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转身又要走,小毛他娘又开口了,说道:“你自己走也行,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教你这些东西的那个老要饭的在哪儿呢?”
  我回头看了小毛他娘一眼,绕来绕去,原来还是想套我的话,我想了想,说道:“我是在外地遇见他的,我跟他在一起没几天分开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小毛他娘“哦”了一声,听她这时候的口气,好像放下心了似的,冲我一摆手,“那你走吧,大婶没啥事儿了。”
  这时候也不用装瘸了,我连头也没回,拎起木棍快速走了起来,很快的,出了他们村子,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又走出去老远,放慢脚步扭回头看看,他们那个村子已经变的模糊不清了,也见没人追来,心里暗松了口气,不过,想想刚才小毛他娘问我的那些话,我感觉,这女人好像有啥事儿,我当时要是真的跟着她回家,这时候,我会是个啥待遇呢,会不会跟之前一样,给我捆树上呢?
  又往前走了没多远,路边出现一棵大树,走进了一看,是棵核桃树,上面还挂着果子。
  走到树底下,我倚着树一屁股坐下,想休息一会儿,不过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发现路对面有一溜小黑影,哧溜哧溜的,好像是啥东西,而且不止一只,一只接一只,这些东西看着比老鼠的个头儿大,一个个身子细长,尾巴很粗。
  我坐在树下没敢动,瞪大眼睛仔细看这些东西,你们猜,这些是啥?
  一队黄鼠狼,能有五六只,第二只咬着第一只的尾巴,第三只咬着第二只的尾巴,在路边排成一片,速度很快,快速从我眼前掠了过去,我就这么看着它们,眼睁睁看着它们跑向了远处,它们似乎也察觉到我了,但是它们一点都不怕。
  我就很奇怪,它们这里的动物,好像咋都这么有灵性呢,之前是一群老鼠,现在又是一群黄鼠狼,我扭头朝四下看看,我这到底是来到哪儿了,这一代咋这么多有灵性的动物呢?
  在树底下休息了一会儿,站起身,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我突然发现不对劲儿了,前面远处黑乎乎的出现一个大屏障,好像是一座山。
  我当即就纳了闷了,这里中原腹地,一马平川,咋会有山呢?可是这黑乎乎的山头就在我前面,而且挡住了我朝南走的去路。
  转念又一想,管它呢,有山就有山呗,我也好久没爬过山了,爬它一回也行。
  很快的,我来到了山根底下,抬起头打眼一瞧,有点儿失望,因为这山也太矮了点儿,与其说是山,不如说是一道稍微高点儿的岭,目测也就几十米的高度。
  在山下边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绕着山延伸到山后面,山上边,也有一条小路,我把这条小山路看了看,顺着这条小山路应该能翻过这道山,要是顺着山下这条路绕远,估计得绕好远。
  最后一咬牙,爬吧,要是绕着山走,不知道要走到啥时候了,爬山虽然辛苦点儿,肯定比绕路近的多,再说了,书包里也没吃的了,山上看着郁郁葱葱的,保不齐上面有野果树啥的,爬树上摘点果实也够我吃几顿的。
  拄着木棍,顺着小路我就爬了起来。不过,有那么一句话,望山跑死马,在山下看着山太不高,等一爬起来,这才知道有多费劲儿,主要是它比较陡,加上天黑,爬着爬着,眼前没路了,乌漆嘛黑的也看见啥,折腾大半天,踩着那些荆棘野草啥的,硬踩出一条路。
  一开始,山是土石掺杂的,野草很茂盛,最后越往上走越陡峭,植物也逐渐减少,到后来,脚下全成了石头,只有石头缝里偶尔冒出一棵野蒿草,我一看,顿时停了下来。这可不行,原本是想走近路的,顺便再摘点儿果子啥的,结果一个果子没摘,还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恐怕等爬到山顶,之前吃的那碗面条就是给我消耗光了。
  回头又往身后的山下看看,也乌漆嘛黑的,估计至少爬上了三分之二的高度,一咬牙,得了,我再回去吧,到那些长着野草野树的地方找找,看能不能找见一棵柿子树、酸枣树啥的。
  顺着自己刚刚开辟出来的路,我又下去了。有道是山上容易下山难,加上天又黑,好几次没一头栽下去,好不容易又回到了野草茂盛的地方,裤子上也给啥带刺的玩意划出一个大口子,肉皮都给我划破了,汗水流到口子上,就像一群蚂蚁在咬似的。
  在半山腰转悠了好一会儿,终于给我找到一颗核桃树,心里挺高兴。之前在那户人家里,我就已经馋核桃了,在路上又看见一棵核桃树,但是我都没敢摘,怕在给人喊住,这时候,这棵桃树,应该没人管吧,三下五除二,我爬到了核桃树上,一口气摘了一书包核桃,高兴坏了,心说,这可够我吃几顿的了。
  从树上下来的时候,因为心里高兴,忽略了树底下是斜坡山地,加上天黑,也看不清楚,身子在树半腰的时候,双手一松树上的枝杈,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不过,脚一着地,这才想起来树下不是平地,但是,已经晚了,脚下一滑,身子直接跟着一斜,稀里哗啦翻地上了,我想站起来,但是已经不可能了,身子失控的开始往山下滚,想留都留不住。
  这一片山坡整个儿都是野草荆棘,还有带刺的灌木酸枣树啥的,可想而知,我这一滚下去,就跟从刀山上滚下去差不多。
  我咬着牙抱着头,身上的衣裳给灌木枝、木刺啥的,划的刺拉作响,这身衣裳估计是要报销了,这还不算啥,没滚几下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没有一块肉是不疼的,疼的都快麻木了,加上滚动下来的力道,摔的我也够呛,脑子里却十分清醒,这是最痛苦的,就盼着能早点停下来,或者早点能滚到山底下去。
  也不知道滚了多久,最后“噗通”一声,我身子顿时一震,脑子传来一阵阵眩晕,就感觉整个天地都在转圈儿,不过,身子却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