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陈辉这时候从包袱里拿出香,走到了山谷中间位置。强顺从身上掏出烟,递给我一根,两个人点着烟,一边抽,一边看着他。
  就见陈辉把香点着以后,因为没地方插,就斜着靠在了一块石头上,然后,跪下来恭恭敬敬磕起了头。我跟强顺随即对视一眼,感觉这老道士当道士都当傻了,啥仙境呀,几块破石头,又是烧香又是磕头的。
  不过就在这时候,傻牛突然“嘿嘿”一笑,我扭头一瞧,他手舞足蹈的说了句,“成仙,成仙捏……”说完,傻乎乎朝陈辉跑了过去。
  我心说,陈辉犯傻,你也跟着他凑热闹呀,想喊住他,不过话还没出口,又一想,算了,自从大黑驴没了以后,难得见傻牛这么高兴。
  傻牛很快跑到了陈辉身边,等陈辉磕完头,他冲陈辉傻傻一笑,跪到香跟前,不停磕起了头。
  强顺这时候抽着烟小声跟我说道:“黄河,这傻牛是真傻吧?”
  我小声回了他一句:“陈辉不是更傻。”
  两个人随即对视一眼,谁也不再说话。
  陈辉见傻牛磕头,显得很高兴,拍拍傻牛的肩膀,把傻牛从地上拉了起来,陈辉转身朝我们俩招了招手,“黄河,强顺,你们俩也过来磕个头吧。”
  我跟强顺又对视了一眼,站着都没动,这时候谁过去谁就是傻子。
  陈辉见我们没挪地方,也没强求,招呼傻牛,两个人一起回到了我们跟前,陈辉说道:“这可是百年不遇的仙境,你们俩真该过去拜一拜。”
  我说道:“道长,好像这也没啥稀罕的吧,要说百年不遇,我跟傻牛哥前些日子就遇上过了,没您说的这么夸张。”
  陈辉见我对这个没啥兴趣,不再说啥,轻轻叹了口气,那感觉,就好像我跟强顺是烂泥扶不上墙。其实我这时候,说真的,对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没啥兴趣,鬼神是有的,精怪也是有的,但是,要说这座环山是啥仙境,我真的没办法接受,也或许,就跟陈辉说的,我灵根太浅,肉眼凡胎的看不出啥仙气儿。
  我问陈辉:“道长,咱现在可以走了吧?”我跟强顺这时候都迫不及待了。
  陈辉无奈点了点头,“走吧。”不过,他回头又看看山体上那些石头,一脸的恋恋不舍。
  几个人转过身还没走,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忙问陈辉:“道长,你刚才有没有看见有啥东西从雾里跑出来了?”
  陈辉一愣,说道:“除了你们三个,没看见其他东西。”随即他反问我,“你们看见雾里有东西了吗?”
  强顺说道:“俺们也没看见有啥东西,就听见有声音,还有一阵风从俺们身边吹了过去。”
  我接着说道:“那肯定是个啥东西,带着风从我们身边跑了过去。”
  陈辉一听,当即显得又绝望又失落,说道:“还是给别人捷足先登了,我就说嘛,像这种仙境,不可能没人发现……”接着,他叹了口气,又说道:“我还打算将来在这里修座道观呢,看来是不成了。”
  听他这么说,我舔了舔嘴唇,我本来想说,那东西应该不是人,做场法事把它请走就行了,随即一想,我要是这么一说,陈辉还不得叫我动手请那东西?说“请”是好听的,其实就“赶”,我把话又咽了回去,老蛇铜牌的事儿我还没弄彻底呢,不想再给自己添麻烦了。
  不过,陈辉这时候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道:“我记得你们家有请仙家的法子,对吗?”
  我顿时干咽了口吐沫,对呀,我还会“请”呢,不过,要是请不好就把那些东西给得罪了,一辈子会跟你没完没了,我可不想惹这麻烦。
  我想了想,对陈辉说道:“道长,从小到大,我奶奶经常教育我,凡事都要讲究个先来后到,这地方又不是咱的,既然人家先来了,那就是人家的,人家又没作恶,咱不能硬抢人家的道场呀。”
  陈辉一脸惋惜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不过,要是能在这里建上一座道观,我此生的心愿也就了了。”随后,陈辉又问:“我能不能建座道观,和这里修行的牲畜共存呢?”
  我说道:“这个、这个基本上也不太可能,您要是在这里建座道观,还是等于跟人家抢地盘儿,时间一长,它弄不好就把道观给您占了,您再供三清啥的,就等于是在供它。”
  陈辉一听,顿时蹙起了眉头,一摆手,“那还是算了,咱走吧。”
  四个人手拉手,一头扎进了雾墙里,沿着原路返回。
  其实当时,我也挺纳闷儿的,因为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你说这些雾,它为啥刚好把那谷口封住呢,周围都是雾,那谷里为啥没有雾呢,而且那山上的石头,就那么凑巧,看着一个个都很像房子?
  云深雾隐处,别有洞天来?后来我回到家里,问了问奶奶,奶奶也没跟我多说啥,她就说了一句,像这种地方,世上多着呢,我问她那里是不是仙境,她一句话都不再说。
  直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那是咋回事儿,百思不得其解,或许可能真有啥仙境吧,记得《周易》里或者“系辞卦”里有那么一句话: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或许真有那么一个地方,像投影似的,机缘巧合的成像到了那片山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