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作者:途中的旅人  分类:鬼话

  傻牛朝陈辉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陈辉冲他一招手,傻牛朝他走了过去,陈辉伸手把傻牛手里的斧头跟红布绫子要了过去。
  也不知道为啥,我这时候发现傻牛除了我的话,也特别听陈辉的话,我当时认为,可能陈辉也是消瘦的脸庞,跟傻牛爷爷有几分相似吧。
  带着斧头跟红布绫子,我一个人离开了老婆婆家。转眼的功夫,这就来到了山脚下,站在山根儿底下打眼往山上一瞧,跟之前我来的时候差不多,还是漫山遍野乱草丛生,不过这时候已经是深秋季节,草的颜色看着没那么绿了,里面偶尔的夹杂着一些枯黄叶子。
  又朝山脚下这条小路看了看,也还是弯弯曲曲的,直通半山腰。深吸上一口气,我把斧头往后腰上一插,又拿过红布绫子,往腰里缠上两圈儿,打个活扣儿轻轻一勒,不过,勒下的同时,一股子香味儿传了过来,很奇怪的香味儿。
  我用鼻子一闻,居然是这根红布绫子散发出来的,我心说,一根辟邪用的红布绫子,咋还撒了香水呢?转念一想,不对呀,老婆婆家这穷村子,能有人用香水吗?拎起红布绫子一头放鼻子边上一闻,确实是香水味儿,还很像我们班那个身上有狐臭的漂亮女生撒的那种香水儿。
  你们闻过有狐臭的女生撒完香水后的气味儿吗?我闻过,那气味儿,闻着香香的,只是香味儿里面,搀和了别的啥怪味儿,闻上去香香麻麻的。
  这时候的红布绫子,就是这种气味儿,不过,我也没在意,管它啥味儿呢,有味儿没味儿跟我关系不大,眼下爬山才是最要紧,爬上去找见镇山木,打进原来的地方,赶紧回去,省的夜长梦多。
  站在山脚下深吸一口气,给自己鼓了鼓劲儿,顺着小路朝山上爬了起来。
  这座山先前我在夜里爬过一次,那次的具体情形已经记不住了,反正爬起来跟别的山没啥区别,都是一样的累人。
  朝山上大概爬了半个小时以后,忽然,感觉天好像一下子暗了,抬头朝天上一瞧,整个天空居然乌云密布。这都深秋天儿了,咋还有这么黑的云呢,扭头朝四下一看,整个阴沉沉的,大清早的就跟傍晚时分似的,我心说,到底离家好几百里地,不说别的,连天气都不一样了,这要是在家里,深秋天根本不会出现这种天气情况,又朝天上看看,这不会……还想下大暴雨吧?
  转回头继续朝山上爬,爬着爬着,突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就好像有人在我身后跟着,我心说,老婆婆不是说,这座山很少有人爬嘛,心里紧跟着一沉,会不会是傻牛偷偷溜过来了呢?
  赶紧回头一瞧,声音不见了,再朝身下小路上一看,一个人影都没有,又朝身边左右看看,全是齐腰深的野草荆棘,也是不见一条人影。也不知道啥时候起了风,山风吹过,半枯黄的野草随风乱晃,难道刚才那声音,是风吹出来的?算了,不用管它。
  扭回头接着往山上爬,不过,爬了没多远,声音又传了过来,好像离还我近了很多,这次我听的很清楚,是人发出的脚步声,我身后肯定有人。
  猛地又一回头,声音又没了,身下那条小路上还是干干净净的,我转着身子在原地看了一圈,整个阴沉沉的半山腰上,就我一个人。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抬头又朝天上看看,乌云盖顶,忍不住咽了口吐沫,明白了。这山上,果然是不能来呀,这么阴的天,不见阳光,肯定是闹啥邪乎事儿了,对了,会不会是那个给我放出来的东西,它见我山上,从后面盯上我了呢?
  我一咬,转回身继续往山上爬,不管是啥,想对付我、或者想吓唬我,没那么容易。
  这一回我爬的很慢,两只耳朵跟兔子似的竖着,注意力一半儿都放在了身后。
  又爬了没几步,身后的脚步声再次窸窸窣窣传来,很清晰,也很轻巧,给我的感觉就像一头猛兽正在放低脚步接近它的猎物,我忍不住把后腰上的斧头拔出来,慢慢插进了前腰,脚下没有停,继续往山上爬。
  这时候,山风似乎好像大了点儿,山风从野草荆棘缝隙里吹过去,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就好像野兽在哭泣,身后轻微的脚步声,时不时被呜咽声掩盖下去,若隐若现,我忍不住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心说,我这身后,到底跟了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