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82,院里的四个人见我进院儿,扭头看看小毛他娘,再看看我,都有点儿傻眼了,那个尖酸的妇女首先回过了神儿,一张嘴,看样子想要冲我说点儿啥,旁边的老婆婆赶忙拉了她胳膊一下,尖酸妇女扭头看了老婆婆一眼,把嘴闭上了。
  我走到小毛他娘跟前,朝小毛他娘看了一眼,这时候,小毛他娘还闭着眼睛,我小心翼翼问道:“老奶奶,您叫我进来有啥事儿呀?”问这话的时候,我是在心里都在打鼓,心提到嗓子眼儿问的,就怕再弄出啥铜片眼睛之类的麻烦事儿。
  小毛她娘依旧闭着眼睛,很荒诞的冲我笑了笑,说道:“我叫你进来也没啥事儿,就是……”话没说完,小毛他娘闭着眼睛,扭头朝身边尖酸妇女那四个人看了看,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到屋里等一下,我跟这小兄弟商量一点事。”
  小毛他娘话音一落,尖酸妇女立马儿不乐意了,说道:“我说小毛他娘,你来俺们家到底干啥来了,跟这小要饭的商量啥呢,你要是找他有事儿,你等把俺们家的事儿办完了你再跟他商量!”
  尖酸妇女这话一出口,她身边的老婆婆脸色顿时大变,一脸惊悚,狠狠拉住了尖酸妇女的胳膊,小声说道:“别胡说了,你冲了仙家了,这不是小毛他娘,走,赶紧跟我进屋。”
  尖酸妇女不服气,一把甩开了老婆婆的手,叫道:“啥仙家,就是小毛他娘在装神弄鬼儿,声音变粗点儿以为我就听不出来了么。”说着,尖酸妇女抬手指住小毛他娘,“给了你那么多东西,一点事儿都没办成,你把东西给我拿回来!”
  小毛他娘顿时一皱眉头,缓缓把脸扭向了尖酸妇女,冲尖酸妇女淡淡一笑,把眼睛睁开了。
  我当时看的真真儿的,尖酸妇女跟小毛他娘一对眼神儿,顿时打了激灵,紧跟着,“哇”地一声哭出来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上了。
  小毛他娘又把眼睛缓缓闭上,对另外三个人说道:“把她抬屋里吧,我不叫你们就别出来。”
  老婆婆识相,“噗通”一声就给小毛他娘跪下了,双手合十冲小毛他娘不停磕头,嘴里战战兢兢叨念着:“菩萨显灵了、菩萨显灵了……”
  小毛他娘一摆手,“别磕了,先进屋吧,你们家的事儿,稍后我会帮忙的。”
  憨厚男人过来把老婆婆从地上扶了起来,包括那老头子在内,一家三口一起双手合十,冲小毛他娘又拜了拜,随后,三个人抬起地上痛哭流涕的尖酸妇女进了屋。
  我眼睁睁看着三个人把尖酸妇女抬进屋里,一到屋里,尖酸妇女立马儿就不哭了,不过房门已经给他们关上了,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小毛他娘闭着眼睛把头又转向了我,冲我笑了笑,我朝她闭着的眼睛看了一眼,暗暗咽了口吐沫。小毛他娘刚才用的,应该就是眼神迷惑人的法子,通过眼睛对视,迷惑住当事人的心智,让当事人做出不由他自己控制的举动,这就是修行畜生迷惑人的三种方法之一。
  我给自己鼓了鼓劲儿,仗着胆子问,“老奶奶,您到底有啥事儿要跟我商量呀?”
  小毛他娘收住了笑容,一脸郑重的说道:“我想请你给我们评评理……”
  评理?啥意思?我顿时一愣,忙问:“老奶奶,您、您说的这话,啥意思,评啥理呀?”
  小毛他娘不再理我,扭头把脸冲向了板车那里,大声冲着板车底下喊了一声,“评理的人来了,出来吧。”
  “吱吱”、“吱吱”板车下面的阴影里顿时传出几声老鼠叫,紧跟着,从板车下面的阴影里钻出几只老鼠,正常老鼠的个头儿,几只老鼠贼眉鼠眼的、怯生生看向我跟小毛他娘。
  就在这时候,小毛他娘猛然一回头,冲着屋子窗户那里吼了一声,“不许偷看!”一嗓子下去,屋里院里的电灯“刷”地一下全灭了。
  我眼前顿时一黑,赶紧把眼睛闭上,转动起眼睛珠子,这是让眼睛快速适应黑暗的。
  也就几秒钟的功夫,等我再次把睁开眼睛的时候,小毛他娘身边居然多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儿,老头儿又瘦又矮,穿着一身黑,除了一脸的白胡子以外,浑身上下没啥能让人在意的地方了,不过乍一看见这老头儿,我先是抽了一口凉气,心说,这老头儿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在老头儿的脚边,蜷缩着几只老鼠,畏畏缩缩,全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
  老头儿双手抱拳,冲我拱了拱手,说道:“小兄弟,谢谢你昨天施舍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