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什么?啊……这种事情,你,你就不会自己动一把,我手勾不过来。”唐正操有点尴尬的说。

  以现在的位置来看,我在妖怪的下方,老鹰和李国强还有秃子在他上方,只有唐正操离他最近,也能用手勾到。

  “我……不行啊!越动那玩意儿戳得我越紧!我也看不到,浑身使不上劲啊!你可得帮帮我,要不然,要是碎了我下半辈子就日踏了!”他痛苦的说。

  唐正操咂咂嘴,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于是吃力的去抓那一片的树枝。

  “疼疼疼的太太啊!大哥,是一根不是一大片,你这么一抓我可得疼死!”妖怪直冒冷汗,疼得龇牙咧嘴。

  唐正操蹙着眉说:“我在你后面,我看不见呀!”

  “唐,你把手再伸过去点,那根树枝戳到他裤裆里了。” 我所在的位置正好在妖怪前面,可以看到那根树枝。

  “对对对,你听他的,让他……告诉你咋做。”妖怪满脸涨红的说。

  “你摸一下,就是他裆部,拉链那边。”我抬着头说。

  唐正操照着我的意思把手伸过去。只听妖怪嗷嗷惨叫:

  “你摸归摸,你捏它干什么!这还没被戳破就被你捏爆了!”
  “我我刚打了个喷嚏没控制好!”唐正操难堪的说。

  “哎呀!叶丰你咋指挥的啊!”

  看着他俩配合不好,我心里其实挺舒坦,谁让妖怪这小子之前狂得不行呢。我继续指挥道:“唐,你手再过去点,再右边去点!对,对就是那个,拔出来!”

  “对对对!就是那个!把那东西拔出去!”妖怪自己看不见,但也跟着我瞎指挥。

  “出来了吗?现在拔出来了吗!我这边已经是极限了,再拔也拔不动了!”唐正操拿着那树枝问。

  “还差一点点,妖怪你要么反方向动一下吧!”我对妖怪说。

  “赶紧的!我快撑不住了,手都麻了!”唐正操说。

  “妖怪,往左边挪一把!对,对,马上出来了,出来了!”我说。

  “哎呀我(e)滴个神啊!”

  妖怪一声感叹,话音未落上面传来秃子的声音:

  “别神神神的啦,你们几个掏完鸟蛋没有!赶紧的快上来!上面的空间很大!!!”
  这句话无疑成了振奋剂,希望就在前方了。

  我们绕过棺椁朝着秃子的方向不断往上爬,果然越往上面藤蔓的虬结越宽松。不一会儿我们就和他们会和了。

  “妖怪,没事儿吧!”老鹰略带调侃的说。

  “还好还好,多亏了我的童子功和这位掏鸟圣手,不然就真出事儿了!”妖怪拍拍唐正操的肩膀,贼笑着说。

  “要我说,那藤条肯定是母的,在这地方寂寞太久嘞!”秃子插嘴道。

  大家玩笑了几句,便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个神秘的棺椁上。

  李国强趴在藤堆里,仔细观察着说:“老鹰,你看这棺椁,像是被树藤吊上来的!”

  “这棺椁,少说也有七八百斤,这里的藤蔓,也不知道是什么植物,怎么吊上来的。”老鹰叹了口气道。

  “累死累活就为了这棺材,管那么多干啥,赶紧的,开了它!”妖怪勒勒裤腰带说。

  老鹰看了眼妖怪,没再说话,默许了他的想法。
  我们很快把脚底也就是棺椁之上的那一层藤蔓拔除干净,只剩下死死缠绕在棺木上的那几条粗藤枝。那几条藤枝由来已久,甚至在棺木上留下深深的勒痕。

  棺椁的外表呈黑红色,应该是附了一层红漆,上面坑坑洼洼,好像是刚下葬时的雕刻,如今早已无法辨认。

  关于漆器棺椁,据我所知,当年轰动全国的曾侯乙墓中就曾出土了一件漆器棺椁,那个棺椁应该是目前为止出土文物中最大的漆器了。而眼下的这个棺椁,以它的规格和曾侯乙墓出土的那件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心中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先是那块天价和田玉原石,又是这个漆器棺椁,这位传奇的墓主人究竟有着怎样的生平,以及棺椁里,还会埋葬着怎样好东西呢!

  “你们小心点,动作太大棺椁松动就不妙了!”见秃子迫不及待的想撬开那几根藤蔓,老鹰发话道。

  “放心放心,下面的草那么紧密,肯定掉不下去!”秃子亢奋的说,手上已经撬断了一根藤条。

  “哎,你说这老和尚,千百年来一直被吊在空中,好好的大墓又遭了大水,也是倒了血霉了,这能安稳吗!还不如我们给他来个了断,让他重见天日呢!”妖怪摇摇头说。

  “妖怪你闭嘴,干活的时候别说这些!”老鹰呵斥道。

  妖怪打了个喷嚏,翻着白眼,撇嘴道:“迷信思想害死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