荒坡。这时候,离着那个镇子至少在二十里地以外了,相信那大胖子不会追我那么远。
  一屁股坐在草窝里,我想哭,但是,哭出来给谁听呢?
  肚子,又饿了,从书包里抓出一把生黄豆,吃着黄豆发呆,在心里叹着气,我这么一直瞎走,到底图了个啥,图了啥?早这知道会是这样儿……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还有点儿恨,那老蛇呀,还有那护村神呀,你们净是叫我帮忙你们的忙了,你们倒是出来帮帮我呀,看看我现在都成啥样儿了,就算出来给我弄口水喝也行呀。
  黄豆吃到一半儿,口渴了,我把书包里那瓶农药拿了出来,拧开盖子看看,里面的水倒是清澈了一点儿,浑的已经沉底了,但是,这、这能喝吗?

  舔舔嘴唇,实在是渴了,嘴唇干的要命,拿着瓶子犹豫了许久,从荒坡上站起身四下看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找水怕是很难。
  又坐回土坡上,看看瓶子,不行就试试吧,给水稀释以后的农药其实也没多大的劲儿,瓶子放到嘴边,掀着瓶子轻轻抿了一小口,不过没敢往下咽,噙在嘴里品滋味儿,味道稍微有点儿怪,但是,感觉好像咽下去也喝不死我,试着给喉咙里咽了一点,明显感觉到咽下去的水,顺着食道流进了胃里。
  等了一会儿,也不觉得怎么样,好像没啥事儿,仗着胆子又咽了一口,又等一会儿,还是没事,一狠心,把嘴里的全咽下去了。
  喝了一口以后,停了好一会儿,也没事,不怎么样,又喝了一口,又停一会儿,还不是怎么样,紧跟着又喝了一大口。
  三口水下肚,我不敢再喝了,我也害怕自己给农药药死,最起码的,等上几个小时再说。
  瓶子盖拧上,面冲着阳光,我躺草窝里睡了起来,这几天就没睡过好觉。
  我这一觉睡的挺沉,也不知道睡到啥时候,突然听见耳朵边上有人喊我,“刘黄河,哎,刘黄河,起来了。”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一瞧,天居然已经黑了,在我身边,站着两个穿着古代衣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