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老婆婆朝傻牛看了一眼,说道:“还是让那个大个子过来倒吧。”
  我笑道:“谁倒不一样吗,我身上俗臭味儿也很重吗?”
  老婆婆看了我一眼,“你的倒是不重,不过……我可受不起呀,还是让那大个子来吧。”
  傻牛又过来给老婆婆倒起了酒,我疑惑地朝傻牛打量了几眼,除了个儿大就是傻,也看不出有啥灵气,也可能是我肉眼凡胎吧。我忍不住问了老婆婆一句:“黄山奶奶,我傻牛哥身上没有俗臭味儿吗?”
  老婆婆看了我一眼,说道:“他身上干净,一点儿都没有,不过呢……”老婆婆欲言又止,好像不想再说下去了,把话给岔开了,“你回去坐下吧,等吃饱了,我有件事跟你说。”
  我忙问:“啥事儿呀?”
  傻牛这时候已经把老婆婆面前的酒杯倒满了,老婆婆居然不再搭理我,冲傻牛一摆手,“行了,你们俩都回去坐下吃吧。”
  坐下吃?这两头儿话都说半截儿,我还能吃得下吗我?傻牛身上没俗气,不过呢,不过什么?吃饱了有事儿跟我说,啥事儿呀?我咋觉得不是啥好事儿呢。
  见老婆婆不再理我,跟傻牛一起坐回了椅子上,这心里边儿呢,像堵了一团似的。
  傻牛跟强顺这时候,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儿,一个傻乎乎的可劲儿吃,一个没心没肺的可劲儿喝。
  我跟陈辉这时候,不像他们俩,都没老老实实吃饭,一是心里不踏实,二呢,两个人一边吃,一边时不时朝老婆婆那里偷看,看啥呢,看老婆婆吃东西呗,头一次见仙家吃饭,新奇呀,没见过。说真的,在家的时候,经常听奶奶说,今天请某某仙家吃饭、明天请某某仙家喝酒,但是,从来没叫我亲眼看过,这一回,算是开了眼了。
  就见这老婆婆,吃东西根本不动筷子,筷子就在她眼前摆着,只用鼻子闻,眼睛看着一盘菜,抽鼻子似的,“哧”地闻一下,偶尔看一下酒杯,砸砸嘴舔一下嘴唇,像是把酒喝进肚子里了。看一下闻一下,就这么吃喝,还津津有味儿的,不是亲眼看见的人,根本想象不到那场面有多诡异。
  陈辉这时候的反应跟我一样,又新奇又惊讶,应该也是第一次见这种阵势,偶尔的,他还朝我这里看一眼,估计他这时候很想跟我再说那句,流浪这么多年,都没跟我在一起这么短时间见的奇事多。其实呢,这些奇事我也是头一次见。
  酒菜吃喝到一半儿的时候,强顺从身上掏出烟,递给我一根,这时候,老婆婆突然说话了,“那小后生,也给我来一根。”
  强顺扭头朝老婆婆看了一眼,惊讶道:“您也抽烟呀?”
  老婆婆看了强顺一眼,“怎么,不行呀?”
  我赶忙说道:“行行行,还是让我傻牛哥给您点着吗?”
  老婆婆一伸手,“把烟给我就行了。”
  我赶忙从强顺烟盒里抽出一根烟,起身走过去,递到了老婆婆手里,老婆婆把烟竖着往桌上一立,过滤嘴朝下烟头朝上,这时候,强顺已经把他自己手里的烟点着了,夹着正在抽,老婆婆抬手朝强顺的烟头上一指,说了句,“借个火儿……”
  强顺顿时吓的把烟扔地上了,就见强顺烟头上的火齐根儿灭掉了,与此同时,老婆婆面前那根烟一闪一闪着了起来。
  这举动,让陈辉都是一愣,不过这个我知道,这是大部分修行牲畜都会用的“移物法”。所幸这时候强顺已经喝的有点儿多了,要不然,非大叫着从屋里冲出去不可,我赶紧把烟从地上给他捡了起来,掏出火机给他点着。
  强顺接过烟,冲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小声问了一句,“黄河,这婆子……不是人吧?”
  我一听,不知道该说他啥好了,我说道:“弄了半天,你就不知道这老婆婆是给仙家附身了么,没听我一直喊他黄山奶奶吗?”
  强顺战战兢兢说道:“我以为她是个得仙气儿的老太婆嘞,谁知道她是给附身了呀,看着也不像呀。”
  我说道:“咋不像了,你把你的阴阳眼弄开,看看像不像。”
  我话音还没落,老婆婆大声说道:“敢开阴阳眼,我保证让他后半辈子啥都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