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94,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到啥时候,突然发现眼前亮了,扭头来回一瞧,自己居然在教师里坐着,而且跟慧慧还是同桌。慧慧是谁呢,去看末代捉鬼人,也就是末代1,那里有详细的记录。
  我顿时高兴坏了,慧慧忽闪着大眼睛问我:黄河,你去哪儿了,这么多天都没看见了你。
  我傻笑起来,回道:我、我跟一个老道士……去、去……话没说完,我一想,这不对呀,我咋会在这里呢,老蛇的事儿办完了吗,好像没有吧,那我咋回来了?
  想到这儿,醒了,眼睛慢慢睁开,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厚厚的衣裳,身下,是冰凉坚硬的石头,扭头一看,傻牛在我身边躺着,身上也盖着一件衣裳,那头大黑驴在不远处站着,忍不住叹了口气,我要是能一直在那梦里呆着该多好呀,就不用面对眼前这些残酷的现实了,顿时满身心的惆怅,睡意全无了。
  第二天,我没精打采的带着傻牛下山,因为夜里没睡好,浑身没劲儿,而且头还晕晕的,自己摸摸额头,好像有点儿烫。
  走走停停,来到山底下的时候,居然已经快晌午了,傻牛这时候吵着说饿了,我往书包里一摸,摸出四个火烧,这是傻牛家那邻居给的。
  两个人在山底下找个地方坐下,我一边啃火烧,一边朝前边看,可能因为阴天的缘故,前边看着雾蒙蒙的,不远处,又是一道山,只能看见山的下半截,看不见上半截,因为上半截都给雾气罩住了,感觉这座上比前边那两座还要高一点儿。
  吃完火烧,再次招呼傻牛上路,很快的,我们来到了第三座山的山脚下,抬头往山上一看,我顿时苦笑起来,这座山不但陡峭,还高的要命,扭头在山下找找,根本就没有上山的路,也就是说,这座山可能就没人上去过。
  就这时候,傻牛说话了,“王……黄河,你看、你看……”我扭头朝他一看,他抬手指着山根的一片草丛,我朝那草丛里一看,草丛里居然有一条给啥东西踩踏过的痕迹,不像是人踩的,像是动物踩出来的,要是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痕迹顺着山体弯弯曲曲,一直朝山上延伸过去。
  我一合计,顺着这痕迹,好像能上去,之前他们村里人也说了,两天就能翻过这些山,说明这山也能翻过去,现在已经走了一天多点儿,再花一天多的时间,应该就能翻过去了,连忙招呼傻牛,上山。
  一开始,山壁有点儿陡峭,往上越走,山坡越平,比之前那两座上爬起来还要轻松,眼看快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那头大黑驴叫了起来,叫完以后,任凭傻牛怎么扯缰绳,死活不往前走了,而且,浑身直哆嗦,好像给啥吓着了似的。小时候听奶奶说过,说过去我们村北边那山里有狼,那狼一叫,村里的牲口就浑身哆嗦,
  我朝四下看了看,眼下这山上,不会也有狼吧,要不然这大黑驴不会吓成这样儿,不过,看着好像啥都没有,山上的草也不算高,大多地方都露着石头,一眼过去一望无际。
  傻牛这时候喊我:“黄河,拉缰绳,拉缰绳。”
  我走了过去,傻牛把缰绳塞进我手里,示意我拉着缰绳往山上拉,他走到大黑驴屁股后头,用肩膀抵在大黑驴的屁股上,“狗、狗、上山!”推着大黑驴往前推,我一看,傻牛这么卖劲儿,我也拉吧。
  两个人一个在前面拉着,一个在后面推着,勉勉强强让大黑驴又往前走了十几米,两人累的都冒了汗,不过,再往前拉,大黑驴不但不再往前走,撤着身子往后扯了起来。
  傻牛急了,大叫一声,“狗!”可劲一推,居然把大黑驴两腿前腿推跪下了,这还是上坡,这该有多大的劲儿呢,不过大黑驴一跪下,身子把持不住了,别忘了我们这时候是在爬山,脚下都是斜的,紧跟着大黑驴就翻在山坡上了。
  我朝傻牛喊了一声,“快躲开!”话音没落,大黑驴骨碌碌从傻牛身边滚了过去,所幸没撞着他。我这时候想扯住缰绳,但是冲击了太大,我要是一扯,非把我也带下山不可,连忙把缰绳一松。
  大黑驴噗通噗通滚了几下以后,居然站了起来,不过,连回头看都不看,直接朝山下冲去。
  傻牛顿时歇斯底里大喊了一声:“花花……”转身朝大黑驴追去,一驴一人,一前一后,我一看,我也别傻站着了,追吧,不过,这半天算是白爬了。
  眼看大黑驴跌跌撞撞快要跑到山脚下的时候,我心说,下了山你要跑,就往东跑,可别往西跑,往东跑能绕出去,往西跑越跑山越深。
  谁知道,怕啥来啥,大黑驴这时候可能也惊了,跑到山底下一调头,朝西跑了起来。
  我顿时一跺脚,这驴日的!
  追到山底下以后,傻牛大呼小叫也朝西追了起来,我一看,我也追吧,管他呢,追到哪儿算哪儿吧。
  这西边,是南北两座山形成的一个道“v”字型的山沟,越往里跑越窄。
  也不知道追了多远,前面那大黑驴没影儿了,毕竟我们两条腿的跑不过它四条腿的,傻牛停了下来,嘴里绝望的嘟囔着:“花花,花花……”
  我这时候跟他并肩跑在一起,见他停下,我也停了下来,“傻牛哥,没事的,花花丢不了,咱歇一会儿在追。”
  说着,我扭头朝四下打量了一下,顿时一愣,这是到哪儿了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