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或许南北奇术有差异的缘故,这里面的东西,我一样儿都不认识,有些东西看上去还阴森森的,我怕这里面有啥咒,没敢直接用手碰,在身边撅了一根木质茎的野草,拿着野草棍在这些东西里面来回拨拉。
  拨拉了没一会儿,给我找到一个鹌鹑蛋大小的圆球,把圆球从包袱里拨拉出来一看,正是护村神神像的眼睛,又拨拉几下,很快又找到了另一只。
  把两只眼睛拿在手里,我长长松了一口气,总算完成了一件事儿,与此同时,我发现这些物件儿里还有个用红布包裹的东西,能有拳头大小,这里面会是个啥呢?看着包裹的还挺严实,感觉这里面的东西对罗五应该很重要。
  那时候年轻,好奇心上来了,把红布包从包袱里拨拉出来,小心翼翼打开了,打开一看,一眼下去,心里顿时一跳!忍不住在心里大骂了一句,狗日的老蛇,叫我往南走往南走,原来,这破铜牌的物件儿,就在罗五身上!
  冥冥之中,难道真的有定数?
  我赶紧把红布包又给裹上了,要是之前没答应给护村神找眼睛,这东西我还不知道啥时候能找见呢!
  这到底是个啥,打死我都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把红布包紧紧塞进自己怀里,贴肉藏下了,千辛万苦呀,这一路上我遭了这么多罪,因为啥,不就因为它吗,这下总算是找到了,谢天谢地呀。
  我给自己稳了稳情绪,缓了一会儿激动劲儿,冲疤脸摆摆手,示意他把包袱系上,拿上包袱离开吧。
  疤脸这时候一脸茫然,冲我傻傻点了点头,或许我拿走包袱里的眼睛跟红布包,对他来说,并没有啥感觉,而且他好像根本就不理解我为啥要拿这两样儿东西,叫他紧张的,只是他包袱里那些钱跟吃的。
  疤脸把包袱系好,两个大包袱全都挂在了他脖子里,我示意傻牛,帮他把罗五的尸体,放到他背上。
  疤脸背着罗五的尸体,头也不回,落寞朝北边山的方向走去,他可能是想背着罗五的尸体爬山。
  我暗松了一口气,他只要不往南边村子的方向走就行,最起码的,暂时不会有人知道罗五死了,也就不会有人上公安局报案,这可是人命案,虽然傻牛是个傻子,但是他毕竟是打死了人,总要有人找来过问的。
  我一拉傻牛的胳膊,“傻牛哥,别看了,那个坏人成仙了,咱去看看花花吧。”
  “花花?”傻牛顿时回了神儿,他似乎这时候才把大黑驴又想了起来。
  走到野草扑倒的圈子跟前,我一拉傻牛,停在了圈子边缘上,没再往圈子里面去,打眼朝大黑驴身上看看,说真的,大黑驴除了肚子跟嘴以外,全身都是黑的,加上这时候是夜已经深了,乌漆嘛黑的,看不清之前落在大黑驴身上的东西到底还在不在。
  我又招呼傻牛一声,拔枯草,越多越好。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拔了一大搂枯草,我用火机把草点着,扔进了圈子里,借着火光打眼再一瞧,那些牛虻一样的飞虫还在大黑驴身上落着,我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些,到底是些啥玩意儿呢?
  扭头朝左右看看,我找棵树撅根树枝,但是周围并没有树,蹲下身子在草窝里摸索起来,很快的,给我摸到一块小石头,我让傻牛往旁边多闪闪,离圈子远点儿,我抄起石头朝大黑驴身上砸了一下。
  不过,大黑驴连动都没动,落在大黑驴身上的那些玩意儿,也是一动不动,好像粘在了大黑驴身上似的,我本想石头砸下去惊飞它们,也好看清它们到底是啥。
  “花花……”就在这时候,傻牛冲大黑驴喊了一声,迈脚要往跟前去,我赶忙拦住了他,“不能过去,傻牛哥你放心,花花没事,我会想办法把它救醒的。”
  话音刚落,就见从远处村子的方向,传来两道车灯光,车的速度还挺快,好像就是朝山边这里过来的,我心说,汽车咋会来这里呢,一会到山边儿就走不动了,来这里干啥呢,再说了,这深更半夜的,谁会开车来这里呢?想到这儿,我又朝那车的车灯看了看,心里顿时一跳,赶紧招呼傻牛,“傻牛哥,快跑!”
  傻牛一愣,似乎不明白我啥意思,我一拉他胳膊,“快跑,公安局的来抓你了!”
  过去那警车,都是面包车,我对这面包车的车灯太熟悉了,圆圆的灯光,看上去跟俩妖怪的眼睛似的,之前那小舅子,就是开的这种车,也是夜里亮着车灯撵上来,把我们抓回去的。
  拉着傻牛朝野地深处跑去,傻牛嘴里还依依不舍的叫着,“花花,花花……”
  我冲他大叫道:“别管花花了,叫公安局逮着你,就把你弄监狱里了!”
  两个人在草地里狂跑起来,一边跑,我在心里一边琢磨,这不对呀,疤脸背着罗五的尸体往山上去了,他就算想报案,也没这么快呀,那这公安局的警车咋来了呢?这又是谁报的案呢?
  仔细一想,当时在场的除了我们三个……对了,还有那鬼,弄不好他当时就没走,一定是他报的案!
  我顿时一咬牙,狗日的,这笔账,咱俩迟早的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