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在旁边一听,这不是废话吗,要是过的好,还会回家托梦,还会回家要吃要喝要衣裳穿吗?我对男说道:“大叔,您看着大婶,我来问吧。”
  憨厚男人看我一眼,点了点头,蹲下身子搂住了地上哭的泣不成声的妇女。
  我朝老婆婆看了一眼,说道:“小弟弟,你别怕,你爸妈、你爷爷都在这儿呢,有啥话就你说吧。”
  老婆婆扭头看了我一眼,“我饿、我冷,还有人一直打我……”
  这话一出口,地上那尖酸妇女哭的更伤心了,老头儿也蹲下身子,抹起了眼泪。
  我又问:“你爸妈给你捎去的钱跟衣裳都弄哪儿了?”
  老婆婆哭着说:“都给人抢走啦。”
  男人这时候抱着尖酸妇女抬起了头,问道:“谁抢的?”
  老婆婆回道:“我不知道,是个老头儿。”
  我扭头冲男人问道:“你家孩子埋哪儿了?”
  男人看我一眼说道:“就埋在南边的山坡下面了。”
  “这么远?”我顿时一愣,男人说的山坡,就是之前我爬的那座山,离他们这里估计能有十来里地。
  男人说道:“村里人说,孩子埋的越远对家里越好,孩子魂儿不会回家。”
  我扭头朝老婆婆看看,心说,这不还是回来了。
  我又问老婆婆,“那老头儿,是不是住在你旁边?”
  老婆婆点点头,我也点了点头,扭脸问男人,“你们还有啥问孩子的吗?”
  男人摇了摇头,尖酸妇女这时候把头抬起了,哭着叫道:“孩儿呀,妈想你呀。”
  老婆婆顿时又挪了挪身子,看样子像朝妇女过来,但是身子还是纹丝不动,我对尖酸妇女说道:“大婶,你可不能说‘想’这种话,要不然孩子魂儿就舍不得走了。”
  随后扭头对老婆婆说道:“没啥事儿了,你先回去吧,一会儿你爸妈就去给你送钱送吃的。”
  我话音一落,老婆婆顿时身子一震,头一耷拉,慢慢的坐回了椅子上,尖酸妇女见状,又哭嚎上了,就跟又经历了一回生离死别似的。
  我为啥着急让孩子鬼魂走呢,因为像这种招上来的魂,一般都不能呆多长时间,呆的时间越长,对这魂魄越不好。
  我对妇女说道:“大婶,您别哭了,跟大叔准备点东西,一会儿到您孩子坟头烧烧吧。”
  男人一听,小声劝起了妇女。
  我扭头又朝老婆婆一瞧,老婆婆坐在椅上耷拉着头,一动不动,我轻轻喊了她一声,“老奶奶。”没一点儿反应,我心说,这不应该呀,那孩子魂儿走了以后,老婆婆的魂儿就该回来了,又喊了一声,还是没反应。
  这时候,老头儿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可能也觉得不对劲儿了,几步来到老婆婆很边,推着老婆婆的肩膀又喊了两声,还是没反应,老头儿把手伸到老婆婆鼻子底下一探,我见他脸色顿时一变,忙问老头儿,“咋了老爷爷?”
  老头儿一脸惊骇,“没、没气儿了。”
  我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放到老婆婆鼻子下面一探,确实不见喘气儿了,这时候,尖酸妇女不哭了,憨厚男人也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
  我暗暗干咽了口唾沫,这老婆婆魂好像还没回来,不会出啥事儿了吧,黄山奶奶呢,跑哪儿去了,咋也不管管呢,这要是追究起来,他们家里人搞不好会说是我把老婆婆弄死了,这要是给我弄到派出所,我说都说不清楚了。
  也就在这时候,老婆婆猛地把头抬了起来,嘴里狠狠抽了一口气,抽气的声音很大,“哎呦……哎呦,可累死我咧,一口气儿来回跑了几十里地。”
  我一听,心“噗通”一下掉回了肚子里,心说,你可吓死我咧。
  老婆婆扭头看了看我们几个,对老头儿说道:“我知道咱孙子是咋回事儿了,前几年死的那个,咱村的那个老绝户头儿,他的坟就在咱孙子旁边埋着呢,不光抢咱孙子的东西,还打咱孙子,我刚去找咱孙子的时候,把他狠狠骂了一顿,他跟我保证他以后不会再欺负咱孙子了。”
  说完,老婆婆扭头又朝我看了一眼,问道:“小兄弟,你到底是啥人呀,出门的时候我没留意,刚才回来的时候,我看见你身上发光,你到底是啥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