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121,我看了强顺一眼,感觉他这话里带着戏弄的味道,没搭理他。
  村长很热情的把我们请进了屋里,他们家我已经来过两三次了,家里也不怎么样,不过比傻牛家强多了。
  屋里中堂条几偏左一点儿的位置上,放着一个老式的座钟,我朝座钟瞥了一眼,居然都已经晚上十一点冒头了。
  村长这时候虽然刚刚从床上起来,却显得很精神,让我们几个在屋里坐下,从身上掏出烟,给我们挨个儿递烟,陈辉跟傻牛不抽烟,我跟强顺每人接了一根。
  烟点着,村长坐到我对面,问长问短,问我这段时间带着傻牛都去哪儿了,办了些啥事儿,我身边这两位又是谁,等等吧,反正村长对我是挺好奇的。
  强顺这时候在旁边听的有点儿不耐烦,一个劲儿的冲我眨眼睛,其实我这时候,也不想跟这村长说这么多,随即厚着脸皮对村长说道:“村长,我们这次回来,其实就是路过你们村子,明天天一亮就走,不过……我们四个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实在受不住了,来你们家,就是想要口饭吃。”
  村长听了先是一愣,旋即笑了,不再问啥,冲他老婆叫道:“别织了,赶紧做饭去吧。”
  他老婆放下手里的梭子,从织布机跟前站起身,到外面做饭去了。
  村长对我说道:“家里的饭虽然没啥好的,不过肯定能叫你们吃饱。”
  村长话音还没落,强顺紧跟着说了一句,“有酒吗?”
  有……我差点儿没把手里的烟掉地上,扭过头狠狠瞪了强顺一眼,你这家伙咋这么不要脸呢你!
  村长这时候又是一愣,看了强顺一眼,“有有有,不多,不过够咱们几个喝了。”
  村长老婆给我们做了一大锅面条,村长从里间屋拿出两瓶酒。这酒看样子是他珍藏的,白玻璃瓶子,上面一层灰尘,估计有些年头儿了,就这酒瓶子,是我们小时候才见过的那种,在当时这种酒瓶子几乎就已经绝迹了,现在更看不到了。
  瓶子盖一打开,满屋子酒香味儿,可把强顺这小兔崽子乐坏了。
  我们吃着面条喝着酒,村长在旁边陪着我们,他是配着咸菜喝着酒,一边吃喝一边闲聊。
  陈辉强顺傻牛,他们三个,几乎不说话,强顺只顾着喝,傻牛只顾着吃,陈辉修养很好,吃饭的时候一般不说话,我就跟村长说着,一边吃饭,一边说话,这个是我们家几代人传下来的传统。
  村长就问我,这么些天,都到过啥地方,我就跟他说,翻过他们村南那两道山,后来顺着两道山的夹沟往东走了,再后来到了一个镇子上,那镇子上有个矿场,也不知道在挖的啥东西。
  村长听了就说,那镇子他也去过,听人说,好像是个铜矿。当然了,这个也是村长听别人说的,具体是个啥矿,反正我是说不准。
  又聊了一会儿,村长像想起了啥,返回头问我:“你刚才说,你们是顺着村南那两道山夹沟走的?”
  我朝村长看了一眼,一脸煞有介事的样子,我说道:“是呀,怎么了?”
  村长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又问:“是顺着第二道跟第三道走的吗?”
  我这次没说话,点了点头,这时候感觉村长好像有啥事儿似的。
  村长说道:“幸亏你们是朝东走的呀,要是往西走,你们就回不来啦!”
  一听这话,我顿时一愣,强顺跟陈辉也停了下来,陈辉放下手里的筷子问道:“村长,何出此言呢?”
  村长朝陈辉看了看,好像没听明白陈辉问的这话啥意思,我赶紧解释,“陈道长问您,为啥这么说呢?”
  村长看看我,又看看陈辉,露出一脸惊悚,压低声音说道:“往西走的那山里边儿,邪性呀……”
  我忙问:“怎么邪性了?”
  村长说道:“你先前走的时候,说是往南走的,我也就没跟你说,那西边儿,走上几里地,就会起大雾,你要是再往雾里走,那就再也回不来啦!”
  听村长这么一说,我们三个顿时相互看了一眼,陈辉又问:“你们村里有人进去过吗?”
  村长说道:“当然有人进去过了,不过……不过那都是在过去了,现在没一个人敢往那边儿去了。”
  我问道:“进去那些人,没一个出来的吗?”
  村长一摆手,“没有,一个都没有,别说俺们村里人了,在我小的时候,就是……日本鬼子来的时候,有一天,来了一队日本兵,也不知道他们那是想去干啥,从我们村里过去以后,就顺着那夹沟往西去了,俺们村里有个羊倌儿,刚好在那山腰上放羊,这是他亲眼看见的,说是那些日本兵呀,在夹沟里走着走着,夹沟里就起了雾了,整个夹沟里啥都看不见了,后来羊倌在山腰上就听见那些日本兵,在雾里惨叫,像是给啥东西咬了似的,叫了一会儿,又打起了乱枪,吓得我们村里的羊倌儿,趴山腰上就不敢动弹了,枪声落了以后,雾也散了,羊倌从山腰上站起来往夹沟里一瞧,那队日本兵全都不见了,那夹沟里干干净净,啥都没有。”说完,村长一脸惊悚地看看我们三个,“你们说吓人不?”
  我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那是那日本人活该,杀人放火,老天爷都不想放过他们!”
  陈辉问道:“你们村里人进去,也没出来过吗?”
  村长连忙点头,“谁进去都出不来,后来羊倌把这事儿跟村里人说了,村里有不信邪的,叫牛大胆儿……”说着,村长朝傻牛看了一眼,“那牛大胆儿,就是傻牛爷爷他爹,也就是傻牛的太爷,他太爷兄弟三个,后来又在村里喊了两个人,说是那些日本兵,身上那衣裳、水壶啥的,挺好,他们要是真在夹沟里出了事儿,看能不能扒几身衣裳,拿几个水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