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问题越想越复杂,事情肯定不是这样发展的,我在心里推翻了所有的假设。

  “胖子是被人一刀割断喉咙而死的,刀疤也是这样,阿昌……虽然没有被割喉,但是他也是喉咙受到致命伤,他们的死法大同小异,这,一定是同一个人干的。”老鹰眯起眼睛分析着,他扫视着周围,继续说:“能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快速杀人,这个人肯定特别擅长短兵相接,绝对是白刃战的高手,这种人手段毒辣,做事干净利索,这样的人一定受过特种训练,他肯定不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你确定那是一个‘人’,而不是别的‘东西’?”妖怪问道。

  “我也不敢确定,但是就在刚才,胖子死了,就在胖子死前没多久,我闻到了那股血腥味,心里很不安,到主墓室的时候,那股味道仍然在我身边,于是我特地点过一遍人数,一共八个人头,我们进墓道的时候就是八个人,但是胖子死了,那为什么还会是八个人?”

  老鹰的话让人毛骨悚然,我这时想起刚进墓道时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像是在被人偷窥一样,难道……就是那个东西躲在暗处?

  我正回忆着,无意中眼角余光瞥到小胡子的脚跟后面,有个血印子,我拨开他人蹲下来一看,那居然是半个脚掌印,血脚印的方向正是主墓室,而我们是从主墓室折回来的,而胖子又是我们中跟在最后的人。

  所以,这串脚印不属于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第八章 血腥味
  墓穴内一片平静,环殿水波澜不惊,在这银镜般的水面之下,成百上千的人俑长眠于此,千百年来,以不变的姿势守护着墓室的主人。因为闷热,人俑坑内的积水生出一层水汽,将水中央的宫殿包裹,配上萤火,透着微微绿光。宫殿隐隐约约“漂浮”在水中央,如梦如幻。

  眼看着变了味的美景,我咽了口唾沫。

  “没了。”

  小勇在地上找了很久,略带不甘的说。

  那串神秘的脚印消失在墓道口,我们的线索也因此断了。

  “我说,找不到就算了,难不成一直找下去,主墓室就在那儿,煮熟的鸭子就在嘴边,你们不吃啊!”妖怪撇着嘴说。

  “那是我们的兄弟你当然不着急!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那鬼东西挖出来。”秃子咬牙切齿的说。

  妖怪刚要还嘴,小胡子说道:“如果现在不把那个麻烦弄出来,等下还得死人。”

  “它再来爷爷让它吃花生米!”妖怪亮出他的冲锋枪。

  “你不是他的对手。”老鹰提醒他。
  我看着他们争论,却没有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于是说道:“其实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如果我们想要到达水中的宫殿,怎么才能过去?水里可都是食人鱼。”

  “的确,以现在的情况,我们也下不了水。”唐正操附和道。

  “先找到那个麻烦,然后再想办法过河。”老鹰在水边来回渡了几步,指着我们说。

  “这凶手肯定不会下水,它一定还在路面上。它如果要去南面和西面的墓道,必定得绕过积水,所以它要遁身就只能往北面的墓道去。”我拿着手电,往北走了几步。

  “走,过去看看。”老鹰拍拍我的肩膀。
  我心中大为震惊,这算什么意思!现在逃?往哪里逃?

  唐正操看我不为所动,又补了一句:“现在不走,就出不去了!”

  这是唱哪出啊,现在逃,别说出不出的去,还没走两步很有可能就被乱枪射死了。

  “你们两个杵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过来一起找啊!”正当我万分纠结之际,小胡子叫唤我俩过去。

  我清楚的看见,唐正操的眼睛里升起一股绝望,他满脸死灰的走进耳室。我忐忑的跟在他后面,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是的,即使我现在看起来和这些盗墓贼熟络了点,但是盗墓贼依然是盗墓贼,他们既然肯为了利益这样冒险,那肯定也会为了利益杀人,阿昌就是很好的例子。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被瞬间打回原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个形式并不会因为我特别卖命而改变。

  另外,唐正操说的墓,又有什么问题?他刚才那慌张的表情还印在我的脑海里,墓有什么问题呢?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危险?那个东西?还是有别的原因?他到底有什么瞒着我。

  我的内心杂乱无章,完全没有心思观察这个耳室,我凑近唐正操的身边,刚想问他墓到底有什么问题,秃子却不择时机的大叫道:

  “这他娘的有人来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