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眼看着天色擦黑儿,我从山坡上下来了,为啥这么早就下来呢,为啥我不等到深夜呢?因为我不傻,我还记得昨天夜里那老婆婆说的话呢,夜里走不出去这座山的。昨天已经吃过亏了,今天不能再给困在山上,趁着天还没黑透,我先从山上下来,省得到了晚上再下不来。
  先前说过,山下也有一条路,这条路绕着山脚延伸出去,确切的说,这条路是往东走的。
  山底下这时候没人,我一瞧,这条路对我来说也不安全,搞不好会有人经过,我这时候身上的纸衣裳都快成一片一片的了,绝对不能给人看见。
  我扭头朝路对面的西边看了看,西边是个小山坡,没有路,上面也是乱草丛生的,看样子,很少有人往那里去,我一想,不行先在这小山坡上蹲会儿吧,等夜深了再进村。
  爬上山坡,在山坡上又找个片草窝蹲进去,一直蹲到月亮出来。
  不算圆的月亮,挂在天上清冷清冷的,一阵风吹过来,冻的我直打哆嗦,狗日的已经是初秋了,夏天咋过完的这么快呢。
  我抱着肩膀哆哆嗦嗦从草窝里站起来,一溜小跑冲下山坡,原路返回之前那个村子。
  打心里来说,我不想再回那个小村子了,但是没办法呀,之前在山上也看了,附近这一带就这么一个小村子,往前走又不行,因为前边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再遇见村子,万一翻过这座小山以后,紧跟着是座大山、荒无人烟呢,最保险的就是再回去。
  走了大概能有一个多小时,我又回到了这个小村子里。
  这时候,整个村子都熄了灯,黑漆漆静悄悄的,静的居然连一只狗叫声都听不到。
  其实昨天呢,我已经在他们村里转过一圈儿了,所以的垃圾堆基本上都找遍了,根本就找见没衣裳,今天呢,我就是抱着侥幸心理,看能不能找上一件,昨天没有,不见得今天没人扔呀。
  围着他们村子转起了圈儿,除了把昨天找过的垃圾堆又都找了一遍以外,我还把他们村里的每个胡同都走了一遍。
  还别说,还真有点儿收获,在一个胡同里,给我捡到一条裤子,这裤子还是好好的,黑裤子,干干净净的,穿身一试,裤腿稍微短了点儿,但是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我就纳了闷了,谁把这好好的裤子,扔在这胡同里的呢?
  抬起头朝胡同两边的房子看了看,就见在我左手边的这座房子上面,有衣裳在飘动,我顿时明白了,这是谁家房子上晾的衣裳,这裤子,估计是给风吹下来的,心里顿时挺不是滋味儿的,去垃圾堆上捡人家不要的衣裳,那行,眼下捡人家晾晒的衣裳,跟偷差不多了。
  我又把裤子从身上脱了下来,左右一找,在墙根儿找见一块半截砖,把半截砖用裤子包上,抡起来“噗通”一声,又给人家撂回房上了。撂完我就跑,省得这家人出来,说我给他们家房顶上撂砖头。
  跑出胡同,见没人追来,心里松了口气,但是之前那条烂的不成样子的纸裤子却丢在了胡同里,这时候就算再捡回来也穿不上了,下半身就剩下一个小裤衩了,挺无奈的,冷就不说了,它主要是丢人,索性这是在外地,这要是在我们村子,半夜再给人看见,第二天就成了我们村里的特大新闻了,谁谁谁家的孩子,半夜不穿衣裳可着村里乱跑,这名头一出来,弄不好将来连媳妇儿都娶不上了。
  离开这条胡同,我又钻进了另一条胡同里,你说邪门不邪门,我在胡同里又捡到了一条裤子。
  这次我没着急穿,抬头朝胡同两边的房子上看了看,更邪门儿了,这两边的都是瓦房,瓦房都是斜坡的,衣裳不可能晾在上面。
  拎着裤子又在胡同里来回找了找,整个儿胡同里没有一家在房顶上晾衣裳的。
  拎起裤子又看了看,不是刚才那件,这件好像不是黑色的,不过,啥颜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会把这好好的衣裳,扔胡同里的呢?
  忍不住抬起头又朝天上看了看,心说,难道又有啥仙家见我可怜,来帮我了?
  胡同里有过堂风,吹的我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转念一寻思,天这么冷,我还是先把裤子穿上再说吧。
  这条裤子,明显比之前那条合身多了,之前那条穿上以后,露出脚脖子十多公分,这一条,至少把脚脖子盖上了,看来帮我的仙家也看出之前那条不合身,又给我弄了条合身的,我心说,要真是哪位仙家在帮我,那就在给我再弄件衣裳吧。
  刚想完,“啪嚓”一下,落我头上一件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