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强顺低头瞅瞅我,问道:“黄河,你咋啦,捂着头干啥呀,头疼呀?”
  我把手从脑袋上放下了,摇了摇头。陈辉这时候把胡辣汤吃完了,我朝胡辣汤老板看了一眼,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走吧,路上慢慢跟你们说。”
  起身去找老板结账,老板说,三大碗胡辣汤,四块钱包子,总共七块,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兜里只有六块呀。
  六块钱全掏出来递给老板,回头冲强顺问了一句,“身上有一块钱吗?”
  强顺回道:“一分钱也没有了,都给出租车司机了。”
  我又朝陈辉看了过去,陈辉惭愧的摇了摇头,顿时把脸苦了下来,三个大男人呀,一块钱都没有呀……
  我一脸难色的又看向了胡辣汤老板,把手里的塑料袋递向了他,可怜兮兮的说道:“老板,这里还有六个包子,您拿回去四个吧。”
  老板朝我手里的塑料袋看了一眼,一摆手,走吧走吧,那一块钱不要了。我连忙给老板鞠了个躬。
  离开镇子,顺着山路就要往回走,陈辉跟强顺却停了下来,我回头招呼了他们一声,赶紧走呀。
  陈辉说道:“黄河,咱们还是分开的好,我们在暗中跟着你就行了。”
  我说道:“现在咱不用分开走了,我要办的事已经办成一半儿了。”
  陈辉说道:“那也不行,还有罗五跟那个驼子呢,咱们三个在一块儿不安全。”
  我一愣,看看陈辉,又看看强顺,傻乎乎的问道:“道长,你们不知道罗五已经死了吗?”
  “什么?”
  我这话一出口,陈辉跟强顺显得都很惊讶,我说道:“你们在草地里看见的那摊血,就是罗五的,罗五给我身边的傻大个一石头砸死了。”
  “死了?”陈辉显得有点儿难以接受。
  我又说道:“现在不用再担心他们了,那疤脸,背着罗五的尸体山上离开了,我看那疤脸不懂啥邪术,咱也不用怕他。”
  陈辉沉吟了一会儿,问道:“那傻大个儿?”
  我说道:“我怕他给公安局的人抓了,叫他藏在山上了,你们跟我走,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陈辉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前边带路,三个人一起顺着山边的小路返回。
  一边走,陈辉一边说:“黄河,你这么做可不对呀。”
  我问道:“啥不对了?”
  陈辉说道:“那傻大个儿毕竟杀了人,这是人命案,你让他藏起来,你就犯了窝藏罪,将来弄不好你也得受牵连。”
  我看了陈辉一眼,说道:“我不怕,不过……您说现在咋办呢,总不能叫他去投案自首吧?”
  陈辉缓缓摆了摆手,“不用投案,没人报案就不用投案,像罗五这种人,底子本来就不干净,这些天跟着他们,我也发现,他们是一个邪术家族,像这种家族,家里死了人是不敢报案的,要不然,会牵扯出他们家族里的很多事,罗五的死,他们最多就是报个失踪,或者说,从山下摔下来摔死的,这种事儿我见的多了,那个驼子,背着罗五的尸体上山,弄不好是想找个地方,把罗五的尸体摔下去,然后再报案说是失足落山。”
  听陈辉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暗松了口气,要这么说,公安局的人应该不是抓傻牛了,再者说,我们当时其实属于正当防卫,尤其是我,还是未成年,连身份证都没有,罗五当时要是不死,我们俩就得倒大霉。
  陈辉随即话锋一转,“不过,你得记住,以后像这种事儿,不能再这么干了。”
  我连忙点了点头。
  天擦黑儿的时候,我们来到了老婆婆那个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