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盗墓惊悚小说《群鬼》


作者:死有余辜的余辜  分类:鬼话

  第十五章 唐正操的秘密
  那个窟窿黑乎乎的,里面深不见底,莫非这下面还有东西??

  在确定底下安全以后,我们决定钻下去躲避地面上的打斗。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和唐正操在大门后面,目前这里是盗墓贼和怪物们的视线盲区,但以怪物们横冲直撞的攻击方式来看,我们两个很有可能被发现,以我们二人现在的战斗力,要是盗墓贼们过来倒也还好,要是怪物们冲过来,绝对无力反击,下场肯定也和李国强差不多。

  唐正操先于我钻进洞中,我回头看了眼还在打斗中的双方,在确定自己处于安全的状态下,刚准备爬入窟窿里,这时已经下去的唐正操又露出半个头来。

  “怎么了?”我问他,难道是下面有什么问题?

  唐正操没有回答,他像是中邪似的,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我被他盯得发毛。

  “你怎么了?地下有危险吗?”我又问道。

  唐正操还是看着我,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他神秘的说道:“叶丰,咱们都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

  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慢慢探出头来。在萤火虫幽蓝色的萤火下,我猛的发现,唐正操的头颅下面居然没有身子,而是一只血淋淋的手掌——

  确切的说,是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托着他的头!

  他、他也身首异处了!

  但是他的嘴里还在不断重复着那句话!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突然,底下的那只手把他的头颅掷向我,我本能的用手去挡,却被头颅咬住了手腕!

  唐正操仍然直勾勾的看着我,他的头挂在我的手上,嘴里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他的下颌骨一用力,我的左手传来一阵剧痛,“啪嗒”一声,我的手掉在地上。血液像水枪里的水似的飙射出来,他吐掉我的左手,向我滚来,并且说道:“叶丰,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你永远回不去了!都要在这里陪葬!“

  “不!不要!不要!”
  我拼命挥舞着残肢,大吼着挣大眼睛,周围忽然变得一片漆黑。

  是梦。

  天呐太好了只是梦而已!我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我长吁一声,身上头上全都是汗。正打算爬起来,后腰的钝痛把我拉回现实,那的确只是个梦,然而现实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现在还在陵墓中。刚才下洞的时候,我脚下一滑,跌落下来,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底下没有藤蔓也没有萤火虫,周围又闷又热,我捂着后腰的伤口,咬咬牙站起身来。在我前面不远处有一小点亮光。

  那是,唐正操?

  我蹒跚的走过去,他听到声响回头看了我一眼。

  “你醒了?”

  “是的,我昏迷了多久?”我问道。

  “没多久,几分钟吧。”唐正操又转过头去,似乎在研究什么。

  “你在看什么?这是什么?”我凑过去,发现地上放着十几件青铜器。

  唐正操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的表情凝重,心不在焉。

  我打开自己的手电,本想把周围的情况了解一遍,然而当光线照向地下室内部的时候,夺目的金色反射回来,闪耀着我的眼睛,我呆住了,那里,铺满了金银财宝,整整一片!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的财富,正想走过去,眼角的余光忽地瞥到身后有个人影!

  我心中一惊,难道是上面的的人下来了?!

  刚想要有所防备,唐正操及时说道:“那只是个人俑!”

  他用手电光晃了几下,我这才看清楚,在我身后的墙边,立着一个一人高的陶俑。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财宝!”我再次问唐正操。

  “应该也是个墓室,你看那里。”他指了指地下室的中央说道。

  在那一大片的金银器中间,安放着一个巨大的箱子,那个箱子用木头做成,上面大块大块的镶嵌着精心雕琢的上好玉料。在手电筒的光束中,玉石雕反射出奇异而又美丽的光线,就像龙的鳞片一样!又是一个棺椁!这个棺椁比之地上的那个,豪华程度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天!这,这里,不会才是真正的主墓室吧!”我恍然大悟的说。

  小的时候我就听过伍子胥鞭尸楚平王的故事,那个楚平王怕伍子胥找到自己的陵墓就在自己的真墓上设了个疑冢,为的就是怕被找到自己真正的藏尸之处。而这里的布置和那个故事太像了,如果这里是真正的墓室的话,那上面就是个疑冢了!不得不说,墓主人的防盗墓技术实在是太高明了:用上面的疑冢吸引盗墓贼的注意力,而自己则安葬在地下,如果不是一连串的意外,常人根本无法发现这里!谁能想到华丽的宫殿内部还暗藏玄机呢!

  我把整个墓室打量了一遍,这里的布置和地上的基本相同。我们下来的那个窟窿斜下方,那里也有一道门,门上还压着巨型自来石,我们从上面下来,就是因为有这块石头作为支点才没有摔死摔残。墓室内部的四个方位,每个方位都立着几个陪葬的陶土俑,因为室内密封性好,这些经过千年的陶俑仍然栩栩如生。

  我本想跨过金银财宝仔细观察下那个价值连城的棺椁,却意外发现墓室的墓壁上画满了壁画。那这些图案用的是散点式构图,上面画着一堆小人和一条大龙,看内容像是在记叙什么羽化成仙的故事。

  “你快过来,这上面有东西!”我赶紧把这一发现告诉唐正操。

  唐正操走过来,看了眼壁画说:“这些壁画主要记录的是墓主人的生平,也提供不了什么信息。”他顿了顿,又说道:“叶丰,我们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心里既庆幸又悲凉。庆幸的是死了那么多人自己却还能活到现在,悲凉的是现在走投无路,只能等死。

  出去?说得简单。这里是个地下墓室,已经没有路了,要么把那块压门的自来石挪去,那还有点希望,但是怎么过积水带呢?水里可全都是食人鱼。

  “恐怕我们都要死在这儿了。”我叹了口气,怏怏的说。

  “哎,我早就说要逃走的。”他也跟着叹了口气。

  见唐正操满脸落寞,我不由想起他一路上的奇怪表现,特别是在耳室的时候,于是忍不住问他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墓有问题?”

  “不,没有啊。我、我只是有点害怕而已。”他被我这么一问竟有些紧张。

  我见他满脸异样,料定了他心里有鬼,于是戳穿了他:“你在撒谎!在进入盗洞前你就神色异常了,一路上你都心事重重的,特别是在耳室的时候,你说墓里有东西,然后满脸绝望,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唐正操低着头,满脸写着心虚两个字,他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眼神闪躲着说:“不,我只是有点害怕……”

  “唐,现在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你就不能把你内心真实的想法告诉我吗?也许,这对我们逃出这里有帮助呢!”我的双手扶着他的肩膀,直觉告诉我唐正操似乎隐瞒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说与不说现在都已经晚了。”他颓然的说。

  “那你倒是告诉我呀!死也让我死个明白!”我焦急的说。

  “叶丰……”唐正操慢慢抬起头,吞吞吐吐的说:“其实,在车上的时候,我就骗了你们。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朅盘陀国高僧墓,那都是我为了保命编出来的。”

  “什么!”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当时秃子把我暴打了一顿,他拿着枪,我吓坏了,我以为他们会杀了咱俩灭口,所以随口编的应付他们,本来想趁机逃跑,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误打误撞一路摸到了这里……”唐正操解释道。

  “那、那这里是哪里?我是说,我们现在在的是一座怎样的陵墓?”我的心中开始后怕,原来我们对整座大墓一无所知。

  “商周古墓。”唐正操说。