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88,“不是。”我连忙摇头,“今天太晚了,咱明天再跟他玩吧,现在该睡觉了。”
  傻大个一听,扭头对大黑驴说道:“花花,该睡觉咧,明天再带你跟气气玩。”说着,轻轻拍了拍大黑驴的脑袋,大黑驴好像听懂了傻大个的话似的,“噗噗”喷了两下嘴唇,一人一驴,看着都挺滑稽的。
  这傻大个家里虽然没有院门,但是有房门,房门还是锁着的,傻大个拉着我很熟练的从窗户钻进了屋里,看样子他经常钻窗户,我跟着也钻了进去。我这时候,就想找个地方呆到天亮,眼前这傻大个虽然傻,但是心眼儿并不坏,再说我这时候就算想离开,他也不会轻易放我走的,既来之,则安之吧。
  进了屋以后,傻大个不知道从哪儿摸索到一盒火柴,“擦”地划着了,我借着火柴光亮朝屋里一看,屋里挺寒碜的,几乎没有啥摆设,在正当门那里放着一张四方桌子,桌子两边放着两把破破烂烂的椅子,西北墙角那里,还放着一张床,床上的被子褥子叠的倒还算整齐。
  傻大个捧着火柴走到方桌跟前,就见方桌上面放着一盏油灯,傻大个把油灯点着了。
  我不解的问道:“大哥,你咋不开灯呢,今天你们这里停电了吗?”
  傻大个扭头看了我一眼,“啥?”
  我一愣,他好像根本不知道我在问啥,借着油灯光我朝屋顶上看了看,整个屋顶根本就没有灯泡跟电线,也就是说,他们家里可能还没有通电呢,随即仔细一回想,还别说,这一路走过来,我还真没在地里见到一根电线杆子,也就是说,他们这里,应该还没通上电呢。在当时那时候,说的是全中国已经达到了小康水平,其实那说的是发达城市,在一些偏远山区,连电都还没通呢,他们的生活可想而知。
  傻大个家里除了当门的方桌跟椅子,还有两个小板凳跟一个简陋的小圆桌,看样子像是傻大个跟他爷爷的餐桌。
  我跟傻大个一人一条小板凳,坐在小圆桌前头。傻大个这时候看着我,嘿嘿直傻笑,笑得我心里莫名其妙,心说,我又不是个女的,你这么看着我傻笑啥呀你。
  我对他说道:“大哥,你困了吧,困就躺床上睡吧。”
  傻大个傻笑着摇摇头,“气气,气气……”好像凭空得来我这么一个弟弟,他还挺高兴的,看着傻乎乎的傻大个,我在心里莫名其妙叹了口气,到底在叹啥,我也不知道。
  大眼瞪小眼在屋里干坐了能有半个多小时,院子里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没一会儿,房门外面的锁传来一声轻响,咔答。
  傻大个顿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傻笑着叫道:“爷爷,爷爷回来咧……”大步朝房门迎了过去。
  与此同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正是傻大个的爷爷,也就是那个老牛头儿。
  老牛头儿风风火火从外面进来了,傻大个这时候刚好迎到门口,老牛头儿看见傻大个就是一愣,旋即反手把房门一关,压低声音对傻大个说道:“爷爷给你带东西回来了,你可别出声儿。”说着,老牛头儿往怀里一摸,掏出个暗灰色的小玻璃瓶子,我一看,好像是药铺里装药的那种小瓶子,能有拳头大小。
  老头牛儿做贼心虚似的把小瓶子塞给了傻大个,“喝吧傻牛,这是爷爷给你带回来的驴血……”
  我一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问道:“老爷爷,喝了这驴血,真的能成仙吗?”
  老牛头儿顿时一个激灵,连忙把小瓶子从傻大个手里抢回去,扭头朝我看了一眼,一脸错愕,“你、你、你咋会在俺们家呢?”
  这老头儿刚才显然就没看见我,我小心翼翼抬起手一指傻大个,“是这大哥把我拉你们家的。”
  老牛头儿很无奈的朝傻大个看了一眼,傻大个冲老牛头儿嘿嘿一笑,“气气,气气……”
  老牛头儿把小瓶子不动声色又揣回了怀里,不痛快的对傻大个说道:“他不是你弟弟!”
  “是、是我气气,他、他喊我哥……”
  老牛头儿扭头又朝我看了一眼,说道:“小兄弟,你走吧,俺们家里不留生人。”
  不知道为啥,这时候一听老头儿要我走,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很不自然的点了点头,不过傻大个不乐意了,“不、不许狗,气气跟我一起喝血。”说着,伸手就去老牛头儿怀里掏。
  老牛头儿一巴掌拍在傻大个手上,“没他的份儿。”扭头冲我喝道:“你还不走!”
  我连忙点头,“这就走,这就走。”说着,我迈脚就走。
  走到房门这里,还没等把脚迈出门,肩膀“咔吃”一下给一只大手掐住了,我顿时一咧嘴。
  “气气不许狗,喝血喝血。”
  扭回头无奈的看了傻大个一眼,我说道:“大哥,我不喝血,我不想成仙,你自己喝吧。”说着,挣了挣肩膀,居然没能挣脱,朝傻大个旁边的老牛头儿求助的看了一眼,老牛头儿立马儿冲傻大个吼道:“放开他,叫他走。”
  傻大个摇摇头,“不中不中。”
  老牛头儿顿时显得挺无奈,好像拿傻大个没啥办法,老牛头儿看看我,问道:“小兄弟,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我一愣,回道:“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么,我从黄河北边过来的。”
  老牛头儿又问:“来我们这儿到底是想干啥?”
  我回道:“我不干啥呀,我就是路过你们这里。”说着,朝傻大个一指,“您叫您孙子把我放开,我这里走,我保证再也不会回来了。”
  老牛头儿转向傻大个,“傻牛,你松开手,要不然爷爷就不给你驴血喝了。”
  傻大个一听,看看我,又看看老牛头儿,露出一脸着急,好像在做啥选择,最后,把我往他身边一拉,“要气气,不要成仙捏……”
  我跟老牛头儿顿时都显得很无奈。
  老牛头儿叹了口气,一摆手,“中中中,咱不成仙了,把你弟弟留下吧。”
  傻大个嘿嘿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