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楔子
  “我现在可以说给你听了。”

  “现在?在这破牢里?你确定???我靠你早不肯说,晚不肯说,现在愿意讲了?我靠,我靠!诶你为什么又愿意说了?”

  “有感而发吧。”

  “任性,太任性了!我说大哥,我是真想不明白,像你这样的盗墓届大拿,按照正常逻辑不应该一路走到黑的吗,或者金盆洗手了那也是潜逃国外,拿着用国家宝藏换来的横财享受人生,你怎么混得这么落魄呢?”

  “每个人活法不一样。我也不是大拿,运气好活了下来而已。”

  “这个你可别谦虚,我们调查过你,你们这个犯罪团伙,什么仇英啊,宁凡子、严子靖、唐正操还有连那个日本女人,都死了,就你活了下来。”

  “失踪并不代表死亡,我只是最没用的那个,一条烂命,谁也看不上。”

  “你拉倒吧。”

  “就像你,一个优秀的卧底将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我靠,你这是在黑我吗!不和你废话了,你不是要讲你的犯罪生涯吗,赶紧讲,别浪费我的时间。”

  ……

  “16年4月25日,离大学毕业……”

  “天哪,你居然还上过大学,不可思议。”

  “……我睡觉了。”

  “不不不,你继续,继续,不打断你了。”
  第一章 神秘的车祸
  2015年4月25日,离大学毕业的日子已足足过去了十个月。

  凌晨两点,删掉“晓红”这个号码后,我拨通了老鹰的号码。

  “喂……是我……嗯,我决定了,好。”

  半个月后,告别了奶奶和小阿姑,我坐上了开往上海的汽车。

  杭州湾大桥,飞奔的汽车,一望无际的大海,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年前,我正是沿着这条路,开始了一段诡异离奇、险象环生的经历。

  我叫叶丰,今年23岁。
  2015年4月26日,当从上海南站下车的时候,我要做的不是奔往酒店歇脚,也不是去东方明珠旅游,而是急赴一场葬礼。

  宁友根,上海人,上山下乡的时候在宁波定居过,我家曾经的邻居。

  杨浦区,安置房。刚一进门浓浓的香烛味道就扑鼻而来。不算宽敞的客厅里站着两三个人,墙角歪歪斜斜靠着几个花圈。宁友根穿着寿衣直挺挺地躺在门板上,脚后点着碗长明灯,整个人罩在蚊帐里。

  布置灵堂和负责安排的是他之前呆过的养老院的副院长张阿姨,对于她来主持悼念会我很诧异。

  拜祭过爷爷,走完程序之后,我私下里问她:

  “张阿姨,凡子怎么不在?”凡子就是宁凡子,是宁爷爷唯一的孙子。

  “凡子帮其娘昨天就从成都过来了,但是现在还么到,电话也打伐通。我讲虽然宁老爹不是其儿媳的亲爹,噶么也是凡子的亲爷爷侬讲是伐,哪能噶伐心急哦!现在啥辰光了,居然还么到,家里老人去世,就是坐飞机也要快点来呀侬讲是伐,噶大年纪的人这点道理都伐晓得……”

  凡子和我是光屁股长起来的朋友。在我们小学两年级的时候,他跟着他妈妈,也就是郇阿姨,搬走了。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只能从宁爷爷的口中得知一点他的消息,我们有过几次通信,但后来还是慢慢失去了联系。

  一直以来我都非常想念他。这次他爷爷的葬礼,来的路上我还莫名激动,脑子里想象着我们再次见面的场景。

  灵堂一直冷冷清清,除了中午来了一个小伙子小唐,下午匆匆赶到三个宁爷爷的远方亲戚外,几乎没有人前来悼念。

  那三位亲戚从山东过来,一位小胡子,一个略胖还有一位谢顶。为首的小胡子中年人和张阿姨聊了几句,另外两位,似乎不太健谈。

  我一面等着凡子和郇阿姨的到来,一面和中午来的小唐聊了起来。

  那哥们叫唐正操,书生气很重,一副学霸的模样。

  “你说这事儿怎么说来就来,我昨天还在上课呢。为这事儿还请了两天假呢。”

  “你这只是上课啊,我今天刚买好车票我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毕业论文选题不行,让我重写,期限是这个月30号,简直要疯了。”

  “那你点儿背啊,你和宁老爷子是亲戚吗?”

  “那倒不是,我们以前是邻居,他就住我奶奶隔壁,关系挺好。爷爷走了,我就来送送他。你呢?”

  “哎,我是替我过世的姥爷来的,他以前,和宁老爷子甭提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