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我和唐正操说了一下午闲话,快吃晚饭的时候,凡子和郇阿姨仍然没有来,我有点坐不住,就去找张阿姨。

  她正在屋外和小胡子远房亲戚说话。我一出门就听到她说“哎呀!真是祸不单行!祸不单行啊!”我一听马上上前询问,直觉告诉我肯定出事了。果不其然,张阿姨凝重的告诉我,凡子和郇阿姨在高速上出了车祸,情况很严重。

  她沉默了一会又小声告诉我,是四车连撞,在隧道里运输车发生爆炸。郇阿姨当场就被烧死了,凡子受了重伤,现在在当地医院抢救!
  “医生,我弟妹的遗体也已经火化了,这事儿我们必须带着孩子回去,家里都不知忙成啥样儿了。”

  说话的是凡子的小胡子舅舅。

  到达恩施的医院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肋骨骨折两处,肩胛骨一处,头部遭受重物撞击,经过抢救已度过危险期,情况平稳,现处于昏迷状态。

  凡子头上包着纱布,安静的躺在床上,旁边的监视器正显示着他正常的心跳 。

  这么多年没见,重聚的场景竟然是这样的,当他醒来的时候要怎样面对这一系列的事情呢?我沮丧的想着。旁边的唐正操面色凝重的叹了口气看向窗外。

  快傍晚的时候,等一切手续完成后,扛着躺着凡子的担架,我们匆匆乘上赶回上海的汽车。

  两天一夜,宁波、上海、恩施,再回上海,我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刚上车没多久便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暗漆漆的,我被一阵争吵声吵醒了,刚要坐起身时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

  “卧槽,什么情况!”我瞪大了双眼,这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辆面包车后部。在昏暗的光线下,我看到旁边是仍然昏迷的凡子以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小唐和打他的——谢顶的远房亲戚!

  “我靠!到底到底发生……什什么情况啊!”我挣扎着要爬起来。

  这时有人一把揪住我的头发,“砰”地一声把我按到车上,一边凶狠地说:“给我老实点!要命的就别乱动!”

  我彻底懵了。确切的说是怂了。

  “对待小朋友这么凶干什么,别吓到他们,等下不好干活。”发话的是在前面开车的胖子。

  “你、你们,干什么?”我慌张的问。

  “乖乖,这还用问嘞?”谢顶男说。

  “不会是……传销吧!”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那个刚才揪住我头发的人哈哈大笑,他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说:“传销用得着这样挨刀子?”

  “那你们干什么……你们不是凡子的舅舅吗?干什么啊这是,别开玩笑了。”

  “谁跟你开玩笑嘞,我说小子啊,这时候就别装了,都是去看宁老头怎么死的,亲戚?朋友?演戏嘞,你入戏太深了吧你!”秃头拍拍我的脸说。

  “那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我小声说。

  这时,坐在副驾驶的小胡子转过身,冷笑着对我说:

  “干活。”
  第二章 就范
  “你们两个,什么来头?”惊魂未定的时候,刀疤男幽幽的问。

  “邻……”

  “合作伙伴!”我刚想说话,唐正操抢在我前面回答道。

  “宁有根的合作伙伴。”他补充说。

  “就你这岁数?哼,毛都没长齐呢!”秃头发话道。

  “我姥爷和宁有根合作了几十年。”小唐冷静的说。

  “几十年?骗鬼哩??当初我们下墓的时候咋没见过!”说着秃头一把抓过唐正操的衣襟。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把黑星手枪。

  “你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宁凡子脑子被撞了能不能醒还是问题!!你们杀了我就没有线索了!!!”唐正操大叫道。

  秃子怔了一下,冷笑着松手放开唐正操,却转头问我:“那你呢?”

  我整个人崩得紧紧的,他一对我说话,我瞬间就崩溃了。

  “我……我,我之前和宁有根是……邻居,和和宁凡子一起长大的……我知道他的一些秘密……”我结结巴巴的说着,脑子一片混乱,昏暗的光线下,刀疤脸开始发笑而秃头的眼神,我可以感觉到——越来越冰冷。

  “我会会替你们保保密的,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我我……我是学雕塑的,说不定还可以帮上忙……还还还有万一凡子醒过来不配合你们我我还可以帮你们做他的思想工作我和他最要好了……”我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但舌头还是开始打结。

  刀疤的笑声越来越大,秃头抓起我的头发又把我摁在地上。拿起枪抵着我的头。我浑身发抖眼泪鼻涕混了一脸,嘴里不断求饶。

  “砰!”

  “啊——”我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