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大概已经是下午两点多的样子了,回头再朝山腰看看,又看不见傻牛了,我知道,傻牛又蹲到了那丛草窝里了,他在等我回来。
  顺着山路,大步朝前走了起来,想要走到之前那个镇子,大概需要一天的路程,不过这时候,我前边没人堵,后边没人追,再加上就我自己一个人,脚程快了不少。
  一口气没停,在前半夜的时候,我赶到镇子上,这时候,镇子里那些饭店,生意正红火着,全是些吆五喝六喝酒的,闻着诱人的酒菜香味儿,我从编织袋里拿出两个硬馒头,老婆婆家里没啥装水用的东西,所以我也没带水,干巴巴的啃着硬馒头,一边啃,一边朝镇子里张望。
  镇子里跟之前没啥两样儿,没见着警车公安啥的,好像罗五的死,并没有惊动谁,就是不知道疤脸背着罗五的尸体到底去哪儿了,在路上也没见着他。
  啃完馒头以后,我又来到了那条夹沟式的小路前,心里说,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往这里来了……
  从镇子这里,走到凹陷那里,大概得用三四个小时,等我走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记得那天天上好像有月亮,站在山上看月亮,感觉月亮特别的近、特别的亮。
  借着月光,我把凹陷里扫了一遍,之前一直没仔细看过,这凹陷好像是山体滑坡之类的,塌陷出来的,后来里面的土石给人刨出来,形成了凹陷。这里呢,要是按照阴宅风水来看,是一个“困”字局,高山环抱坟冢,按说是好事儿,但是,它前面是一道夹沟,这个在风水上叫“坎”,又叫“拦断”,夹沟对面又是山,这个“屏”,“屏”也有好有坏,但是在这里它是坏的,它挡住了凹陷处的活气,这叫映什么来着,夹沟里要是有水还好点儿,可惜没有,等于是个枯地死局,导致这里死气凝聚,风沉不动,死者亡魂困在这里,很难投胎,久而久之就会作怪。
  当然了,我没有那种通天彻地了的能力,也不懂啥风水,没办法给它们改格局。
  从书包里掏出两张黄纸,放地上画了个圈儿,把黄纸点着,直起身子对几座坟头说道:“你们都还记得我吧?都别怕,我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我是来你们这里找个人的。”
  这时候,地上的黄纸烧完了,我又掏出几张点着,接着说道:“还记得上次让你们拦我的那个年轻人吗?我就是想问问,这里哪一座坟是他的,你们告诉我,这些纸钱就是你们的。”
  说完,我低头朝黄纸看了看,燃烧的很正常,没一点儿动静儿,我又说道:“你们要是不告诉我,你们就得跟他一起受罪。”
  又看看黄纸,还是没动静儿,我从编织袋里把那六根桃木楔子拿了出来,冲几座坟堆扬了扬,“看见这是啥了吗?我要是每个坟头给你们钉一根,你们永世都不能翻身。”
  说完,我又低头看了看黄纸,黄纸已经烧完了,不过,还是没一点儿动静,我一皱眉,这几个鬼还挺讲义气的,放下手里的桃木楔子,又从书包里拿出几张黄纸点着,我说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这几张黄纸烧完,你们要是还没动静儿,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低头一看,黄纸燃烧的还是很正常,我顿时来了点儿火气,冲几座坟堆吼了一声,“别怪我没给你们机会,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说着,拽出腰里的斧头,拿上一根桃木楔子,走到离我最近一座坟堆跟前,桃木楔子立在坟头,抡起斧头,几下子把桃木楔子砸进了地里。
  转回身,回到烧黄纸的地方,我从身上掏出烟,点着抽上了。
  我在等时间,桃木楔子砸进坟堆里不会立刻生效,不过,等上一会儿,坟堆下面那位就知道厉害了。
  坟头打桃木楔这个,寻常人慎用,除非死者跟你有深仇大恨,死后来你家里报复你,你拿它没一点儿办法的时候,去钉它一根,只是这法子有副作用,损阴德折阳寿,不过现在很多地方都火葬了,弄个骨灰盒往公墓里一放,就算你们拿去也没啥用。
  烟抽到一半儿,我脚前的纸灰动了,莫须里的起了一股小风,把纸灰吹动了,我一看,这些鬼真应了那句话了,不见棺材不落泪,赶紧又从书包里掏出几张黄纸,这次没往地上放,拿着点着以后,甩手朝自己的前方扔了出去。
  几张黄纸燃烧着朝地上落下,但是,其中有一张黄纸,烧的很慢,而且好像给风吹着了似的,飘飘荡荡,别的黄纸很快烧完落地上了,它还在那里飘着,直到一点点烧成灰烬,纸灰飘飘荡荡,慢慢地落到了一座坟头上。
  我顿时笑了,狗日的,你跑得了和尚你跑不了庙吧,这就是你的坟!
  我把之前砸进去的那根桃木楔子拔了出来,又从书包里掏出一沓黄纸,在这座坟头画了个圈,黄纸放进圈里点着,我对着坟头说道:“谢谢了昂,来收你的钱吧。”
  随后,我拿上六根桃木楔子,又拿出红线,来到了那流氓鬼的坟头,我知道,这时候他肯定不在,有可能之前还在,我一来,他又跑了,也有可能一直没回来,还在老婆婆家附近,不过,不管他在哪儿,我现在只要一动他坟头,他立马儿就得回来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