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施舍的饭?我顿时一愣,不过很快明白了,昨天晚上我把那少半碗面条倒在了板车底下。
  我又一打量眼前这老头儿,心说,这老头儿,不会就是昨天晚上那只长着白胡子的大老鼠吧?我紧跟着又一想,那只大老鼠,不就是小毛他娘说的“大黑仙”吗?那“大黑仙”要真是眼前这个白胡子老头儿……
  我眼睛看向了小毛他娘,小毛他娘这时候已经把眼睛睁开了,眼睛珠子里冒光,不错神儿盯着我,我心说,大老鼠要是这老头儿,这老头儿要是“大黑仙”,那现在附在小毛他娘身上的这位,又是谁呢?
  扭头再看看白胡子老头儿,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两位,谁是小毛他娘供的‘大黑仙’?”
  “我是!”
  我顿时一愣,小毛他娘跟白胡子老头儿居然异口同声说“我是”。
  小毛他娘说话了,“小兄弟呀,我今天就是想请来你评评这个理。”说着,小毛他娘抬手一指白胡子老头儿,“他们全家受着香火供奉,不办实事儿,小毛他娘每次给人办事儿,都是我帮着办的,你说这老鼠做的对吗,是不是该把那些供奉给我让出来呢?”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听小毛他娘说的这意思,好像“大黑仙”只是个摆设,暗地里都是附在小毛他娘身上这位应的事儿,要是真是这样儿,这白胡子老头儿,好像有点坐享其成不要脸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白胡子老头儿也开口说话了,白胡子老头儿没有小毛他娘的声音高亢,显得有点儿没底气,白胡子老头说道:“我跟小毛他们家有渊源,我是来报恩的,小毛他娘就一直供着我,我道行浅,只能帮她办点小事情。”说着,白胡子老头儿看了小毛他娘一眼,接着说道:“后来,遇上一件大事,我管不了,就到山上把这位黄娘娘请来了,黄娘娘就帮着小毛他娘把事儿给办了,小毛他娘就摆了很多供品送给我,我把这些供品,全都送给了黄娘娘,后来黄娘娘就不请自来,一直过来帮忙……”
  白胡子老头儿说到这儿,小毛他娘冷冷斜了他一眼,白胡子老头儿立马把还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我也干咽了口吐沫,原来是这么回事儿,眼睛看看小毛他娘,心说,她这好像有点儿想雀占鸠巢的意思吧,不过像这种事儿,在仙家那一界里,也不是没发生过,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佛争一炉香,很多修行的畜生,也经常争抢香火旺盛的庙宇,过去我好像说过,咱们一般上香磕头的庙里,很多都不是正神,因为正神很少显灵,一般都是些偏神,偏神就是正神身边的执扇、牵马等等,很多连偏神都算不上,天上的仙家是有数的,咱全中国大大小小多少庙宇,不说别的地方,光我们家这个村子里大大小小就有六座庙,以此类推,全中国能有多少座?就算把天上的仙家撕碎了都不够分的,所以,很多在庙里做台的,都是野仙,也就修成道行的畜生,它们享受着香火供奉,给人们办点小事儿。或许有人会问,它们抢了正神的庙,那些正神不找它们麻烦吗?一般不会找它们麻烦,因为它们享受香火的同时,也是在为那些正神树立名头,香火是这些野仙享用了,但是挣来的名声都让那些正神得走了,有些正神还专门提点这些野仙,行了,不能再说了,言归正传。
  白胡子老头儿说完,小毛他娘说道:“很多事都是我帮着他办的,他根本就办不了,你说他是不是该把供奉的位置让给我,总不能我帮着他办事儿,他吃着供奉吧。”
  白胡子老头儿立刻争辩道:“小毛他娘供的是我,又不是你,我为啥要让给你呀!”
  我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本来我还有点儿偏向白胡子老头儿,因为他好像处于弱势,但是白胡子老头儿这话一出口,叫我感觉他们这两家,好像都不怎么讲理,不过,我不能得罪他们,本来就不关我啥事儿,我现在被迫搀和进来,城门失火殃及无辜,我要是多说一句话,弄不好把两家都得罪了。
  我小心翼翼说道:“你们两家把供品分一分,一家一半儿不就不行了嘛?”
  白胡子老头儿顿时一摇头,小毛他娘说道:“那怎么能行呢?你见过有两家仙家分一桌供品的吗?”
  这个还真没见过,奶奶给家里那些仙家上供的时候,都是分开给仙家上的,虽然供品一样,但是都是一份儿一份儿分好的,一家一份儿,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就像过年走亲戚,你总不能拿着一份礼,走两家亲戚吧。
  小毛他娘回身坐回了椅子上,眼睛还是不错神盯着我,说道:“小兄弟,你说吧,是让他把供奉的位置让出来呢,还是我带着子孙离开呢?”
  我看看小毛他娘,又看看白胡子老头儿,心说,你们叫我咋说呢,你们为啥这把难题推给我呢?
  我说道:“老奶奶,老爷爷,你们仙家自己的事儿,我看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我是一个普通人,我帮不了你们。”
  小毛他娘一摆手,说道:“我们现在就听你一句话,你说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
  白胡子老头儿跟着点了点头。
  我干咽了口吐沫,心说,你们觉得我是玉皇大帝呀还是如来佛祖呢,我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真能听我的吗?我现在不管选谁,我都得得罪另外一个。
  我又说道:“你们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该咋办,我就是一个小孩子,我懂个啥呀,你们还是去找别人问问吧。”
  白胡子老头儿说道:“本来我们也不是找你的,是找你身边那位的,谁知道你身边那位,非得要我们俩来问你……”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