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就在碗里的面给我狼吞虎咽吃的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板车底下“吱吱吱”传来一阵老鼠叫声。
  我顿时一愣,停下筷子,含着满嘴鼓鼓囊囊的面条,扭头朝板车下面一看,就见几只老鼠在板车下面直立着身子,排成一排,可怜巴巴的地看向我手里的碗。
  我看着它们眨巴了两下眼睛,也就在这时候,那只白胡子大老鼠又出现了,咬着几只老鼠的尾巴,又把它们拖进了板车阴影里面。
  我看着板车的阴影里面,慢慢嚼动嘴里的面条,看样子,这几只老鼠也是饿坏了。
  吞下嘴里的面条,很舍不得的看看自己碗里剩下的面,又看看板车下面的阴影,阴影里似乎有东西在跑动着,最后我一咬牙,端着碗走到板车跟前,依依不舍的把面倒进了板车的阴影里面。
  等我转身离开板车跟前的时候,板车下面又传来了老鼠们的吱吱叫声,它们似乎争抢起那些面条了,我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走到门口,空碗放到屋门口,我冲屋里喊了一声:“老奶奶,饭吃完了,碗给您放门口了,谢谢您,我走了。”
  屋里传来老婆婆一声回应,“你慢点儿走,我就不出来送你了。”我点点头。
  离开老婆婆家,顺着他们家门口的土路,继续往南走,一边走,我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刘黄河呀刘黄河,你少管闲事,接着走你的路吧,不过,刚想到这儿,脚下当即绊了一跤,“啪嚓”一下,我摔在了地上。
  这下把我摔的可不轻,差点儿没把刚才吃的面条全吐出来,痛苦的翻了个身,龇牙咧嘴躺地上没起来,眼睛看着天上的星星,心里有点儿恨,老天你真是专煞独根草呀,我他妈都这份儿上了,还折腾我呢。
  四仰八叉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刚想翻身从冰凉的地上爬起来,传来一串脚步声,我仰起头一看,一条人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看身形,像是个女的。
  我躺地上没再动,等我看清楚的时候,来人也发现了我,来人身子顿时一激灵,停在了我身前不远处。
  这时候虽然黑,我也看清楚这人是谁了,是谁呢,就是那个会走阴的小毛他娘,估计在老婆婆家吃饱喝足,这时候要回她自己家了,在她胳膊肘上,还擓这个大篮子。
  小毛他娘这时候似乎也看清我了,说道:“我当是谁呢,是你这小要饭的,好狗不挡道,睡觉别躺路中间儿,快给我让让。”
  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了,拄着木棍一瘸一拐让到了路边上。小毛他娘盯着我犹豫一下,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我扭头看了看她的背影,忍不住脱口说道:“大婶,供仙家得用心供,要不然会遭报应的。”
  我这话一出口,小毛他娘身子顿时一震,立马儿停了下来,回头说了我一句,“你这话啥意思,我咋听不明白呢。”
  我说道:“您心里应该很明白,今天要不是我,您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毛他娘似乎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但是她并不领情,冷哼了一声,“你一个小要饭的懂个啥,少管闲事!”说完,小毛他娘把胳膊上的篮子往身上擓了擓,快步走掉了。
  我看着她快速离开的背影舔了舔嘴唇,对,这她说的没错,少管闲事,早知道会是这样儿,我就不该进院里救醒她。一个走阴的,竟然像是给仙家附上了似的,又唱又说,这正常吗?后来又给一个没啥道行的东西附上,还昏倒了,这也正常吗?小时候,没少听奶奶讲过,仙家报复宿主的事儿。
  都怪自己嘴贱,忍不住冲小毛他娘的背影又大声说了一句:“大婶,您说您在那边儿,给俩小鬼拦着不让进门,说的是瞎话吧?”
  远远的,传来小毛他娘一声冷喝:“小要饭的,滚一边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