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傻牛离开了,我使劲儿眨了眨眼睛,转头对老婆婆说道:“老奶奶,您能不能再给我找几样儿东西,我能叫您孙女早点儿醒过来……”
  我又给老婆婆列了几样东西:公鸡血、艾草叶、明矾、童子衣。
  这几样儿东西里面,最不好找的居然是公鸡血,老婆婆跟我说,他们村里没有公鸡,养的都是下蛋的母鸡,我一看,算了,拿我的血代替吧,还有那童子衣,我身上的衣裳刚好也能用上。
  大概花了大概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老婆婆把艾草跟明矾找来了,艾草是在野地里找到的,我跟她一起去的。至于明矾,老婆婆家里就有,过去那时候发酵粉还不怎么流行,蒸馒头发酵的时候,用的还是明矾,所以家家都有这东西。
  找齐了物件儿以后,我咬着牙把自己的手指头扎破,在女孩嘴里滴了几滴,然后,我让老婆婆用艾草叶泡水,洒遍女孩全身,最后,把明矾用擀面杖碾碎,放进碗里,再把碗里兑上一些水,让老婆在女孩的两脚脚心,肚脐上三寸,两胸之间,还有眉心,各点上几滴明矾水,用手指头按住,揉动几下,当然了,这个,我是不能亲自动手做的,我连里屋都没进,站在外面隔着门帘教老婆婆咋做,等老婆婆做完以后,我把自己身上的衣裳脱了下来,递进里屋,让老婆婆把女孩的上衣脱下,把我的衣裳给她盖上去。
  一翻折腾以后,老婆婆从里屋出来了,擦擦脸上的汗,问我:“黄河,咱这么弄,小霞就能醒了么?”
  我说道:“最晚今天天黑就能醒。”
  老婆婆又问:“那你咋不早告诉我这法子呢?”
  我把脸扭向了别处,含糊其辞的回了老婆婆一句:“自己醒来是最好的。”
  法术跟其实跟药一样的道理,是药三分毒,法术,不管是正术,还是邪术,都是违背天地自然循环的,对于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影响,眼下给女孩用的这个,就跟催产针似的,强行催醒,这可能会导致她醒来以后,迷迷糊糊的,最少也要迷糊上一两天。
  转身走到屋门口,我朝外面看了看,傻牛这时候一直不见回来,说明他没看见罗五两个,不过,我还是有点儿担心他,对老婆婆说道:“老奶奶,您孙女一会儿应该就能醒了,您在家里守着她,我到外面去看看我哥。”
  老婆婆说道:“你不会趁空儿跑了吧?”
  我无奈的笑了,“老奶奶您放心,要是想跑,我早跑了,您放心好了。”
  出了老婆婆的家门,我径直朝他们村南走去,快到村南口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傻牛在路边坐着,一动不动,我走了过去,就见他盯着村外的土路一丝不苟,我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他顿时一个激灵,扭头朝我看了过来,我笑着问道:“傻牛哥,看见那俩坏人了吗?”
  傻牛傻傻的摇摇头,“没、没有。”
  我打眼朝远处看了看,连绵起伏的大山,山脚下那条小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看样子,罗五两个已经走远了,而且罗五好像并没有撒米找我。
  我从身上掏出一个根烟点着,抽着烟蹲了下去,陪傻牛一起看向远处的小路,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傻牛脸上一脸呆滞,我感觉他心里在埋怨我。
  这时候大概是下午将近五点钟的样子,在村头呆了好一会儿,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从地上站起身,拍拍傻牛的肩膀,“傻牛哥,回去吧,老奶奶那孙女也该醒了,咱跟她说一声,离开这里。”
  傻牛慢吞吞从地上站了起来,问道:“真的不要花花了么?”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俩坏人正在抓我,咱要是带着花花一起走,很容易给坏人抓到。”
  傻牛狠狠说道:“坏人抓你,我、我打坏人!”
  我说道:“走吧,你打不过他们。”
  回到老婆婆家里,老婆婆的孙女确实已经醒了,而且精神恢复了正常,虽然虚弱的还不能下床,但是老婆婆已经高兴的不得了,见我们俩又返回,更加高兴了,叫我们俩在家里先坐会儿,她到外面去一趟,说要弄点好菜,给我们做一顿好吃的。
  我本来想跟她说一声,直接离开的,但是,傻牛一听好吃的,顿时欢天喜地吵着要吃,我一看,让他把大黑驴留下,已经算是戳他心窝了,现在要是再强行拉着他离开,好像真有点儿对不住他了,一合计,算了,耽误上一会儿,叫他好好吃一顿吧,就当我给他赔不是了。
  老婆婆到外面去了一趟,也不知道带回来点儿啥,随后煎炒烹炸,折腾两三个小时,最后,摆了一大桌子炒菜跟油炸食物,有些食物,我长那么大都没见过,老婆婆说,那是用他们这里上山的野菜做的。
  傻牛嘿嘿傻笑着,饿死鬼投胎似的吃上了。
  吃饱喝足以后,我让老婆婆给我们水壶里灌满水,老婆婆又把没吃完的油炸食物,用纸包了好几包,给我塞书包里了。
  我让傻牛把大黑驴身上的包袱解下来,背到他自己身上,跟老婆婆道别,老婆婆打心眼儿里不想我们俩离开,一再挽留。
  傻牛跑到院里抱着大黑驴脑袋,依依不舍,“花花,我跟气气走捏,以后,你要听奶奶的话,听话哦……”
  离开老婆婆他们村子,一路朝南走,眼看着来到山底下了,我刚要招呼傻牛爬山,从我们身后,稀里哗啦传来一阵蹄子声,我跟傻牛同时回头一瞧,就见一条大黑影,快速朝我们跑了过来。
  傻牛眼尖,激动地大叫一声:“花花!”
  我心里顿时一急,这狗日的死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