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陈辉说道:“虽说它是庙,但是它是道家的庙。”
  我问道:“您咋知道的呢?”
  陈辉说道:“道家张果老的坐骑就是一头白驴,过去他们村里人看见的那头白驴,应该就是张果老的坐骑,你说,这座庙,我能进吗?”
  “八仙过海呀?”强顺叫道,小时候我们俩都看着这连续剧。
  陈辉朝强顺看了一眼,说道:“张果老确有其人,真名张果,常倒骑一头白驴,世人称赞他,不是倒骑驴,万事回头看。”
  陈辉说完,迈脚进了院子,我跟强顺对视了一眼,这电视剧里的八仙过海,也给陈辉说的头头是道,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辉进去以后,傻牛跟着也进去了,我跟强顺一看,得,我们俩也进去吧,我还交代强顺,“小心点儿,一会儿等进了庙里,你多看看白驴神像身后那俩黑家伙。”
  强顺问我,“小心啥呀?”
  我本想说,小心那俩家伙跳下来用钢叉扎你,不过,我怕这么一说,强顺再不往里面进了,把话又咽了回去,说了句,“没啥,你进去就知道了。”
  来到院里,傻牛可着不大的小院四下找,一边找嘴里还一边叫着:“花花,花花,花花捏?”
  强顺看看他,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个傻子,这么小的小院,一眼就看完了,啥都没有还喊呢。”
  陈辉这时候,从身上掏出香,在院子香炉里点了三根,然后恭恭敬敬磕起了头。
  我这时候,说真的,心里有点儿不踏实,上次灵魂出窍,给俩驴脑袋拿着钢叉追,到现在想起来还后怕呢。
  陈辉磕完头,也不招呼我们,自己又推开驴仙庙的庙门,走了进去,我仗着胆子朝庙里一看,乌漆嘛黑的,一拉强顺,“走,咱也进去看看。”
  傻牛这时候,见陈辉进了庙,他也不在院子里找了,嘴里叫着花花,也走进了庙里。
  陈辉把里面香案上的蜡烛点着了,我对强顺小声说道:“你快看看驴爷神像后边儿那俩家伙。”
  强顺打眼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猛地抬起手,指向了驴仙右手后边那尊神像,“就、就是他!”
  陈辉回头看了强顺一眼,喝了强顺一句,“不许用手指!”
  强顺磕磕巴巴说道:“道长,就、就是他,我刚才看见的就是他!”
  傻牛这时候又傻乎乎在庙里找起了花花,我这时候一拉强顺,小声说道:“咱出去吧,别叫驴爷身后这俩家伙从供台上跳下来再扎你。”
  强顺一听,有点儿傻眼,“啥,还会跳下来扎人呀?”
  “过去就扎过我。”
  强顺脸色顿时一变,比我走的还快,转身出了庙。
  这时候,陈辉又在屋里给驴仙上了拄香,恭恭敬敬的,又磕了几个头。
  我们站在院里朝屋里看着,陈辉磕完头,招呼屋里的傻牛,“傻牛呀,你也过来磕个头吧。”
  傻牛嘴里还在叫着花花,走过去给驴仙磕起了头,强顺这时候,猛地一把掐住了我的胳膊,掐得我抽了口凉气,强顺颤着声音说道:“动了,动了……”
  我龇牙问,“啥动了?”
  “刚才那座神像,动了,低头朝傻牛看了看……”
  我朝那神像看看,根本就没动,又看看强顺,感觉强顺这阴阳眼,真快赶上火眼金睛了。
  磕完头,陈辉跟傻牛一起从庙里出来了,陈辉开导着傻牛,“傻牛呀,你家的花花,成仙了,它知道你今天要回来,专门回家里看你的,你别太难过,成仙是好事。”
  傻牛傻傻的,情绪有点儿低落,“成仙捏?爸妈成仙捏,爷爷成仙捏,花花也成仙捏,我也想成仙……”
  我问道:“傻牛哥,你刚才真的看见花花了吗?”
  傻牛点了点头,我心说,他跟强顺看见的咋不一样呢?扭头朝强顺看了一眼,强顺见我看他,连忙说道:“你别看我,我看见的肯定是一个人身驴脑袋的,跟庙里的神像一模一样。”
  我顿时想不明白了,傻牛不会撒谎,强顺也没有必要撒谎,那他们俩看见的,咋就不一样呢?难道说,傻牛家那头大黑驴,就是驴仙庙里这座神像?
  傻牛没能在驴仙庙找见花花,情绪很低落,我们三个安慰了他几句,一起离开驴仙庙返回村子。
  路上,我一边走,一边问陈辉,为啥傻牛跟强顺看见的不一样呢,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陈辉淡淡的笑了,回了我一句答非所问的话,陈辉说:“黄河呀,我从出家开始,游历这么多年,都没跟你在一起这么短时间遇上的奇事多……”
  这话啥意思?我后来琢磨了一下陈辉这话里的滋味儿,他其实就是在说,他过去没遇上过,他也不知道。
  四个人很快进了村,不过没再往傻牛家里去,由我带着路,来到了村长家。
  这时候,村长家里还亮着油灯,我们把门喊开了,给我们开门的,是村长的老婆,正在家里点着油灯织布。
  村长老婆看见我们就是一愣,不过,很快就把我跟傻牛认出来了,村长这时候已经睡了,她赶紧把村长喊了起来。
  村长看见我就激动起来了,“唷,恩人回来了呀!”
  强顺一听,小声冲我嘀咕了一句,“刘黄河,你可真行呀,上一个村子,那老婆婆喊你山神爷,这回又变成恩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