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我一看,这狗日的,咋都知道我怕这个呢,看来想走是没那么容易了。
  我一咬牙,转回身进了老婆婆家的院里,陈辉强顺傻牛,三个人见我转了身,也跟着我转身进去了。
  就见老婆婆家院里,跟过去我来的时候差不多,那板车也还在核桃树底下搁着呢。这时候,在院子中间位置上,摆着一张小圆桌,圆桌上放着香炉焚香、黄纸蜡烛,还有几样供品,像是在弄啥法事。
  老婆婆这时候,在桌子后面站着,她身后放着一把椅子,跟之前一样,不过,院里再没其他人,估计都给她支回屋里去了,屋里这时候黑漆漆的,估计这时候人都在屋里大气不敢喘的猫着。
  一进门我就朝老婆婆走了过去,老婆婆这时候笑嘻嘻看着我,我一看就明白了,一个老婆子,露着一副孩子一样的笑脸,指定是给黄山奶奶上身了。
  我走到老婆婆跟前,直接开门见山问道:“黄山奶奶,您找我有事吗?”
  老婆婆看着我,身子一矮,坐回了身后的椅子上,随后漫不经心说道:“没事就不能跟你叙叙旧吗,你给我找了这么好一个人家儿,我都还没来得急谢你呢。”
  我赶忙说道:“不用谢了,这是您应得的,黄山奶奶,我还有急事,我先走了昂,您忙您的吧。”
  老婆婆笑了,“你能有啥急事儿呀,你们不就是想找地方休息嘛。”
  我一愣,“您咋知道呢?”
  老婆婆笑着说道:“你们还没进村,我那些子孙就已经给我通报过了,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说着,朝我招招手:“来来来,今天晚上都别走了,这里有吃的、有喝的,还有住的地方。”
  我扭头朝桌上供品看了一眼,六个盘子,好像是三荤三素,中间那大盘子里放着一只鸡,居然还微微冒着热气儿,我心说,这供品好像是刚出锅没多久呀,不会真的是专门在这里等我们的吧,亲娘呀,肯定没好事儿。
  我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小心问道:“黄山奶奶,这次……不会又是叫我给您办啥事儿吧?”
  老婆婆笑了,没回答我,扭头冲屋里喊了一声,“都出来吧,把这些供品端屋里,招待这几位贵客。”
  老婆婆话音一落,屋里的灯“刷”一下亮了,从屋里稀里哗啦走出来好几个人,我一看,有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其中就有那个说话尖酸的妇女。
  尖酸妇女一眼就瞥见了我,“呦,我当啥贵客呢,这不是那小瘸子么!”随即看看陈辉他们三个,又上下打量了我好几眼,“咋了,这回带着人来我们家混吃混喝啦!”
  我没说话,心说,鬼才想来你们家呢。
  老婆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妇女冷冷说道:“想有好报,就积点口德!”
  尖酸妇女朝老婆婆看了一眼,“妈……”
  一个“妈”字刚出口,老婆婆顿时把眼一瞪,“看清楚,我是你婆婆吗?”
  尖酸妇女顿时脸色一变,双手合十,冲老婆婆战战兢兢拜了起来,“黄山奶奶恕罪,黄山奶奶恕罪,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看样子,我走了以后,这尖酸妇女又吃了黄山奶奶几次亏,要不然她不会这么紧张。
  从屋里出来的另外几个人见状,跟着尖酸妇女一起拜了起来,老婆婆把手一摆,“行了,都起来吧,把桌上的供品端进屋里,招待我这几位贵客。”说完,老婆婆一转身,自己先进了屋。
  尖酸妇女冲我露出一个难看的笑脸,一边走到圆桌旁端上面的盘子,一边说:“小……小兄弟,你们都进屋里坐吧,外面怪冷嘞。”
  尖酸妇女这时候可是真老实,本来还想喊我小瘸子呢,改口成小兄弟了。
  这时候我们想走,已经不容易了,几个人把菜全部端到屋里,很快又从屋里出来了,尖酸妇女说道:“你们咋还不进去呢,黄山奶奶在屋里等着呐。”说完,尖酸妇女带着几个人,全部钻进了别的屋里。
  我朝陈辉三个人看了一眼,小声说道:“看来咱想走也走不了了,他们这村里,肯定出啥事儿了,咱一会儿进去,最好都别说话,叫咱帮她办啥事儿,咱也别答应。”
  强顺一听,就跟打量外星人似的,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说道:“刘黄河,你这回咋想明白啦,过去你答应别人,不是答应的挺痛快么,脑子终于开窍儿啦,要不是你答应……”
  强顺说到这儿,陈辉迅速冲他一摆手,强顺顿时把话咽了回去,不过,嘴上没停,小声嘀咕了一句,“咱不早就回家咧……”
  四个人前后进了屋,就见老婆婆在屋子中堂椅子上端端正正坐着,旁边桌上,放着那六个菜,菜旁边,还放着六个空盘子。
  我们一进门,老婆婆把我们四个挨个扫了一遍,最后,把目光居然落到了傻牛身上,看了一会儿,嘴里嘀咕了一句:“……童子?”童子前面还有俩字,我没听清楚,好像是啥“还”啥童子,后来问陈辉跟强顺,他们说,他们也没听清楚。
  老婆婆随后冲傻牛一招手,“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