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清理完最后一条缠在棺木上的藤条后,见棺椁还是纹丝不动,老鹰终于松了口气,他给李国强使了个眼色,李国强拿着手里的撬棍准备和秃子一起打开棺椁。

  但不知什么原因那盖子仍是紧紧盖着。见状我和妖怪上前帮忙。但是整个棺椁除了撬过处有痕迹,别处根本没有要被打开的迹象。

  我们几个撬了好一阵,累的浑身是汗。我只觉得嘴巴发干,特别想喝水,秃子急得跳脚,甚至要拿着他的手雷炸开这棺椁,被李国强一顿骂。

  “我说,圣手,别看啦,那就是个树枝,快过来搭把手!”见唐正操站在一旁观察树藤,妖怪连忙招呼他过来。

  唐正操手里拿了段粗藤蔓,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正当我擦着汗还想继续撬的时候,隐约之间似乎听到有什么声音从棺椁里传出来。那声音很小,但有些尖锐。

  这时秃子那边发出“啪”的一声。

  “我这边松了!我这边,马上能打开!”他兴奋地说。

  “我这边也松了!”妖怪大叫。

  听他们这么说我也顾不上细想那奇怪的声音,也跟着拼命撬着我边上的盖檐,就在大家快把整个棺椁盖打开的时候,那个尖锐的声音再次出现了,这次我清清楚楚的听到,那是从棺椁里面发出的,有人在用指甲挠棺材板的声音!

  “不要打开!”我本能的大吼一声,双手压在棺椁之上,“这里面有东西,是活的!”

  ----------------------------------------------------------------------------
  作者的话:从此唐正操多了一个外号,叫掏鸟圣手。
  “这是一种幻觉!不要上当了!”

  就在那四人僵持之际,唐正操开窍似的大叫一声。

  “放你娘的狗屁!”秃子破口大骂。

  “千年的棺椁内是不可能发出异响的!”唐正操没有理会秃子,他一手举着截断藤枝,一手从断枝表面刮下一层东西,“你们看这段截藤,根据我的观察,上面有许多麦粒状的凸起,这是一种寄生在植物上的真菌菌核,我们刚才一直在打喷嚏,很有可能是因为吸入了大量带有致幻神经毒素的孢子,产生的幻觉!”

  “胡扯!那声音可是我亲耳听到的!”老鹰反驳道。

  “我没有胡扯!这里是一座千年古墓,闯入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自我心理暗示,至幻真菌大量生存有利于迷惑闯入者从而达到保护陵墓的目的,你们现在的对峙,不正是因为被棺椁内的异常挑拨的吗!”唐正操反问道。

  “但是你怎么就确定那是至幻真菌呢!”李国强正色道。

  “因为我一开始就在怀疑,并且致使至终都没有发觉异常。你们想一想,造成现在这种局势的关键是不是出在棺内异响上。叶丰是第一个听到异响的人,但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其他人呢?因为他是我们中唯一的外行,他心中的恐惧比我们其他人都大,也正是因为这种恐惧被至幻真菌放大转化成幻听。而第二个听到异响的是应哥,应哥是在接到叶丰的提示后才听到的,应哥心思缜密观察入微,很可能是受到叶丰的影响进行的自我心理暗示,这种恐惧只要有人提出,就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引起恐慌。”

  老鹰和李国强没有再追问。唐正操一本正经的分析让他那像是无稽之谈的致幻说增加了大半的可能性。

  不过说来也怪,在听了他的长篇大论后,再看棺椁,居然没了任何异常,什么晃动、敲打声和抓挠声都没了,连我刚才看见的断裂的藤枝都恢复原样了。

  难道,真的是幻觉?我在心里自问道。

  见众人半信半疑,唐正操补充道:“你们现在再看棺椁,是不是没有异响了?因为我刚才的推断又给了你们相反的心理暗示,所以,恐怖的幻象也就消失了。”

  “既然都是幻觉,那大家都放下枪吧,老鹰,毕竟棺椁里的东西比较重要,小涛,你也别激动,宝贝少不了你的份。。”

  在李国强的调节下,老鹰,秃子,妖怪三人都勉强放下枪,再次把注意力放在棺椁上。

  “你们继续吧。”在确定没有危险后,李国强对我们说。

  我定定神,刚拿起撬棍,宫殿顶部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什么声音?”老鹰警觉的抬起头。

  “怎么像是,有人从宫殿顶部爬下来……”我小声道。

  “这个,也是幻觉?你听到没有?大家可都听到了。”李国强问唐正操。

  唐正操无法确定,大家都望着昏暗的爬满藤蔓的殿顶。

  “你们看!”

  妖怪用手电照着上方,通过强光,我们隐约看到几个人影。

  “难道还有别人进入这座大墓?!”老鹰已经举起手枪。

  那几个人身手矫捷,穿梭在植物之间。

  “大爷的,跟我抢宝贝!干他们!”秃子听见有别人进来,也顾不得开棺,掏出手雷就打算扔上去。

  “别着急!打草惊蛇就不好了。”李国强连忙阻止道。

  他们说话之际那几个人已经非常接近了,当我通过萤火虫的光芒看清这些不速之客时,我顿时满脸通红。

  那竟然是四名美貌的女子,她们面如桃花,正微笑着看着我们。并且,并且一丝不挂,赤裸着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