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陈辉点了点头,四个人收拾收拾行李,把傻牛家里能拿的拿走一些。最后,傻牛背着那些衣裳被子,我跟强顺每人扛上一袋子吃的,陈辉除了背着他自己的包袱,还背上了我的书包跟三个水壶,四个人像搬家似的,悄悄离开了他们村子,跟他们村里谁也没打招呼,一打招呼,恐怕又走不了了。
  四个人顺着山边的路,继续往西走,一边走,陈辉一边问我,这里离埋铜牌的地方,还有多远,大概还要走几天。
  我翻着眼皮想了好一会儿,其实我也忘了得走几天了,这时候就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离开家好几年了。最后,我对陈辉说,最少也得半月走吧,我记得路好像还远着呢。陈辉听了皱了皱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着他这样子,我心里很纳闷儿。
  顺着山边的小路一直走,大概走到后半夜的时候,前边没路了,成了个大草坡,山路九十度一个拐弯,朝北拐了,我站在拐弯儿这里看了看,笑了,对陈辉说道:“到了到了……”
  陈辉忙问:“到哪儿了,到地方了吗,你不是说还要走半个月么?”
  我顺着路抬手朝北边一指,说道:“拐过弯再往北走有个村子,那是黄山奶奶的村子,他们这村里,住着一个黄山奶奶,还住着一个黑大仙,一个是黄鼠狼成精,一个是老鼠成精。”
  陈辉听我这么说,脸上顿时冒出一丝失望,我也没在意,转过身又朝身后的半山腰上一指,又说道:“黄山奶奶的道场就在那个位置,那里有个小山洞,我还进去吃过东西、穿过衣裳呢。”
  强顺说道:“刘黄河,你别说那么多咧,我都累死了,他们村里有你认识的人没有,咱们到他家里住一夜。”
  我顿时舔了舔嘴唇,很没底气的说道:“他们村里……倒是有认识的人,不过,不见得让咱们住。”
  陈辉朝山上看看,说道:“我也觉得累了,咱就在这山上找个地方吧。”
  我连忙摇头,:“不行呀道长,这山上邪乎,上去就下不来了,这山不能上。”
  强顺说道:“有你在俺们还怕啥呀,那么厉害的雾你都领着俺们出来咧,这个山咱上去还能下不来么。”
  我看强顺一眼,说道:“你这话啥意思,是咱们一起从雾里走出来的,不是我一个人把你们领出来的,这座山真的邪乎,不能上,我之前早就上过了,不但上去下不来,还差点摔死我。”
  强顺又说道:“你是山神爷你又是仙童,人家还要给你盖庙呢,能摔死你么。”
  这话说的,咋会感觉这么不对劲儿呢,我提高了一点儿声音,“王强顺,我咋觉得你现在老看我不顺眼呢?”
  “谁看你不顺眼咧,我说的不都是实话么,这回要不是跟着你一起从家里出来,我都不知道你刘黄河有这么伟大……”
  我顿时一呲牙,这话说的我都胃疼了。
  陈辉连忙一摆手,“行了行了,你们俩都别说了,不上山了,到村里找个地方,咱也不要惊动别人,到村里找个合适地方,歇一夜。”
  几个人一拐弯儿,顺着路朝北走了起来。到这里这儿,算是再也不顺着山边朝西走了,开始笔直的朝北走。
  十几分钟后,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小村子,这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整个村子看上去乌漆嘛黑的,强顺说道:“这就是住着那啥的村子呀,看着也咋样儿嘛。”
  我说道:“你把你的阴阳眼弄开看看就知道咋样不咋样了。”
  强顺顿时不吭声儿了。
  很快的,我们进了村子,一边走,一边来回扭头找地方,走了没多远,前边突然出现了亮光,强顺又说道:“这个村子是比傻牛那村子强,这个村里还有电呢,你们看,那是电灯光吧。”
  前边,有一户人家院里亮着灯,我仔细一看,心里顿时一跳,正是之前那老婆婆,也就是黄山奶奶所在的那户人家,我赶忙扭头朝旁边一条胡同看了一眼,对陈辉说道:“道长,咱别走这条路了,从旁边胡同里绕过去吧。”
  我说完,陈辉还没说啥,强顺说道:“为啥呀,放着好好的直路不走,为啥要绕路走咧?”
  我说道:“我从他们家门口路过过两次,每次他们家里都亮着灯,每次我走过去就出事儿,现在灯又亮着,弄不好又有啥事儿,我不想再没事儿找事儿了。”
  陈辉一点头,“那好吧,那咱就绕路走,顺便在胡同里看看,有没有合适休息的地方。”
  四个人一拐弯儿,不过还没等走进胡同,从胡同里迎面出来一个妇女,妇女胳膊上还擓着个篮子,那妇女看见我们四个就是一愣,我们双方都停了下来,妇女朝我们几个一打量,“哟”了一声:“这不是那小要饭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